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愤怒

    何书敏被何伯谦接回家后,用柚子叶泡水好好地洗了个澡,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睡了个天昏地暗。

    何书敏年纪也不小了,六十多岁的人了,受了大半天的惊吓,又强撑着和洪老大周旋了这么久,身心俱疲。至于洪老大所说的那个什么和他睡了觉到美女,何书敏根本没放在心上。在何书敏看来,那就是洪老大拿来讹诈他的手段罢了。何书敏不是个好~色的,对于他来说,金钱和权势比美色来的可爱多了。何书敏没往这方面想,自然不知道洪老大和曹大彪已经在何伯谦面前,把他树立成个为了美人不惜掷千金的货色了。

    何伯谦翻来覆去了晚上没睡着。曹玉梅带着儿子回娘家去了,房间里显得空荡荡的,何伯谦就算想找个说话的人也找不着。

    何伯谦第次觉得,他不在家的时候,曹玉梅是不是也会像他现在这样,想说话也找不到个人来说?哦,不会!有儿子秋笙呢!自从有了儿子后,曹玉梅满心都扑在了儿子身上,就算他几天没回家,曹玉梅也不像刚结婚那会儿那样围着他问东问西的。

    不到半分钟时间,何伯谦就把曹玉梅母子俩给抛到脑后去了。何伯谦的心里满满都是愤怒,他真的不明白自家老爹会这么糊涂,为了个女人,竟然把他下金蛋的金鸡给了别人。“人间天堂”个月最少给何伯谦带来几万块钱的收入,纯收入啊!他们何家要拉拢多点人聚集到何书敏的周围,除了巴拉巴拉大堆的许愿外,金钱之类的好处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弄到钱,何伯谦那段时间算是挖空心思了。他们何家什么家底都没有,只靠着何家父子三人的工资,不要说拉人,就连自家的孩子都快养不活了。更不用说何伯远那对夫妻就是个精的,好处什么都落不下他们,要他们出钱?刘小燕每次都把口袋捂得紧紧的。

    何伯谦好不容易物色了帮人,开了几个娱乐场所。除了“人间天堂”外,其他几个娱乐城赚的钱并不多,出去了开销之外,个月赚到的钱加起来不够“人间天堂”天赚的。他家老子倒好!说起赚钱来清高的什么似的,让他两兄弟自己去想办法。他累死累活地撑好了摊子事后,转身就把他的“人间天堂”给送了出去。

    洪老大打电话给他时语气中的暧昧让何伯谦到现在都觉得恶心。雪娇那个贱货,前些天还在他身子底下承/欢呢!没想到转眼间勾上了自家老爹。这个认知让何伯谦的嗓子眼里像是塞了团棉花样,堵得慌。

    何伯谦知道雪娇就是出来卖的,只要有钱有势的,雪娇都看的上眼。何伯谦和雪娇好过两个月,后来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把人家给蹬了。猛然间知道雪娇找上了何书敏后,何伯谦又觉得不是滋味。与何书敏比起来,何伯谦此时的身份和地位差了不止截。自己不要的女人,攀上了比自己还要高

    的高枝,更让何伯谦心塞的是这根高枝还是自己的老爹?何伯谦的心里怎个“酸”字了得

    想起家人为了何书敏的“失踪”闹的鸡飞狗跳的,何伯谦就悔不当初。早知道何书敏遣开几个警卫员就是为了钻小"qing ren"的被窝,他们几个做儿女的着什么急?现在倒好,公安也报了,闹了个全市搜索的阵仗出来,此时,就算何伯谦打了电话撤销了公安部那边的搜索行动,他们何家在京都市的上流圈子也算是出了名。世界上没有不透墙的风,假如被人知道他何伯谦从“人间天堂”里找回了自家老爹,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笑话他们何家呢?

    此时,愤怒的何伯谦自动忽略了整个事件中的不和谐人物--何晶晶。如果何书敏遣开警卫员是为了去找雪娇,又怎么会带上十几岁的孙女何晶晶起?可惜,“人间天堂”的易主让何伯谦心疼的火遮眼了,连这么明显的破绽都忽略过去了。

    何晶晶也很愤怒。因为何书敏的失踪,何伯谦直接甩了她个大耳光。何晶晶被护士救了后,在医院里躺了大半个小时才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迎面而来的就是何伯谦的记大耳光,直接把何晶晶打的差点又晕了过去。

    这还不算,何伯谦根本不顾何晶晶还虚弱着的身体,把她从医院里拎回了何家老宅。没错,就是“拎”。何伯谦当时被何书敏失踪的事给刺激到了,整张脸都是扭曲的,力气也大的惊人,直接拎着何晶晶的只胳膊,就这么拖上了车。

    回到家后,堆何家人围着何晶晶,谁也没有问她难不难受?问话的主题只有个:何书敏怎么会不见了?

    何晶晶也很想知道何书敏怎么会不见了,如果可以的话,何晶晶宁愿她和何书敏起不见了,也好过像现在这样被堆人逼问着她也不知道的问题。

    何伯谦接到电话后匆匆出门接何书敏去了,何晶晶才有空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睡觉。可是,何晶晶除了早上喝了几口牛奶,已经整天没吃过东西了。何家没有个人关心她,问她饿不饿?向关心她的曹玉梅却带着何秋笙回了娘家。

    捂着饿得发痛的胃,两辈子,何晶晶第次发现,她这个自以为受宠的何家大小姐,在何家的利益前,居然什么都不是。何书敏失踪,还没查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这个陪在身边的孙女儿就倒了霉,理由居然是:你怎么没事?

    怪不得······前世的时候,何家会把她嫁给秦旭阳那个卑鄙阴险的男人。秦旭阳的父亲,现在好像还是个小小的县长呢!如果有机会,她肯定把那家子不要脸的给狠狠打压住,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出现在何书敏何伯谦的面前。

    “系统,系统。”何晶晶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反正饿得睡不着,她问问系统到底有没有办法让自己摆脱目前的困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