第五百一十六章 兔子

    “小雨啊!咱们华夏的好儿女,要经的起风吹雨打,千万不能被资本主义的毒草给腐化啰!”赵庆山拉着赵雨的小手,絮絮叨叨地交代着。在赵庆山眼里,于萧瀚简直是一棵大毒草,专门拿金钱和美食来腐化孩子们的大毒草。

    “小雨啊!男子汉大丈夫,能花钱才会赚钱,咱们就要吃好的用好的,要不然就白来世上一回了。”于萧瀚不甘示弱,明面上借着和赵雨说话,实际上却在反驳赵庆山的论调。

    “你······”赵庆山气急。

    “你······”于萧瀚得意。

    “姑姑,表姐,快点进来,小雨可想你们了。”赵雨被这两个老的弄得头大,虽然他不明白爷爷和外公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两人说话时的语气,和相对时眼神散发出无形的“噼里啪啦”的闪电,赵雨还是能感觉的出来的。

    赵雨不由得羡慕起妹妹赵霞来,赵霞喜欢花花草草的,刚才按照爷爷要求,张开小嘴巴让外公于萧瀚看了嘴里的蛀牙后,拉着保姆张姨跑后院去祸害花草去了。小赵雨也想去,却被爷爷和外公各抓住一只手,没能跑开。

    赵雨正被赵庆山和于萧瀚两人弄得烦躁,怎么爷爷和外公说什么事都要拉着他说呢?他是小孩,大人的事他不懂好不好?

    赵雨抬头见到赵芸香和周园园进门,觉得总算是可以解脱了,再被爷爷和外公这么念叨下去,他都快烦死了。赵雨赶紧从爷爷和外公手里挣开自己的小手,迎着赵芸香母女俩跑了过去。

    赵雨最喜欢表姐周园园了,嗯,姑姑也喜欢,外公没来之前,姑姑是最喜欢买零食给他们吃的大人,没有之一。

    周园园也很喜欢赵雨小豆丁,或许是因为修炼的原因,周园园身上的气息非常清新,特别招小孩子喜欢。赵雨和赵霞刚出生那会儿,都很喜欢周园园抱,只要周园园抱着他们,不到睡着的时候,别人想抱都抱不走。

    算起来,赵芸香和周园园已经有三个多月没在赵家露面了。自从周园园昏迷着被周希送回京都后,赵芸香一直守在医院里没有离开周园园半步。赵庆山他们去探望周园园的时候,赵芸香特地交代了不要让赵雨赵霞过去。在他们老家三合镇,有小孩子不去探病的风俗。据说小孩子八字轻,进医院探病容易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周园园情况未明,赵庆山也不想吓着孩子,所以周园园住了三个多月的医院,赵雨还以为表姐有事忙,才没有过来陪他玩呢!

    “小雨,你这个小嘴甜的哟~!是不是吃糖了。”见到赵雨,周园园也很好高兴,弯腰抱起了他,逗道。三个月没看到赵雨,赵雨足足长高了半个头,本来就有些胖墩墩的身子更是胖了一圈。周园园抱起他时也觉得重了一些。看来,小家伙这几个月的伙食很不错。

    “呃?”赵雨用小手捂住嘴,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他刚才偷偷吃了一颗糖,表姐可真厉害,这都能闻的到?

    “园园,过来外公这儿。”赵庆山看到周园园,激动地连于萧瀚也不理了。这三个多月来,赵庆山的心一直揪着,生怕外孙女就这么一睡不起了。还好,孩子福大命大!

    昨天周园园醒过来后,赵芸香就打了电话给赵庆山,让赵庆山和赵国辉他们放心。赵庆山本来想到周家看看周园园,没看到人之前,赵庆山的心一直牵挂着,不知道周园园是不是真的活蹦乱跳了。周园园在话筒里和赵庆山聊了几句,又说了现在手头在忙着点事,赵庆山才算作罢。

    周将军前几天昏迷住了几天医院的事,周园园也隐晦地和赵庆山说了。赵庆山是周将军指定的保健医生,周将军昏迷住院,郝院长竟然没通知赵庆山一起看诊,在其中不得不让赵庆山怀疑有什么猫腻。赵庆山再联想起自家的电话线前两天莫名其妙被人剪断的事,就算是用猜,也猜到了周将军家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耳闻不如眼见,赵庆山虽说听赵芸香说了周园园没事,此时看到神采奕奕的周园园,赵庆山的心才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周园园今天穿了一件酒红色的呢子风衣,是赵芸香的“芸韵”服饰今年冬季的新款。风衣的设计有点特别,酒红色的前襟上贴布绣了一个大大的兔子脸,占去了衣服前胸的三分之一的位置,风衣的帽子上还有两个长长的兔子耳朵,周园园刚迈进大门的时候,帽子还在头上戴着,帽子上的两只耳朵竖在头顶上,显得活泼又可爱。

    周园园听到赵庆山招呼,抱着赵雨笑嘻嘻地走了过去。昨天和赵庆山通电话的时候,周园园就感觉到了赵庆山语气里浓浓的关怀。刚进门时,赵庆山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忧也被周园园捕捉到了。周园园知道,外公这是怕她有什么后遗症呢!毕竟,说晕就晕,一晕就是三个月,说醒就醒,醒来就能活蹦乱跳的例子,也只有她周园园这么一个。赵庆山就算是担忧,也是正常的。

    赵庆山的真情流露让周园园很感动,亲人就是亲人,不管在何时何地,都一直互相牵挂着。周园园被困在试炼世界的时候,想的最多也就是赵庆山这些一直对自己很好的亲人们。最舍不得的也是这些亲人们。

    “小调皮,一睡就是三个月,下次可不能这样吓唬外公了。”赵庆山拉着周园园的手,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完了又用心替周园园把了一次脉,见周园园的脉象强劲有力,才算放下了一颗心。

    有于萧瀚在,赵庆山肯定不会问周园园为什么会昏迷之类的事。周园园是个修士,这对于赵庆山来说就是个要捂住的秘密,尽管于萧瀚和赵家的关系亲近,赵庆山也没准备让他知道。

    “兔子······兔子······园中兔······”于萧瀚一反他长袖善舞的作风,在看到周园园的一瞬间,像是傻了一般地念叨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