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苦涩

    钱玉馨看着床上睡的香甜的丈夫,心中满是苦涩。

    算计于萧瀚并非她所愿,这切,只能说是命运的安排罢了。

    钱大宝怕死,在道长的帮助下在家中设立风水阵之后,钱大宝就积极物色能给风水阵提供“气运”的人。

    钱家的风水阵,需要的风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如果是身怀大气运的人,个人就能维持钱家风水阵几十年的能量需求。但是,身怀大气运的人般都不是平常人。钱大宝只是个有钱人,还真没有什么宝物能打动身怀大气运的人替他做事。

    钱家的这个风水阵听上去很逆天,实际上却有严苛的限制,它不是说想吸取谁的气运就能吸取到的。风水阵有个苛刻的条件,被吸取气运的这个人必须是和钱大宝有关系的人。比如说是钱大宝的亲戚,或者说是钱大宝的职员之类的。

    钱大宝家除了父女二人,其他亲人都死光了,想找个亲戚来贡献点气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钱大宝只好把主意打到了他的雇员们身上。

    钱家的大厨迈克就是第个给风水阵提供“气运”的人。

    迈克的气运还算不错。他青年成名,在国际美食节上得过金奖,路顺风顺水到了四十岁。迈克四十岁的时候,妻子病逝,迈克孤身人,不想留在家乡睹物伤情,就来到了港岛生活。

    钱大宝在道长的指点下找到了迈克,说自己喜欢迈克做出的美食,开了个天价,请迈克来到钱家做大厨。迈克不知道钱家风水阵的事,想着钱家父女二人,天的工作也不算劳累,再加上钱大宝的薪水很高,就接受了钱大宝的聘请。

    钱大宝按照道人说的方法,取得了迈克的根头发挂在了那盆龙形的盆景上。风水阵开始自动吸取迈克身上的气运,来维持阵法运转的能量。

    五年后,迈克身上的气运被风水阵消磨的差不多了,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差。这时,迈克的合约到期了,他没有再续约,选择了离开了钱家,回了自己的家乡。

    钱大宝只好另外找人顶替迈克。这回,钱大宝没有道人帮忙,找不到什么气运旺的人,钱家的风水阵换了些普通人的气运来顶住。可是,普通人的气运又能有多少?个人能顶住风水阵三个月的消耗已经很不错了。

    之后的几年里,钱家的工人们换了批又批。因为风水阵的关系,钱大宝不敢像吸取迈克的气运样,光盯着个吸取,那样容易露出破绽。

    可是,钱大宝家里的佣人又不能换的太频繁,身怀大气运的人又可遇不可求,这样折腾了几年后,当地人听到钱家招工,根本没有什么人愿意去。钱家老宅有点邪门,去了钱家工作了几年的人,苍老的特别厉害。

    这样来,钱大宝陷入了困局当中。

    钱大宝只好又找道人帮忙。

    道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没办法撒手不管。道人派了个外门弟子协助钱大宝,替他到处寻找身怀大气运的人。这个外门弟子就是现在港岛著名的定远大师。

    定远大师当年还不是大师,只是玉山派个普通的弟子,名字叫做高定远。

    高定远幼年拜入玉山派,可惜他的灵根不够纯净,修炼玉山派的功法三十年,才刚刚炼气入门。

    不过,炼气期的小弟子也是修士,比俗世间的武林高手厉害的多。道长为了让高定远去找人,特地传给他门”观气术“。高定远练习之后,可以看到每个人头顶的气运有多少。

    能为道长这样的高人服务,高定远当然很乐意。反正他的资质太差,在玉山派再呆下去,也修炼不出什么名堂来。还不如到俗世间替道长跑跑腿。

    钱大宝吸取了迈克的教训,让高定远找人的时候冲着和他女儿年岁相当的人里去找。钱玉馨年纪也渐渐长大了,到时候嫁人,还不如留在家里招个有”大气运“的女婿上门。

    钱大宝想过了,工人可以随时解约走人,这女婿算的上是自家人,总不可能会三两年时间就跑了吧?

    钱大宝的想法很好,可是,港岛地方小,人又不算多,高定远见过几个气运大的人物,不是身居高位就是七老八十的大富豪,都不是钱大能高攀的上的。高定远在港岛转悠了三个月,也没能找到符合钱大宝要求的年轻男子。

    高定远想着华夏地大物博,生活又比较贫困,如果在华夏找到个身怀”大气运“的人,比较容易忽悠到人家跑到钱大宝家工作。

    就这样,于萧瀚成了钱大宝的”猎物“,先是被高定远忽悠到了港岛,再接着步步走进了钱大宝的圈套,做了钱家女婿。

    钱玉馨不知道于萧瀚前妻的死是不是和父亲钱大宝有关,但是,钱玉馨直怀疑是钱大宝派人弄死了于萧瀚的前妻。要不然,为什么人家前些年都好好的,于萧瀚拒绝了婚事后,他的前妻就出事了呢?

    这些年来,钱大宝拥有大量的财富,却害怕那瓦族的追杀,直不敢高调地生活。钱大宝为了活命,甚至故意胡吃海喝,把自己从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变成了个肥头大耳的富商。

    钱玉馨刚和于萧瀚结婚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两人会在起这么多年,钱大宝直没有隐瞒过自己的打算,他要求钱玉馨在找到下个身怀”大气运“的人后,就把于萧瀚给踢了。

    在和于萧瀚相处的十几年里,钱玉馨爱上了这个勤恳踏实的男人。钱玉馨很悲哀,她爱的男人每天被她老爹算计,而她这个做妻子的为了所谓的家族传承,竟然只能袖手旁观,这样的痛苦,让钱玉馨的心时时刻刻都像是被针刺着样。

    钱大宝临死前,心心念念的就是钱家的传承。钱玉馨却很悲哀,她直养着那只小鬼弟弟,身体受到了鬼气的侵蚀,这辈子都不可能怀上孩子了,钱家哪里还有什么传承在?

    钱大宝死后,钱玉馨拒绝了定远大师让她换个“丈夫“的提议。这么些年来,钱玉馨觉得很累,如果不是为了她直饲养着的小鬼弟弟,钱玉馨甚至觉得死亡应该是她最好的解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