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枯死

    港岛,于家大宅。

    第二天早上,于家的佣人们发现庭院里向郁郁葱葱的那株大榕树,夜之间枯死了。

    满树的枯叶全都落在了地上,树枝上光秃秃的。树下的十二盆盆景也蔫巴巴的,仿佛在夜之间失去了大半的生气。

    “主人,珠珠可不可以把这株灵植给吞了呀?珠珠有点饿了。”混沌珠看着几盆盆景,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也难怪,周园园这些天忙东忙西的,都没有好好修炼。前几天因为混沌珠不受待见的缘故,就算周园园修炼时身体周边有灵气,混沌珠也不敢去蹭好处。算起来,自从认主到现在,混沌珠还没得到过灵气,难怪看到几株灵植就想流口水。

    道人为了加强钱家风水阵的作用,特地用了十二棵不同种类的灵植来做盆景。之前怕被人看出端详,道人还在风水阵上加设了个障眼法,让这些灵植看上去和普通的松树样。风水阵被破后,障眼法也就破了。

    “珠珠,你别着急,等小玉先看看。“周园园现在对混沌珠的态度好了很多。自从知道混沌珠可以当”打手“用后,周园园觉得自己的幸福感满满的,对混沌珠不像以前那么厌烦了。有用的小弟和只会蹭好处的小弟比起来,周园园果断地喜欢前者。

    周园园不知道这几株灵植有没有用,对周园园来说,小玉就像她的老师样,不管什么东西,周园园自己不懂的,总要先问问小玉再说。

    ”主人,这样吧!让珠珠把灵植上剩下的点气运抽出来还给于萧瀚,剩下的灵植就便宜珠珠了吧!反正珠珠吞下去也只会在它的试炼世界中,主人想用的时候随时可以让珠珠给您拔些出来。“小玉想了想,做了个最好的安排。

    混沌珠和小玉不样,小玉只能接受周园园修炼出的灵气,混沌珠却可以通过往试炼世界里种植灵草灵药之类的增加灵气。之前小玉就有过让胡三娘去试炼世界种植灵草的念头,现在只不过提前点时间而已。

    ”啊?珠珠吃了还能再还出来啊?太好了。“周园园很满意。混沌珠的试炼世界周园园是亲自去过的,里面自成个小世界,有山有水,土地肥沃,灵植种在里面,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混沌珠吞了于家的灵植后凝结出来的颗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紫色珠子,周园园拿给于萧瀚吃了。这颗珠子就是于萧瀚失去的部分气运凝成的,风水阵还没来得及炼化,反倒让珠珠给截回来了。

    于萧瀚问都没问周园园这颗小珠子是什么东西,就吞了下去。昨晚于家发生的切,让于萧瀚的脑子乱成了锅粥。岳父对他的欣赏,于萧瀚直以为是他的勤劳和努力,没想到是为了什么玄而又玄的”气运“。于萧瀚直接受无神论的教育,本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可他昨晚在周园园的房门外,却亲耳听到妻子钱玉馨说她养了三十多年的”小鬼“。这切,都让于萧瀚有”这个世界怎么了?“的感觉。

    反正于萧瀚现在什么都相信周园园,周园园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不要说周园园让他吞颗小珠子,就算周园园让于萧瀚喝杯符水,估计他也能照喝。

    说来也怪,于萧瀚吃了那颗小珠子后,觉得整个人神清目明,精神为之振。

    周园园在于家住了个星期,也没能等到来找茬的道人。于萧瀚特地去定远大师的住处转了圈,也没见到定远大师,听人说,定远大师十天前离开了港岛,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在这个星期里,周园园去于氏珠宝的库房里,挑了大块极品的羊脂白玉。周园园准备给于萧瀚刻画枚她目前能刻画的最高等级的平安符。上次文梓青从戈壁上带回来给周园园的几块白玉,周园园挑了两块品质最好的,让小玉刻画了两枚“金刚玉符”,给了文梓青和周志新人枚护身。

    剩下的几块玉石,周园园被关在试炼世界的时候,因为时间太久,小玉面临着消散的危险,所以吸收了那几块玉石里面的灵气,差不多已经成了废品,根本承载不了周园园现在要刻画平安符需要注入的灵气。

    周园园花了三天的时间,替于萧瀚刻画了两块玉符。

    块是平安符,给于萧瀚家大宅镇宅用的。有了这块玉符在于家大宅里镇着,住在里面的人做什么事都会顺遂些。

    另外块是养神符,给于萧瀚自己贴身佩戴的。于萧瀚被风水阵抽取的气运,周园园让珠珠替他截了小部分回来,失去的那些却没办法了,好在于萧瀚的气运够多,就算失去了大部分,留下的点点气运也能让于萧瀚的于氏集团好好的运转。

    小玉说了,只要于萧瀚夫妇俩多做善事,于萧瀚的气运又会慢慢增多的。不知怎的,小玉这个小抠门很喜欢于萧瀚,特地在周园园给于萧瀚刻画好的养神符上注入了丝先天灵气。

    于萧瀚每天带着有小玉灵气的养神符,身体和魂魄都能得到滋养,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钱玉馨失去了小鬼后,面容变得苍老了些,但就算这样,钱玉馨还是大美人个。周园园有些可怜钱玉馨,却束手无策。毕竟,“养小鬼”是件伤身的事,周园园就算有灵丹妙药,也补不回钱玉馨失去的阳气。钱玉馨的寿元,最多也只剩下十来年了。

    于家的事情刚完,还没等周园园出去逛街买买买,京都周将军的电话到了。

    电话里,周将军让周园园赶紧回京都趟,他有些事想和周园园商量。

    快挂电话的时候,周将军犹豫了几秒钟后,问周园园知不知道自己和文梓青的婚约?

    周园园懵了?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和文梓青那家伙有过婚约呢?什么时候?谁干的?

    周将军见周园园没有出声,以为她是默认了这件事,才告诉周园园个很不幸的消息,文梓青在前线失踪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