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查探

    周园园带着小耿和周成到了战地医院的时候,正是黎明时分。

    天刚破晓,医院里片静悄悄的。

    周园园带着小耿和周成走在走廊上,偶尔可以听到伤员们睡觉时的磨牙声,以及在睡梦中发出的两声闷痛的呼声。

    “同志,请问你们找谁?这里不能乱走。”个圆脸的小护士看见周园园他们,赶紧走出值班室阻拦。值班室后面的那间病房,院长说了不准任何人进去。

    “我们过来调查王旭阳的事,这是我们的介绍信。”周园园本来想把小耿和周成留在外面,自己悄悄地进来看眼,可是小耿和周成都不肯,说将军有令,定要跟在周园园身边寸步不离。

    三个人的目标有点大,周园园只好把自己行人的身份摆出来,做个实地调查。

    圆脸小护士认真地看过周园园的介绍信后,又狐疑地看了周园园几眼,总算是放了行,不过,圆脸小护士也跟在周园园后面,摆明了要监督他们的举动。没办法,周园园的样貌太年轻了,比小护士还要年轻,看起来就像是个中学生样,小护士不怀疑才奇怪。

    哦,错了,周园园现在的身份本来就是个中学生,虽然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上两岁,在小护士的眼里也才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周园园也不在乎小护士不时投在身上打量的目光,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不大,摆下两张病床后,剩下的空间只剩下米左右的通道。

    “王旭阳同志睡靠窗那张病床,这段时间受重伤的同志不多,这间病房里只有他个伤员住着。”小护士不敢跟着周园园走进病房,但还是很尽责的向周园园说了下她知道的情况。

    “谢谢。”周园园冲着小护士道了声谢后,走进门开始观察起病房里的情况来。

    靠窗口的那张病床上,被褥有些凌乱,连床也被外力撞歪了些。

    ”小耿,你守在门口,赵成,你进来下。“周园园瞬间已经安排好了工作,准备开工。

    周成走快了两步,走到床边。闭着眼睛感受着房间里遗留在空气中微薄的气息。

    过了几分钟后,周成睁开眼睛,冲着周园园摇了摇头,低声说:”没有异味,反而有股清新的气息,就像······就像园园姑娘身上的气息样。“

    周园园心下安定了些。周成没有闻到异味,说明房间里没有出现过妖气或者是鬼气。那么······像她身上的清新气息,是不是指的灵气呢?难道这里曾经有修士出没?周园园惊。

    如果是修士盯上了王旭阳,为的是什么?王旭阳只是个普通的特种兵战士啊!

    不对!或者说王旭阳只是个幌子,那人实际上盯上的是梓青哥哥?

    周园园的心有些乱。文梓青身上有她给的金刚玉符,在上次任务中被触动后出现过”保护罩“。这件事,同在个小队的王旭阳应该清楚。

    ”主人,别着急,让珠珠收集下这间房里的气息,做个”时光回溯“”小玉的声音适时在周园园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安抚住周园园的心焦。失踪的人是文梓青,小玉比周园园还着急。再怎么说那姓文的小子是主人名义上的未婚夫呢!谁这么大胆,竟然动主人的东西?哦不!是主人的人。主人的尊严不容践踏,这是小玉直的坚持。

    “时光回溯?”周园园这下子来了兴趣。时光回溯,是不是把之前这间房里发生过的事给回放遍的意思?珠珠还有这么逆天的功能吗?就像是修真界的录影石样神奇啊!

    周园园曾经听小玉说过修真界有种录影石,类似于他们现在手机拍视频的功能。

    “是的是的,主人,珠珠在试炼世界里能掌控时间的流逝,个时光回溯的术法对珠珠来说是小菜碟啦!”小玉赶紧替混沌珠吹捧下,省得自家主人老是不拿灵宝当宝贝。

    呜呜~!还是小玉老大好啊!经常在主人面前替自己说好话。混沌珠感动极了。

    周园园还没吩咐,混沌珠已经收集好了它要的气息,使用“时光回溯”这种术法虽然会消耗混沌珠点能量,可是冲着小玉老大的“慧眼识珠”以及主人的需要,混沌珠觉得怎么消耗都值得。

    当然啦!混沌珠心里也是有它的小九九的,它替主人做事勤快点,主人肯定能看到它的付出,到时候主人修炼的时候顺手给它补充点能量,它也不会亏啊!

    “主人,我已经收集好了,什么时候显示给您看?”混沌珠做事还是很给力的,不到分钟时间,已经把想要的东西都弄好了。

    “等会儿回去再说吧!”这里有小耿和周成,还有个陌生的小护士,周园园才不会在这里让珠珠显示”时光回溯“的术法,毕竟修士的手段,外行人看了只会觉得”灵异“而已。

    个小时后,周园园和小耿他们来到了周志新的前线指挥所。

    周志新和帮战士起在食堂吃早饭,听说有人找,赶紧把手里吃剩下的半个馒头拿在手上,走了出来。

    ”爸爸。“周志新刚走到食堂门口,就听到个脆生生的声音在叫他。

    ”园园?“要不是周园园身边站着的小耿,周志新还以为自己眼睛出了毛病。他女儿不是应该坐在朝阳中学的教室里上学吗?怎么会出现在炮火纷飞的前线?

    ”你这孩子怎么乱跑?家里出了什么事?“周志新虽然板着脸,但还是关切地问了两句。女儿的脸上满是笑容,让周志新的心也安定了不少。身在前线,周志新的心里还是牵挂着家中的亲人们,只要亲人们切安好,他们这些前线军人们的流血和牺牲才有价值。

    ”家里什么都好。“周园园看出了周志新心中的牵挂,赶紧报了个平安后,才接着说:”爸,曾爷爷派我过来办点事,需要您的配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