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死亡

    文梓青以前直没有说过他还有个未婚妻的事。要不是还在撤退的路上,帮小伙子说不定蜂拥而上,“严刑逼供”自家队长大人,他个十八岁的大男孩,怎么就有未婚妻了?没见队里的其他比他大的队员们,九成都是单身狗吗?队长这是妥妥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半年前,在曾文伟上战场前,曾文伟家的婆娘正大着肚子。

    曾文伟非常盼望着修整期的到来,他想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女儿,前几天,曾文伟收到了封家书,信里有他妻子和三个月大女儿的合影,母女俩笑的脸的幸福。

    “我家闺女的小脸蛋可真像个红苹果,这回我回去,肯定要好好啃······”曾文伟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变得煞白,叫了声:“地雷,大家快卧倒!”

    文梓青他们几个瞬间反应过来,卧倒在了地上。离文梓青十几米开外的地雷炸开了,曾文伟和小金当场被炸飞了天。

    紧接着,文梓青身边炸开了个个的地雷。剧烈的爆炸声和漫天的尘土,压得大家的头抬都抬不起来。只有文梓青,望着眼前突兀间出现的个透明玻璃罩,心里满满都是惊愕。

    是的,个透明的玻璃罩,离文梓青的身体大概有二十公分的距离的人形透明玻璃罩,在爆炸发生的瞬间,文梓青的脖子上股热流闪过,个透明的罩子突兀地出现在文梓青身边,把他严严实实地套在了里面。

    这就是小丫头定要自己带上那块玉雕原因吗?不期然的,文梓青想起自己上战场前周园园脸坚决的往他脖子上挂的那块白玉。此时此刻,只有文梓青自己能看到挂在脖子上的那块白玉正发出莹莹的光华,这些光华向外散发出去,才形成那个像是透明玻璃罩般的保护罩。

    也不知道周园园怎么弄的,这块玉挂上了文梓青的脖子后,文梓青几次想取下来,却怎么也弄不断那条穿着玉牌的红绳。反正玉牌在大家都眼里都看不到,文梓青只好无奈地接受了每天戴着玉牌的“娘气”行为。

    没想到周园园这块玉牌内有玄机,正是因为玉牌能保护他,小丫头才说了几次不准自己拿下来的话的吧?文梓青想。

    小玉出品的金刚符品质杠杠的,尽管爆炸的冲击波有多强烈,玉牌上的光华没有丝暗淡的迹象,那个护着文梓青的保护罩更是连颤动都没有颤动下,飞溅到保护罩上面的石子铁片之类的,像是被只无形的大手推动着,全部向外飞溅了出去。

    “靠!”王旭阳正趴在离文梓青三十米开外的地上,身体的各处被文梓青的玻璃罩溅出来的铁片打了个正着。温热的感觉让王旭阳明白,他这是流血了。

    王旭阳所处的地带刚好在地雷阵的边缘,本来他可以躲远点,躲到安全点的地带。可是,眼见着他心心念念图谋的事就要成真,王旭阳又怎会放弃看着文梓青被炸的粉身碎骨的场景?

    可是,本该炸的血

    肉横飞的文梓青却半点事都没有,想看热闹的王旭阳却受了重伤。这让王旭阳大为惊慌。

    王旭阳估计,此时的他,应该被玻璃渣反弹出来的铁片射成了个浑身是眼的筛子了。

    文梓青的脸色片铁青,明明有队员在前面探查路况,示意切正常后,他们才跟上。这么明显的连环地雷阵,为什么探路的队员王旭阳没有示警?

    文梓青在玻璃罩里看得明明白白的,王旭阳受伤后,没有发出痛呼声,反而骂了个脏字。为什么王旭阳的反应会这么奇怪?难道今天的这出惨剧后面,竟然有个导演不成?

    在这充满了爆~炸声和哀嚎声的场景中,文梓青眯着眼睛看着离安全地带只有步之遥的王旭阳,眼神里片冰冷。

    对了,刚才就是这个家伙,自告奋勇在前面开路,结果呢?把大家伙儿给带到个地雷遍布的山坡上来了。如果被他知道这切都是王旭阳蓄意的,那么他会让王旭阳后悔来到了这个世上遭。

    文梓青见自己身上的罩子能抵挡爆~炸的冲击波,赶紧起身往趴在身边的小虎扑去。当文梓青的手拉住小虎队手后,果然如同文梓青所料,玻璃罩的范围扩大了些,把小虎也整个的罩住在里面。

    文梓青大喜,按照刚才的方式,在整个山坡上寻找还活着的伙伴们。番手忙脚乱之后,仅剩的十个队员连同文梓青起,手拉手走出了那片危险的地带。

    而曾文伟和小金,却永远地留在了那片山坡上。爆~炸来的太猛太急,文梓青他们找了几遍,也未能找到两人的躯体,只留下了满地的血色和碎肉。

    几人走到王旭阳的身边,快要走出雷区的时候,文梓青停顿了下,示意小虎伸手拉起地上的王旭阳。

    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王旭阳还是小分队的员,文梓青不会任由受了重伤的他躺在这里。

    走出雷区后,文梓青走在前面探路。爆炸停止后,文梓青身上的玉牌已经收敛了光华,文梓青身体外面的透明玻璃罩已经自动消散了。

    队员们都在沉默着,就连心想让文梓青去死的王旭阳,被个队员搀扶着,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王旭阳太惊讶了,他没有想到文梓青身上居然还会冒出刀枪不入的玻璃罩。那是什么?是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科技成果吗?高层为什么这么偏心?这样好的东西只配置了文梓青个?难道说文梓青这种官二代的命比他们这些草根出身的军人更贵重吗?

    等他平安后,他定要去举报高层的这种歧视行为!

    其他队员估计也像王旭阳这样,认为文梓青的玻璃罩是军方新的科技成果。只不过,他们的心情都是庆幸的,庆幸文梓青身上有这样的装备,才使大家逃过了劫。要知道,那个山坡上的地雷多的要命,如果不是文梓青伸手搭救,他们肯定不可能就这么脱离危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