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失望

    伍秀云现在已经是练气中期了,她不想在等下去了,她想告诉师兄,她的心里直有他,他们俩可以起双修,做对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

    “师妹,我还赶着去向师傅交差,先行步了。”不等伍秀云的话说出口,刘景玉慌忙说了声,运起身法飞快地离开了。

    “师兄,师兄······”伍秀云气得站在原地直跺脚。伍秀云知道刘景玉这次的差使不过是送陈三江出秘境,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向师傅交差什么的,迟上会儿半会儿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师兄跑的这样快,是拒绝了她的情意吗?

    伍秀云想起这个可能,不由得流下了眼泪。伍秀云进玉山派的时候,刘景玉已经是个俊逸的少年郎了。大师兄林亦风年龄比伍秀云大了三十来岁,性格又直冷淡,每天还要忙着替师傅打理些庶务,根本没时间关注伍秀云。

    反而二师兄刘景玉,从伍秀云入门开始,直对她释放出善意。伍秀云十岁前,刘景玉每次出门都会给伍秀云带些果子蜜饯之类的小零嘴,等伍秀云长成豆蔻少女后,刘景玉也会时不时送条发带之类的小玩意儿讨伍秀云的欢心。

    伍秀云很失望。她直以为刘景玉的心中也有自己,要不然,她也不会对刘景玉情根深种。

    刘景玉跑的飞快,根本没留意到伍秀云直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的身影。不过就算刘景玉知道,他也不会回头的。自从他无意中知道了师傅对师妹的心思后,刘景玉直不敢对伍秀云什么遐想,平时那些讨好伍秀云的小礼物,只是刘景玉的小手段罢了,刘景玉看中的不是伍秀云这个人,而是伍秀云会送给他丹药的份上。

    刘景玉运起身法阵疾跑后,直到伍秀云已经被他甩的看不到了身影,才慢慢地停下了脚步。

    “吓死我了,可惜了那些丹药”。刘景玉嘀咕了句。今天过后,师妹应该不会再来找他了吧?想起那些不用花半个灵珠的丹药,刘景玉不由得阵心痛。

    刘景玉的这两句话说的很突兀,两句话中没有半点的衔接,周园园却听懂了,感情这家伙对伍秀云好,是在骗伍秀云的丹药?周园园满头黑线。

    周园园的神识“看”到伍秀云悲痛的模样,又见刘景玉有这么龌龊的心思,对刘景玉的印象更差了。心胸狭窄,又贪小便宜,这样的人品,竟然是玉山派掌门的亲传弟子吗?这个玉山派,到底靠不靠谱啊?

    “主人,小玉觉得那个伍秀云长的挺好看的,点都不吓人。虽然比起主人来她差的远了。”周园园正在出神,小玉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玉的注意力和周园园不样,它是被刘景玉的“吓死我了”几个字给难住了。小玉的心里没有人类的弯弯绕绕,它还以为刘景玉说的是他被伍秀云的容貌给吓到了。

    按照这个时空的审美,伍秀云的相貌虽说不是什么大美女,看上去也算清秀可人。小玉想不明白刘景玉为什么会这样说。

    哟~!小玉也学会拍马屁了?周园园被小玉“比起主人来她差的远了”这句话逗笑了。

    “主人,小玉说真的,主人越来越美了。比······比胡三娘还美!”小玉见周园园质疑它的赞美,不由得急了。它想找个参照物出来说明下主人此刻的美貌,翻来翻去发现周园园身边的大美女,也只有胡三娘才能和周园园媲美了。胡三娘是青丘狐族,天生美貌非凡。

    “嗯嗯,小玉老大说的没错,胡三娘算什么?主人最美了!”混沌珠也赶紧挺了小玉句,当然,也不忘记踩了胡三娘脚。混沌珠到现在还记着胡三娘比它先跟着主人这回事呢!

    “你们俩别说废话,正事要紧。”周园园见自家两个灵宝开始歪楼,急忙提醒了句。要不是怕玉山派里有太多高手,周园园都想直接放开神识来搜寻文梓青的下落了。唉!已经三天了,梓青哥哥应该没事吧?

    周园园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带刘景玉身上,希望跟着他,能发现文梓青的线索。再不济,他们也能跟着刘景玉找到玉山派的掌门人凌云道长啊!至于找到凌云道长后该怎么办?周园园没有点头绪。唉!还是走步看步吧!

    刘景玉沿着山路路往前走。周园园觉得很奇怪,这玉山派座山连着座山,看上去地方大的很,这刘景玉干嘛不使用术法来赶路?偏偏要靠着双脚来慢慢走?

    半路上,拨拨三五成群的修士,见到刘景玉后,都很恭敬地向刘景玉行礼,叫声:“刘师兄”。

    看见那些修为在练气初期或中期的内门弟子,刘景玉笑眯眯地点着头,脚下却没有丝毫停顿。

    刘景玉身后传来那些弟子叽叽喳喳的声音:

    “刘师兄可真平易近人。”

    “掌门几个弟子中,刘师兄最和善了。”

    “如果我也向刘师兄样被掌门收做弟子就好了。”

    “几年没见,刘师兄的修为又高了层,哎呀呀,我也要潜心修炼去了。”

    “刘师兄是我的偶像!”

    ······

    刘景玉边听着师弟师妹们的赞美,觉得心中的郁气散发了不少,就连脚下都轻快了几分。

    过了小半个时辰,刘景玉来到了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下。这座山峰底下很少有修士经过,刘景玉望了眼山顶,迈步往上爬。

    十几分钟后,刘景玉来到处松林边。

    林子里窜出了个灰衣男子,轻轻地叫了声:“景玉。”

    “大哥,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还偷穿了我的法衣?要是被执法堂弟子抓到了,你可就······”刘景玉的脸色有点难看。看他大哥身上的衣物,明显是他的法衣。玉山派规矩森严,各峰的峰主以及掌门的亲传弟子是灰色的法衣,精英弟子穿黑色,内门弟子是青色,外门弟子是蓝色,杂役弟子则是绿色。

    刘景玉的哥哥刘景云是内门弟子,本来应该穿蓝色衣服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