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嘴甜

    伍秀云明白,自己这次回山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凡人的生命太短暂了,如果不趁着这次机会都见上见妹妹伍秀丽,说不定姐妹俩以后都没有再见面的机会。骨肉亲情,是修士在修炼的过程中必须慢慢剔除的,伍秀云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

    说起来也挺巧,伍秀云的妹妹伍秀丽就是文梓青的后妈。姐妹俩相见,自然有番话说。

    伍秀丽本来就是个人精,知道自家姐姐竟然是传说中的“仙人”,哪里有不使劲奉承?

    这几年,文玉龙的日子不好过,因为文玉龙家的保姆王碧云买凶杀人事,曹德生对文玉龙灰了心,原本想退休后让文玉龙接位的打算也放下了。三年前,曹德生退休后,文玉龙没能如愿当上东南军区的把手。

    文玉龙直以为自己会是东南军区下任司令员,新的司令上任后,文玉龙觉得没有面子,打了报告申请调离了东南军区。

    文玉龙去了西北军区后,切都要从头适应。没有了曹德生的照拂,文玉龙在新的环境里的表现也不算突出,所以他的官职直是原地踏步。再加上不知怎的,几个月前,王碧云当年买凶杀人的事在新的军区里传开了,就连差点被杀那个人的身份,大家也知道的清二楚。

    赵国辉是谁啊?周将军家孙媳妇的亲弟弟,那可是周将军家实打实的亲戚啊!文玉龙家的保姆想杀了赵国辉?问题是事后文玉龙还没有做任何补救的动作?

    时间,大家都认为文玉龙的脑子有毛病。

    难怪被人从东南军区踢出来了。吃瓜群众们的脑洞大开,觉得找到了文玉龙调到西北军区的真相。在华夏几大军区里,西北军区直是最艰苦的,如果可以选择,大家肯定会选气候条件和繁华程度甩西北军区几条大街的东南军区啦!当年文玉龙放着好好的东南军区不呆,就已经让人奇怪了。

    “保姆案”的传言出,文玉龙身边的人跑了个干二净,在大家的心目中,得罪了周将军家的孙媳妇的亲弟弟,和得罪了周将军没什么两样。

    文惊涛死,文家的背景和周家比起来差的不止是星半点。当初围在文玉龙身边的几个人,大都是看上了文玉龙的背景,打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主意。眼见着文玉龙这棵“大树”要倒了,鬼还会凑上去套近乎?

    因此,文玉龙在部队里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伍秀丽当年挖空心思嫁给文玉龙,就是看上了文玉龙的家世,要不然她好好个大姑娘,为什么要上赶着做人家后妈?文玉龙的仕途和官位,代表着伍秀丽的脸面和地位。对伍秀丽来说,文玉龙如果在部队呆不下去退役了,那就意味着她的官夫人也就做到头了。

    伍秀丽想让伍秀云帮她想想办法,周将军家不是有求于姐姐吗?那就和周将军讲条件,伍秀云救周园园,文玉龙不能退役,而且最好能升升官。

    这几天里,周希直跟在伍秀云

    身边。伍秀云也没有要防着周希的意思,周希连偷听都不用,就把伍秀云想要周将军帮忙的事猜了个**不离十。周希知道了,也就等于周将军也知道了。

    说实话,在周将军的把控下,华夏部队的作风直是耿直而又清廉。华夏的军官,都是从底下摸打滚爬路升上来的。

    文玉龙开始也是这样,虽说有曹德生的照应,但也是从普通的小兵开始,步步走到了军区副司令的位置。或许是前面的二十几年里仕途太过顺畅,文玉龙被“假保姆”买凶杀人的风波牵连,直接颓废了下来。

    文玉龙的事,其实是他自己手造成的,现在的文玉龙,缺少了年轻时的拼搏精神。这样的人假如做了军区的把手,带出来的兵又怎么会勇当先?所以说,文玉龙不能升职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他自己身上,和其他无关。

    周将军是什么人哪?不要说现在周园园已经醒了,就算周园园没醒,伍秀云拿替文玉龙升官的事来做条件,周将军肯定宁愿不要伍秀云出手救治周园园。对周将军来说,家国两个字之间,家没有国重要。就算是周将军自己性命不保,周将军也不会同意拿官位来做交换条件。

    伍秀云尴尬死了,她想起了周希给她的那千块“诊疗费”。早知道她不说姐姐的事,直接说拿颗蕴灵丹来抵消自己那千块钱的债务就好了!

    也不知道她这次出山走的什么霉运,她还没出手呢!求她救治的自己醒了。既然没救到人,不就意味着她要把千块钱的诊疗费退给周希?这钱她都已经给了父母和妹妹,哪里还的出来啊?

    伍秀云正在静默中,耳边听到汽车开进周将军家院子里的声音,接着,车门开了,从车里跳出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哇~!好漂亮的小姑娘!伍秀云的心底赞叹了声。

    因为有灵气的滋润,修士的相貌看上去比普通人多了份灵秀。特别是周园园,本来就很美,修为到了金丹期后,身上又增添了些沉静的气质。

    伍秀云的修为只有炼气期,在周园园没有特意放出自己的气势时,是看不出周园园的修士身份的。

    ”曾爷爷,香喷喷的桂花糕来了,您是要现在吃还是晚饭时候吃?“没进门之前,周园园的神识已经”看“到了客厅里沉默的三个人。低头慢慢舔着茶水的周将军,向站在周将军身后当木头桩子的周希,还有个身上有着灵气波动的女人。

    修士?周园园的瞳孔缩。在这个世界上,她终于见到了同类了。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呢?

    周园园心中虽然诧异,脸上却是副笑嘻嘻的模样。光看着周将军这副喝茶的模样,周园园知道周将军把伍秀云看成了个既不能得罪又不能随便打发的人物。

    ”咦~?家里有客人呢?这位姐姐长得好漂亮啊!“周园园眼珠子转,小嘴就像抹了蜜般的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