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解脱

    ”姐姐,我要吃我要吃······“还没等钱玉馨反应过来,钱玉成的黑雾钻过窗棂,朝周园园的房间飘去。它已经闻到白天那股美味的气息了,姐姐不给,它就自己去找。

    ”小成,回来。“钱玉馨着急了。这孩子,她又不是不给他吃,她马上就要刺破手指头了,她的血也很美味呀!

    钱玉成根本没听到姐姐的呼唤,或者说,钱玉成根本不想听姐姐的呼唤,他的心思放在了白天见过面的周园园身上,钱玉成觉得,周园园身上应该有他最渴望的力量来源。

    其实,钱玉成的感觉并没有错,修士的血肉对于妖魔鬼怪来说,不亚于大补之物。可惜,周园园是个实力高强的修士,而钱玉成只是个修为全无的小鬼,它的妄想注定不可能成真。

    钱玉馨见钱玉成不理会自己,只好打开门追了出去。钱玉成能从窗户上飘,她可没办法飘。

    钱玉成顺着窗棂的空隙飘进周园园的房间后,直冲床上的周园园身上”扑“了过去。

    就在钱玉成满心美味的时候,床上的周园园”呼“的下坐起了身,手指往前伸,指尖出现了朵豆大的黄色火焰。

    ”啊~!“钱玉成的黑雾被周园园指尖的火焰灼了下,发出了声惨叫。

    ”开门,开门。“钱玉成受伤,钱玉馨也同时感觉到了来自灵魂的灼痛。惶急之下,钱玉馨也顾不得会不会吵醒睡梦中的于萧瀚,直接拍起周园园的房门来。

    ”孽畜,受死!“周园园被钱玉成撩拨,满腹的怒火再也忍不住地爆发了出来。这钱家,为了己私利,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看钱家那些佣人行动间死气沉沉的模样,周园园就可以判断钱玉馨养的这只小鬼没少作恶。

    阳气是什么?个人的精气所在。正常的人阳气被吸后,会直接减少寿元。

    更不用说钱家还有个邪恶的风水阵,除了于萧瀚之外,还不知道吸走了多少人的气运。

    气运这东西,虽说多点少点不会影响寿元,但是,身怀大气运的人做什么事都比别人顺利些。气运少的人,做什么事都比普通人来的艰难,喝口水都能呛死,好好走路也会掉进坑,气运少的人差不多辈子都生活在困顿之中。

    周园园不是圣母,钱家的事和她无关的话,她也不想理。可是,钱家的风水阵害的是于萧瀚,看在小舅妈的份上,周园园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于萧瀚去死。更别说钱玉馨明明在白天试探过她,她当时也做了点小小的反击,还没等她找钱玉馨算账,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还想趁夜作乱,那就怪不得周园园心狠手辣了。

    天有天道,人有人道,鬼也有鬼道。人死后鬼魂留在人间,就是乱了道。

    周园园想到这里,手下不再迟疑,手指尖弹,那朵豆大的火焰就落在了钱玉成那团黑雾上。

    周园园现在已经是位金丹修士,她的“烈阳诀”和当年炼气期灭邪修那团分魂时使出的“烈火诀”比起来,威力大了十倍还不止。

    ”啊~!“钱玉成痛呼了声,瞬间被周园园放出的这团火焰烧了个干干净净。

    ”玉成。“火焰烧在钱玉成身上,门外的钱玉馨也感觉到了烈火焚烧的痛楚,她的嘴里喷出了口鲜血后,委顿在了地上。

    说来也怪,周园园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钱家大宅还是静悄悄的片,根本没有人过来看个究竟。

    钱玉馨的心中空落落的,她可以感觉的到,她的弟弟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这样······也好!这二十多年来,家人苟延残喘的活着,其实,还真不如死了干净!

    当年,钱玉成魂魄离体后,在道长的养魂瓶里住了几年,等到钱家的风水阵摆好后,钱玉成的魂魄被道长放了出来,压制回了他的尸身上。

    那株大榕树就是风水阵的阵眼,靠着汲取钱玉成的血肉来做养分,维持住整个大阵的运转。钱玉成的魂魄不散,钱玉成的尸身就不会腐烂,为风水阵提供驱动的能量。

    钱玉成的魂魄回归本体后,风水阵的运转会让钱玉成的魂魄感受到极大的痛楚。

    钱玉馨不愿意看见弟弟受苦,自愿当个”养鬼人“。在道长的帮助下,钱玉馨和钱玉成的鬼魂结了契约,钱玉成不用回归本体也可以存活在这个天地间。

    钱玉馨觉得心头的疼痛稍微减轻了点之后,才从地上慢慢地站起了身。周园园屋子里刚刚发生的切,钱玉馨虽然没在现场,却通过钱玉成看了个清清楚楚。钱玉馨不怪周园园,这切,都是钱玉成不知死活挑衅在先。现在,钱玉成消散了,钱家的风水阵应该也不会存在了吧?而她钱玉馨,也终于······可以解脱了。

    二十多年来,在钱家工作过的人没有千也有八百,这些人中,有些被钱玉成吸过阳气,也有些被风水阵抽取过气运。

    钱玉馨知道,如果被这些人知道他们钱家做的这些”好“事,还不知道会怎么恨他们钱家呢?今天借着周园园的手,把这切都毁了也好,省得她整天活在痛苦和愧疚之中。

    正当钱玉馨想转头离开的时候,周园园的房门打开了。

    ”钱阿婆,难道你不想对我解释些什么吗?“周园园坐在床上,看着失魂落魄的钱玉馨,嘴角噙着丝冷笑。还没有人能算计她之后就这么离开,谁都不能!

    ”园园······姑娘,我说的话,你会相信吗?“钱玉馨抬起头,望着六七米开外的周园园,眼中片坦然。

    钱玉馨知道,自己不仅欠周园园个解释,她也欠于萧瀚个解释,眼见着于萧瀚这半年来为了公司心力憔悴,钱玉馨几次想对他说出风水阵的秘密,又吞了回去。

    钱玉馨害怕于萧瀚会厌恶钱家,更怕于萧瀚会厌恶自己。十几年的婚姻,如果被于萧瀚知道是因为场做出来的局,他会怎样?是和自己恩断义绝永不相见?还是会······

    结果,就在钱玉馨的迟疑中,于萧瀚自己找到了他的“救星”--周园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