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风水

    这刚刚来到人家的地盘上,就说女主人的不是,不知道会不会被赶出去?周园园想。

    很明显,这座宅院的问题多了去了。周园园才进来不到十分钟时间,已经发现了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在没有完全摸清楚钱玉馨的底牌之前,周园园不想说出来吓唬于萧瀚。

    周园园很同情于萧瀚,如果说她开始有多羡慕于萧瀚的艳福,现在的同情就只多不少。世界上哪里有什么莫名其妙的爱?个珠宝大亨的独生女,看上了个无所有的穷小子?这样的事,也只有传说中才会有。很明显,无所有的穷小子并不是无所有的,他的身上,有着珠宝大亨和他女儿都贪图的东西。

    有于萧瀚这个例子在,周园园觉得,自己以后还是相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好了。

    不知道于萧瀚的岳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会受到了恶毒的诅咒。而这座宅院里的很多秘密,都是为了破除钱家的诅咒而存在的。这座宅院的秘密太多,钱玉馨身上的秘密也不少,周园园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于萧瀚解释。

    想着自己这次好歹也已经淌了次泥塘,周园园叹了口气,反正她来到于家,只是为了破除于萧瀚的气运变衰的问题,其他的人和其他的事,不在她的业务范围之内。

    周园园想明白后,神色凝重地看了看别墅的屋顶后,又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青砖,心里盘算好后,才向左边走了几步,来到庭院中间的那棵大榕树下。

    于萧瀚被周园园系列的动作弄的懵了,他不明白周园园好端端的望望天又望望地之后,脸上的笑容就转变为了满脸的凝重。是他家的屋顶还是青砖地有问题吗?于萧瀚自己脑补着。

    周园园没有理会于萧瀚的神情变化,此时的她,三步两步走到了十几米高的榕树底下仰头望着。

    榕树很茂密,树干上的根茎很多,丝丝缕缕的,从树干上往下垂。

    这种榕树的生命力很强,树干上的根茎如果没有修剪的话,会直垂到地上,然后扎进泥土里,长出株新的榕树。

    于萧瀚家的这棵榕树和般的榕树不样。他的这株大榕树没有条根须能长到地上,整个院子里除了这棵茂盛的大榕树之外,周边没有棵其他品种的树,大榕树的根部也看不到有棵小树苗冒头,很明显,这棵榕树是有人定期修剪的,树干上的根茎最长的也不过十来厘米,断口上还能看到点乳白色的汁液。

    榕树底下摆了圈的白玉花盆,花盆里面种的是四季常青的小松树,被做成了各式各样的盆景。期中有盆盆景的造型,就像是条蜿蜒而上想要腾飞的小龙,小龙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像是在呐喊,又像是张着嘴巴要吃东西。

    周园园绕着榕树走了圈,数了数榕树下的盆景,刚好是十二个花盆。

    “园园姑娘也喜欢园艺吗?我家以前的园艺师是菲国著名的园艺大师

    差椰,是我爹地生前花了重金聘请过来的。可惜前几年爹地仙去后,差椰大叔就离开了。”于潇瀚夫妻俩的视线直跟着周园园,见周园园在那盆龙形的盆景边停了下来,钱玉馨赶紧凑过来解释了句。

    ”差椰不是个普通人吧?钱女士?“周园园貌似漫不经心地问了句。

    “胡说,差椰大叔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园艺师。”钱玉馨听周园园这么说,脸色都变了。

    周园园听到钱玉馨语气中的愤懑,抬起头望了她眼。不出周园园所料,钱玉馨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开始那样热情的笑容,见周园园的视线朝她这边望过来,钱玉馨的嘴角机械地往上扯了个弧度,眼神却片冰冷。

    周园园冲着钱玉馨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凑到钱玉馨耳边说了声:“钱女士,差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清者自清,你不用着急。”

    钱玉馨被周园园这样说,整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要不是周园园是于萧瀚亲自请回来的客人,钱玉馨说不定都要动手赶人走了。

    “玉馨,怎么了?”于萧瀚这才发现两个女人之间似乎有什么不对付,赶紧走过来打了个圆场。他是个大男人,不好凑的离周园园太近,周园园刚才和钱玉馨说话的声音很小,于萧瀚不明白为什么周园园说了句话后,他的妻子脸色就变得这么难看。

    “于阿公,我和钱阿婆说你家的盆景弄的真好看,我回京都的时候端盆走好不好?就这盆。”周园园故意伸手指了指那盆龙形的盆景,语气轻快地说。

    见周园园的手指着那盆盘龙形状的松树,钱玉馨的脸色都变了。

    “园园姑娘,这里的盆景每盆都不能动,这是我爹地当年特地请了高人来摆的风水阵,动了盆,整个阵势就破了。”钱玉馨耐着性子向周园园解释了句。

    “啊?这么厉害啊?那这些盆景几十年都没有换过吗?它们不会死的?”周园园连串的问题砸了出来,砸的钱玉馨张口结舌。

    是啊!三十多年了,这些盆景从安娜十岁开始到现在,似乎都和原来样,松树直都那样,没有长大半寸,也没有丝叶子枯黄,似乎就像是没有生命的塑胶松树样。可是钱玉馨明明记得,这些小松树都是有生命的,小时候她经常跑过来拔树上的松针,拔就是大把,松针的断口处会流下树脂。

    不过,第二天的时候,这些松树又会变成原状,碎裂的松针和断口什么的也不复存在。钱玉馨直以为,是园丁差椰大叔把破损的盆景给换走了。

    “詹姆斯,我们结婚后,你换过这些盆景吗?”钱玉馨抬起脸,问于萧瀚。钱玉馨记得,她老爹钱大宝死后,差椰就走了,这些盆景就这么摆在这里,她有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去拔上几条松针,有次,那盆龙形的盆景几乎被她祸害了大半。结果第二天后,盆景又恢复了原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