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往事(1)

    就在钱玉馨拉着周园园的手,说要带她去看兰花的时候,周园园感觉到了钱玉馨的手有些微凉。周园园本来没在意,以为钱玉馨是因为衣服穿的少了才这样。毕竟,港岛的冬天虽然比京都温度要高很多,但钱玉馨穿着件无袖的旗袍,其实也是太过清凉的装扮。

    就像周园园,就算她有灵气护身,点也不冷,也随大流地穿了两件长袖衣服。

    钱玉馨的手掌拉着周园园的手掌的时候,宅院的屋顶出现了层淡淡的黑气,这股黑气非常淡,如果不是小玉提醒,周园园还真忽略过去了。

    随着黑气越来越近,周园园也感受到了黑气上浓浓的死气。那股黑气像是感受到了周园园身上的灵气,加快速度往钱玉馨这边飘了过来。正当周园园全神戒备的时候,于萧瀚打断了钱玉馨要带周园园去看兰花的提议,而周园园也把自己的手从钱玉馨的手里抽了出来。

    周园园的手离开钱玉馨后,黑气又缩回了屋顶上。

    就在这时,周园园注意到钱玉馨的嘴唇蠕动了下,那股黑气闪了闪,从屋顶消失了。

    周园园的神识追着黑气,找到了客房隔壁的那个密室,在密室里,周园园发现了里说的养小鬼的罐子,才明白这股黑气竟然是钱玉馨养的只小鬼。

    周园园乐了。

    这钱玉馨,是把所有人都当成傻瓜了呢?还是她认为小鬼在手,她就能为所欲为了呢?

    周园园知道,刚才钱玉馨拉着她,是想让小鬼通过两人连着的手吸取她身上的阳气。只不过周园园见机的快,迅速摆脱了钱玉馨的手,钱玉馨的打算才未能得逞。

    周园园后来又见钱玉馨把她住的客房安排在了“小鬼”的隔壁,知道钱玉馨没有死心。也难怪,周园园是个修士,她身上的阳气非常纯净,对钱玉馨的“小鬼”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钱玉馨虽说是“小鬼”的主人,却也拗不过“小鬼”强烈进食的**,这才把主意打到了周园园身上。

    也怪周园园的外表太有迷惑性了,个十三岁的漂亮小姑娘,在钱玉馨想来,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超过她老爹钱大宝当年请来的那个玄门高手。只要阵法不破,钱玉馨养的“小鬼”就是不死之身,不怕周园园会反抗。

    周园园自己本身实力够强,对于钱玉馨的这种小手段,周园园根本没有半点害怕。只“小鬼”而已,要不是周园园想看看钱玉馨接下来要搞什么名堂,弹弹手指头个烈阳诀放出去,灭掉只小鬼是分分钟的事。

    周园园当着于萧瀚的面提风水阵的事,只不过是提醒于萧瀚要注意钱玉馨,对钱玉馨“以牙还牙”罢了。

    如果周园园所料的没错,风水阵的秘密,钱玉馨是个知情者,要不然,钱玉馨也不会对周园园的话反应这么激烈了。这样看来,今晚,说不定这里还有场好戏看。

    周园园无比地佩

    服自己,她就这么随随便便起了个到港岛来玩圈的念头,就能发现于萧瀚十几年来在钱家未曾发现的秘密,似乎该说于萧瀚笨呢?还是她周园园太聪明了?

    主卧里,于萧瀚躺在床上睡着了。或许是身上气运渐渐暗淡的原因,再次回到这里的于萧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累。如果钱玉馨有周园园那样的修为,肯定可以看出于萧瀚身上的生机也在渐渐地减少着。这个“吸运阵”,吸取完于萧瀚身上的气运后,已经开始吸取于萧瀚身上的生机。

    钱玉馨坐在床边,看着于萧瀚那张睡梦中依旧英俊迷人的脸,心中百感交集。

    钱玉馨心里埋藏着很多秘密。就算是面对着感情深厚的丈夫,钱玉馨的这些秘密个也不敢说出口。

    钱玉馨记得,他们家五口本来幸福地生活在菲国的托尼城。钱大宝是个菲籍华人,而钱玉馨的母亲那美,是菲国的个贵族小姐。

    钱玉馨的外公那山拥有两个巨大的橡胶园,是当地有名的橡胶园主。钱玉馨的母亲是独女,和钱大宝结婚后,钱大宝就住进了岳父家。年轻时的钱大宝并不是个大胖子,而是个英俊的年轻人。钱玉馨他们家人生活的很快乐,每天喝喝茶看看报纸,偶尔兴致来了家人去大剧院去听听歌剧。

    橡胶园里的工人每天忙忙碌碌地采集胶汁,这些橡胶汁每天都有固定的商人上门收取,他们家就像是菲国所有的大橡胶园主样,每天只要享受生活就好了。

    大概在钱玉馨五岁那年,有个身材高大,长着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来到了托尼城,找到了钱大宝。

    钱玉馨记得很清楚,这男人是在钱大宝和她玩游戏的时候,突兀地出现在他们家客厅门口的。

    男人戴着顶灰色的遮阳帽,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手肘处还磨破了几个小洞,整个人看上去风尘仆仆的。那人大概四十来岁左右,有着双锐利的灰色眼睛。

    钱大宝看到那人后,脸色大变。随后赶紧叫了个佣人抱着女儿钱玉馨去找妈妈。

    钱玉馨被佣人抱着匆匆离开客厅走到门口的时候,钱玉馨见到钱大宝伸出双手,做出了个拥抱的姿势向男人走过去,嘴里嚷嚷着:“差瑞,好久不见,我的朋友。”

    差瑞,那个拥有可怕眼神的男人原来叫差瑞?钱玉馨的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随即就被佣人抱到花园里去了。今天上午,那美推着钱玉馨两岁的弟弟在花园里玩耍。

    佣人把钱玉馨交给了那美后,又匆匆地走了。那山家的佣人不多,只有五六个,每个人都有大堆事要做。

    钱玉馨虽然跟着妈妈起和弟弟玩,她的思绪却经常往客厅里飘。五岁的小女孩已经有了强烈的好奇心,钱玉馨很好奇今天这个看起来拉里邋遢的大叔怎么会是爸爸的朋友?要知道钱玉馨印象中的钱大宝,直是整洁而又贵气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