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搬家

    “道长,求道长救救小儿。”钱大宝不知道儿子被差瑞指点死了,还以为儿子只是昏迷中,赶紧向道长求救。

    道长走向前几步,看了看脸色片青灰的钱玉成和哭的撕心裂肺的钱玉馨,不由得摇了摇头。那瓦族的鬼气,连那瓦族人那般强悍的身体都抵挡不住,钱玉成个普通的小男孩,鬼气入体,就已经钻进了他的五脏六腑中,就算道长此刻手上有起死回生的丹药,用在钱玉成身上也是浪费。除非他肯舍弃那块黑石头,让它日夜佩戴在钱玉成身上慢慢吸出鬼气。

    可是·······道长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得到的黑石头,还没研究出具体的用法,又怎么会舍得这么放弃?

    “道长,您可不能不管我们呐!”钱大宝见道长的脸上闪过丝犹豫,赶紧再次哀求着。钱大宝真的是怕了差瑞,三不五时地跑到家里来闹,闹次就要带走他家人的性命,这样的日子,他真的不想过了。

    “钱大宝,你好好想想,当年是不是留了你身上的某样东西在那瓦族中?“道长不舍得拿出黑石头,但是,他愿意花费些时间解决钱大宝的隐患,毕竟,这件事是因他而起,他又答应过护钱大宝家人的安全。万钱大宝家死在了那瓦族手上,道长可是会欠下因果的。

    钱大宝搬到F国后,道长曾经在钱大宝家的庄园里布下了个掩息阵,以此来防范那瓦族的追踪,又给了块附着自己丝神识的玉珏给钱大宝。刚才道长已经用神识扫描过钱家庄园,掩息阵没有被破坏丝毫,照理说差瑞应该不可能找的到钱大宝的下落才是。

    ”我······我······“钱大宝努力回想了下,才想了起来:”我从那瓦族借走那东西的时候,族长说怕我不还,让我在指尖挤了滴血给他。“

    “嘶~!”道长倒抽了口凉气。钱大宝还真是个傻蛋,血这东西能随便给人吗?在修真界,把自己的血液交给别的修士,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别人的手里。修士的手段众多,靠着滴血,能有几百种让血的主人痛不欲生的手段。那瓦族的祖先也是修士,族中应该有追踪的秘法。这样说来,就能解释差瑞为什么会找到钱大宝了。

    “道长,不能给吗?”钱大宝见道长的脸色都变了,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自己的那滴血造成了他现在的困局?

    ”不管你走到哪里,那瓦族人都会凭着你留下的那滴血追踪到你的方位。”道长觉得有些烦躁,主要是觉得钱大宝太笨了。

    “这,这可该怎么办?道长,要不我们父女俩以后就跟着道长吧?”钱大宝眼巴巴地望着道长。虽说他舍不得凡尘中的富贵荣华,但是除了直跟在道长身边,钱大宝还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来避免差瑞的追杀。

    道长脸的嫌弃,他们玉山派乃是名门大派,钱大宝父女俩没有点灵根,又不能修行,想拜在玉山派门下,简直是痴心妄想。再说了,黑石头的事道长不希望被别人知道,把钱大宝带回门派中,他怎么知道钱大宝这蠢货会不会说漏嘴?要不是怕欠下因果,道长恨不得能把钱大宝给灭口。

    可惜······钱大宝和道长有约定在先,道长不仅自己不能动手杀钱大宝,还不能让别人要了钱大宝家人的命。这样来,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还没等道长想出个好的办法,钱玉成的尸体上飘出了个小男孩的魂魄,魂魄很淡,像是风吹就会吹散样。

    道长大急,赶紧从储物戒指里掏出只玉瓶,“嗖”地声把小男孩的魂魄收了进去。

    道长没想到那瓦族的鬼气这么霸道,钱玉成被差瑞的鬼气弄死后,居然不像普通人样可以转世投胎,反而要消散在天地间了。

    钱玉成的魂魄消散后,道长答应钱大宝让他家人平安富贵生的话就会成为谎言。修真之人,最怕的就是妄言妄语,说出口的话必须要做到,要不然,等待着道长的,就是天道的惩罚。

    钱大宝和钱玉馨对魂魄的事无所知,个在焦急以后的日子,个在伤心弟弟的死去。

    “若是想逃脱他们的追杀,除非······”道长的话说到这里,不由得迟疑住了。他这个方法虽然可以解决目前的困局,但却要牺牲刚死的钱玉成,还是······算了吧?

    “道长,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有什么办法您尽管说,我钱大宝无不照办。”钱大宝听道长话里的意思好像还有条生路,赶紧央求着说。

    如果早知道那瓦族这么难缠,钱大宝绝对不会为了道长的委托费和那瓦族对上。可是,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他钱大宝除了抱紧道长的大腿,似乎也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这个方法要用到你儿子的尸体,你确定要这样吗做?”道长有些犹豫不决。人死为大,尽管死的人只是个小孩,道长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以鬼魂的形式留在世间。要知道,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死去,而是想死也死不了的时候。

    “我家玉成真的活不过来了吗?”钱大宝的神情愣。道长有多大的本事,钱大宝还是有点了解的,当年,钱大宝曾经见过道长救活了个刚刚咽气的病人,想着交好道长的主意,钱大宝才接下了去“骗”黑石头的任务。

    道长点了点头,说:“你家小儿的魂魄已经进入了我的养魂瓶中,等他养上段时日,我再让他回到你身边。”

    就这样,在道长的促成下,钱大宝家搬到了港岛,买下了现在的这所宅院,又设下了前院的那个风水阵。

    不知道是不是道长的风水阵起了作用,三十多年过去了,那瓦族没有再追上门来找麻烦,而钱玉馨的弟弟钱玉成,则成了那次争斗中的牺牲品。他的身体,被大阵中心的那株榕树当成了养分,魂魄则成了钱玉馨养着的只小鬼。

    l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