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倾诉

    ”你进来吧!“周园园淡淡地说了声,随即从床上下来,到饮水机上倒了两杯水,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明了拿钱玉馨当客人看待。

    面对着周园园那双好像看透了切的纯净眼神,钱玉馨缓缓地走进了房间,在周园园对面坐了下来。

    突然间,钱玉馨有了倾诉的**,这些年来钱家发生的切,钱玉馨直憋在心里,谁也不敢说,就连她最爱的丈夫于萧瀚也不敢说。

    从小,钱玉馨就是个善良的,这些年来,眼见着钱大宝为了鼓捣钱家的风水阵,家中的佣人换了批又批,钱玉馨虽然觉得钱大宝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她说的话钱大宝根本不听。钱玉成死后,钱大宝问过道长,道长说他钱家的传承不会断。

    钱家的传承不会断?钱大宝更看重家里的风水阵了。可惜钱大宝的女人个个的换,都没人能替钱大宝生下个儿半女。钱玉馨觉得自己那个慈爱的爹地已经变了,变成了个为了活命,丝毫不顾别人的冷血动物。

    钱玉馨十五岁时曾经自杀过。看着魔怔样的钱大宝,看着曾经和美安详的生活变的团糟,钱玉馨用割脉自杀来解脱自己。可惜,钱玉馨死不了,她手上的创伤很快就会愈合,痛楚会转嫁给她的“小鬼”弟弟。

    看着自杀不成的钱玉馨,钱大宝哈哈大笑,说了句:“玉馨,没用的,爹地用那块宝石向道长换取了家人世的平安富贵,寿元未尽之前,我们都不会死。”

    钱大宝笑完后,又开始哭,哭着哭着,钱大宝嘴里嘟哝着“被骗了”“骗子”之类的话。

    钱玉馨害怕极了,这样的钱大宝,钱玉馨还是第次看到。不管钱玉馨怎么问,多余的话钱大宝句也不肯说,只是说:“熬着吧!熬到该死的那天,自然可以解脱了。”

    钱玉馨不敢再自杀,她认为自己已经变成了“怪物”,怎么死也死不了的怪物。

    于萧瀚被定远大师忽悠到港岛后,钱玉馨又按照钱大宝的要求,装成个娇蛮千金大小姐的模样,对于萧瀚“见钟情”。

    钱玉馨以为于萧瀚也和钱大宝的那些女人样,会被钱家的财富所迷惑。结果,于萧瀚拒绝了钱大宝招婿的提议,钱玉馨算是松了口气。

    钱玉馨和于萧瀚结婚后,被于萧瀚的温柔体贴打动了。钱玉馨不想害了于萧瀚,她想让于萧瀚离开钱家。那段时间里,钱玉馨把自己的泼辣刁蛮表现的淋漓尽致。可惜于萧瀚不为所动,于萧瀚有他自己的追求,对于萧瀚来说,钱大宝的“知遇之恩“让他包容了钱玉馨的切。

    钱玉馨的小动作不久就被钱大宝发觉了。钱大宝威胁钱玉馨,如果她不听话,就把她是“怪物”的事告诉于萧瀚。

    钱玉馨妥协了。她不想让于萧瀚憎恶自己,也不敢再做小动作,只是绝望地想着:过天算天吧!

    钱大宝死后,钱玉馨想放开于萧瀚。为此,钱玉馨特地找了定远大师,了解被风水阵吸走气

    运的人最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定远大师只说了三个字:贫,病,死。

    钱家风水阵的第个牺牲品迈克,当年从钱家辞职后回到家乡,不到年就病死了。定远大师还拿出张迈克临死前几天的照片,瘦骨嶙峋的,像是风吹就会倒下。

    听了定远大师的三字评语,看了迈克临死前的模样,钱玉馨的心像是掉进了冰窖里般。她喜欢于萧瀚,她还想着爹地已经死了,钱家只剩下她个人,哦,还有弟弟那只鬼,她已经不需要什么风水阵了,她愿意放开于萧瀚,让于萧瀚过回自己的生活。

    想起风光霁月般的于萧瀚以后也会像迈克样贫病而死,钱玉馨的心中不寒而栗。钱玉馨求定远大师想个办法,把于萧瀚的气运和钱家的风水阵切断。

    定远大师摇了摇头,没有理会钱玉馨。

    钱玉馨不知道,定远大师是道人特地派到钱家人身边的,为的就是能护着钱大宝和钱玉馨寿元到后自然死亡,才算是完成道人答应钱大宝的那句“家人生富贵平安”,又怎么会帮钱玉馨做破坏风水阵的事?

    钱玉馨坐在周园园对面,足足说了两个小时,才把这些年来发生的切简略地说了遍。有些事是钱玉馨亲眼见到的,有些是她听到钱大宝说后靠自己的想象拼凑出来的。

    周园园听完了钱玉馨的诉说后,好阵无语。

    周园园原本以为钱大宝是为了发财,才摆了这么个会吸人气运的风水阵。没想到钱大宝是为了躲避仇家,才挖空心思把于萧瀚套进了钱家做女婿。

    为了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黑石头,钱大宝家人死于非命的死于非命,为非作歹的为非作歹,这切,该怪钱大宝太笨呢?还是该怪那个道人把钱大宝家拖下了水?是什么样的石头,让位修士不惜设局抢夺呢?周园园有些好奇。现在的周园园,已经知道人们口中的玄门高手就是修士的意思了。

    “主人主人,小玉知道,应该是空冥那家伙。”周园园的识海里响起了小玉的声音。会吸鬼气,还能与人交流的石头,在小玉的记忆里,只有它的好朋友空冥才能做到。可是,空冥那家伙不是在凌霄界吗?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空冥?”周园园又有些懵了。小玉的小伙伴可真多啊!混沌珠,乾坤镜,空冥石,肿么有种扎堆的感觉?

    ”园园姑娘,我知道你应该也是个玄门高手,我钱家的这切,都因玄门宝物而起,你能不能看在我将死的份上,答应我个请求?“还没等小玉和周园园交流下,钱玉馨恳求着周园园。

    “将死?你的寿元未尽,不会死的。”周园园看了钱玉馨眼,摇了摇头。

    “弟弟死了,这个局就破了。园园姑娘不想要了我的命吗?”钱玉馨看着周园园,脸的惊讶。钱玉馨以为周园园会让她去死,毕竟,钱家害了这么多人,就算周园园让钱玉馨以死谢罪,钱玉馨也不会有二话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