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停职

    文梓青在前头为大家探路,王旭阳身上的嫌疑未洗脱之前,文梓青暂时不敢相信别人。这里存留的十条生命,文梓青打算都要带回家。

    路上,大家已经没有了喜悦的心情,队伍里弥漫着淡淡的悲伤。

    忽然,小虎哭了起来。两个朝夕相处的战友就这么留在了那个山坡上,让小虎觉得太不真实了。

    明明,刚才曾大个子还在说他乖巧的女儿,说他温柔善良的妻子。明明,几分钟前小金还在说家里给他找了个女朋友,让他回家相亲的事。就这么点点的时间,大家就天人永隔了。虽然,在穿上军装的时候,小虎就知道军人的使命是什么,也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可刚刚发生的这幕,还是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

    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沉默似乎让悲伤在小队中不停地在蔓延。“雷霆小队”在前线有无敌小队的称号,毕竟,在文梓青的带领下,“雷霆小队”在这三个月里共出过十几次任务,每次任务都完成的很完美,最特别的是每次任务中,“雷霆小队”的队员死亡率为零。就连“死亡之林”那么危险的环境,“雷霆小队”眼睛不眨地闯过来了。

    回到营地后,王旭阳和另外几个受了伤的队员马上被车子送进了军区医院。张大强失去了只胳膊,何双阳瘸了只腿,王旭阳的身上取出了五六块弹片,手脚倒还健全。

    小虎和刚子离文梓青最近,他们俩都只擦破了点皮。让军区医院的护士包扎后,小虎他们俩又等着张大强他们做完手术被推进了病房后,才回了营地。

    文梓青作为队长,需要先去领导那里汇报任务完成的情况。吴营长听说“雷霆小队”这次两死三个重伤的结果,惊讶的半天都没说出句话。

    吴营长安慰了文梓青几句,战场上,谁也预料不到下秒钟会有什么人会牺牲。

    文梓青走出战地指挥所后,正准备去医院看看几位伤员的情况。还没等文梓青走出营地,又被吴营长的通讯兵小朱给叫回去了。

    文梓青走进指挥所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脸咬牙切齿的吴营长。

    “文梓青,你老实告诉我,曾文伟和小金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吴营长看到文梓青,忍不住吼了起来。就在刚才,文梓青刚走出吴营长的办公室,吴营长的电话就响了。

    打电话的是军区的位领导,说是接到“雷霆小队”队员的举报,说文梓青故意在归途中把人往雷区里带。吴营长虽然不相信文梓青是这样的人,却也不得不做个例行的问询。

    “报告营长,大曾和小金是在完成任务回归营地的时候牺牲的,我作为小队长,确实对他们的死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想起被炸成了渣渣的曾文伟和小金,文梓青的心里沉甸甸的。

    吴营长看了眼桌子上还没有搁上电话机的话筒,脸上露出丝苦笑。

    小虎和刚子回到营地,正想去向文梓青报告住院的三名战友最新的情况

    ,却听到了文梓青被停职的消息。

    小虎傻眼了。要不是队长,他们整个小队说不定都交代在那片雷区里了,队长救了大家,为什么还要受处分呢?

    小虎和几位队员去吴营长那里替文梓青说话,吴营长只是冷冷地回了句:“清者自清,如果文梓青真的是无辜的,上面肯定会给你们个满意的交代。”

    说完后,吴营长直接让通讯兵把小虎他们几个赶出了指挥所。

    事情的发展还不仅仅如此。因为这件事,雷霆小队的队员们盼望的修整期没有了。

    三天后,“雷霆小队”的队员们个个都被隔离调查。小虎听说,有人举报文梓青罔顾队员们的生命,依据有两点。第,文梓青在撤退的路上没有安排好前哨的侦查工作。第二,文梓青身上明明有可以屏蔽爆炸冲击的保护罩,在爆炸发生的那刻,文梓青没有救队员的性命,只顾着让保护罩保护自己。

    小虎气愤极了。这不是胡编乱造吗?大家伙儿都有眼睛看,分明是王旭阳做事不认真,才会把大家带进了雷区里。王旭阳重伤住院,大家才不好意思在吴营长面前说这次的事故是王旭阳的责任。现在连调查组都出动了,小虎他们肯定要实话实说。

    文梓青最后个被调查组问话。

    文梓青肯定不承认举报人对自己的指控。在撤退的路上,王旭阳就是小队的前哨,这件事队里的队员都知道,大家就是看到王旭阳示意“安全”的手势,才会经过那片山坡。但是,文梓青对“保护罩”的事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玉牌在他脖子上,别人都看不到。再说了,文梓青也不想把周园园给扯进事件当中。

    文梓青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他离开周园园的那天早上,周园园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疲惫,这样的疲惫程度是文梓青这么多年来来第次在周园园脸上看到的。此时回想起来,小丫头应该是花了晚上的时间帮他在弄那块玉牌。

    周园园说的玉牌能保平安,文梓青开始还以为是玉牌寓意的好彩头,现在看来,周园园这块玉牌不仅仅是个美好的祝福,而是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自动弹出保护罩保护他不受伤害。

    玉牌的事,文梓青不能说也不敢说,他怕他说出来后,会给周园园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毕竟像玉牌这样逆天的存在,在战场中发挥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文梓青虽然不知道这样的玉牌周园园有多少,但有点可以肯定,这种玉牌的制作过程肯定非常艰难,要不然,凭着周园园那样善良的心性,怎么也会帮他整上十块八块的。

    面对着调查组,文梓青不说出周园园,自然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在爆炸来临的那刻,自己身上怎么会突兀地出现了个保护罩?

    事情陷入了僵局,连带着“雷霆小队”的休整期也变得遥遥无期。

    文梓青很郁闷,他真的解释不了保护罩的事,那些人为什么就不相信他说的话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