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黑布

    他家小丫头,身上有着让人看不透的能力,难道······小丫头是个修士?

    想到这个可能,文梓青的脸色有些苍白。

    王旭阳以为文梓青是后悔了,他不禁有些得意地显摆:”我们玉山派可是最大的修真门派,我师伯是玉山派最厉害的修士,你要是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大的机缘,肯定会悔恨不已,哈哈哈······“

    玉山派?怎么又是玉山派?周园园听到这里,脸上不由得闪过丝怒气。之前的那个伍秀云,好像就是玉山派的,对于不能把周希留在京都这件事,周园园心里对玉山派还有些不满呢!

    “小玉,梓青哥哥有灵根吗?这个王旭阳说他师伯要收梓青哥哥做亲传弟子,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玉山派对周园园来说有些遥远,目前,周园园还是好奇文梓青的事多些。

    “主人,小玉不知道文梓青有没有灵根。”小玉老实地回答了句。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周园园对文梓青另眼相看,小玉才不会理会文梓青是谁。鉴于小玉之前和赵家先祖签订过契约,它的功法只会传给赵家的后辈。因此,除了赵家的后人,小玉还真不关心其它人有没有灵根。

    “小玉,那你现在看看梓青哥哥有没有灵根好不好?”周园园的心里片火热。长生道上,她直孑然独行,如果梓青哥哥也能修炼,他们是不是就可以起携手走的久点?

    “主人,小玉看不出。当初您的修炼天赋,小玉也是靠着您的血液才分辨出来的。”小玉觉得很羞愧,它只是个玉灵,还真没有眼就能辨认灵根的本事。

    “那······好吧!”周园园的热情被小玉泼了盆冷水后,迅速平静了下来。她现在连梓青哥哥哪儿去了都不知道,就算他有修炼的天赋又怎么样?还是找人要紧。

    “荧屏”上,文梓青摇了摇头,对王旭阳冷淡地说:“我不后悔。”

    什么修士?什么机缘?又哪有他的小丫头重要?

    今生今世,文梓青只愿意陪伴在周园园的身边,富贵荣华,大道长生,这些东西再好,对他来说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什么?”王旭阳愣住了。没能如愿以偿地看到文梓青羡慕或者是后悔的表情,对王旭阳来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拜在师伯门下做亲传弟子,是玉山派所有弟子的向往。如果不是因为师伯催的紧,王旭阳绝对会再次下手让文梓青“意外身亡”的。

    “王旭阳,我说,我不后悔,你既然想拜师,自己去拜就好了。”文梓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打算再和王旭阳纠缠下去了。趁着有时间,他还不如去邮局给大曾和小金家里汇点钱。毕竟,他们是被自己牵累的。

    王旭阳被文梓青的话气的直哆嗦。想去拜师就能拜师?这么简单的话,他用的着嫉妒文梓青吗?果然,他心心念念的追求,只不过是文梓青点个头就能轻易得到的东西。多好的

    机缘啊!这些人个两个的为什么都不珍惜呢?

    文梓青不想再理会王旭阳,拎起床头柜上的网兜,迈开腿就往门外走。这些东西是文梓青买来当作激怒王旭阳的道具的,现在真相得到了,这些东西也该有更好的去处才是。孟小虎和老田这次受伤后也失了不少血,正该好好补补。

    “文梓青,你不能走,你要跟我回山,我家师伯还等着你呢!”王旭阳见文梓青要走,不由得急了。

    文梓青停住了脚步,说了声:“我不去,他爱等也不关我的事。”

    文梓青说完后,不再等王旭阳回答,坚定的往门外走去。

    “文梓青,我这里有大曾的遗物,你要不要?”王旭阳急了,大叫了声。

    王旭阳心中满都是后悔。他还以为自己修士的身份摆出来,文梓青就会屁颠屁颠地跟自己回玉山派。毕竟,这个世上,修仙就代表着以后会拥有强大的实力。能拒绝这样诱惑的人,王旭阳还真没见过。哦,不!王旭阳现在见到了个,就是文梓青。

    文梓青这走,王旭阳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王旭阳今天心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股脑儿的倒了出来,这些事,无论哪件被文梓青说出去,等待着王旭阳的,都不会是什么好结局。

    王旭阳的实力虽然不惧这些世俗界的军人。可那样来,场争斗必不可少,王旭阳的修士身份也瞒不住了。这么多年来,修士不能影响俗世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斗,这条禁忌可不是光摆着好看的。王旭阳敢这样做,就是想着他靠着戒指改变了相貌,就算有人怀疑,没有抓到实证,执法队的“疯子”们也拿他没办法。

    但是,王旭阳如果和华夏军方起了争斗,这件事就算闹开了,就算王旭阳仗着实力跑回门派里,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更重要的是,王旭阳已经答应了师伯,很快就会把文梓青带回山。如果被师伯知道因为他暗中的手段,让文梓青讨厌上了玉山派······光是想想,王旭阳都觉得自己承受不住师伯的怒火。

    文梓青听到王旭阳说他手里有大曾的遗物,不由得再次停下了脚步。

    “主人,你看王旭阳的手。”小玉提醒了周园园声。

    在王旭阳喊出那句话的同时,他的两只手都背到了身后。王旭阳的左手飞快地转动了下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解除了戒指的隐身状态。紧接着,王旭阳的右手指甲飞快地在左手中指的指尖上划了下,血马上从王旭阳的手指上涌了出来。王旭阳咬了咬牙,把流着血的手指按在了黑色的戒指上。

    在文梓青回头的瞬间,王旭阳的嘴唇飞快地蠕动了几下。病房里的空气又出现了阵波动,波动过后,在王旭阳背在身后的手上,突兀地出现了块黑布。

    此时,王旭阳的脸色变的苍白,身形也有些摇摇欲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