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兄弟

    “景玉,我不穿你的衣服,可上不来逍遥峰。”刘景云笑嘻嘻地回答了句。刘景云比刘景玉大,可是,刘景玉从小就聪明伶俐,再加上刘景云的灵根没有刘景玉好,进玉山派时,刘景云还是靠着刘景玉的提携,才当上了内门弟子。

    众所周知,修士的灵根分土木火水金五系之外,还要看灵根的纯净度,单灵根纯净度高的修士就是天才,吸收灵气的速度是最快的,单灵根纯净度只有百分之六十左右的修士,修炼的速度却不如双灵根纯净度百分之九十的修士。

    刘景玉是土系单灵根,但他的灵根纯净度只有百分之六十五。刘景云却是土木双灵根,只不过他运气好,在次历练中无意中吃了颗洗灵草,把灵根洗的纯净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几。所以,近年来,尽管刘景玉修炼的资源比刘景云多的多,刘景云修炼的速度反而比刘景玉还快了几分。

    不过,亲传弟子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当上的。玉山派共有五个峰,每个峰主也只有三个亲传弟子的名额。

    逍遥峰是玉山派的掌门凌云道长理事的地方,也是玉山派重地。除了亲传弟子级别的修士,其它弟子未经掌门召唤,根本不能擅自走进逍遥峰,就算走到山脚也会被执法堂的弟子驱赶。

    “主人,就是这个家伙抓走了文梓青,要不要珠珠出手把他们俩都给砸晕?”混沌珠看到刘景云,马上激动了起来。混沌珠的“时光回溯“中,就是这个刘景云扮成了”王旭阳”的模样,掳走了文梓青和李红梅。混沌珠看到刘景云,只觉得手痒的厉害,很想痛扁他顿。

    浪费了主人修炼的时间,就是耽误了它和小玉老大补充能量。混沌珠把这笔账也算在了刘景云头上。

    周园园也认出了刘景云,怪不得刚见到刘景玉时,周园园觉得有些面熟。此时见到刘景玉两兄弟站在起,他们俩都是样的娃娃脸,就连眼睛笑起来也是样的月牙眼。

    “珠珠,先等等。”周园园觉得自己运气还是挺好的,刚进秘境没多久,就遇见了罪魁祸首。不过,周园园没有同意混沌珠的暴力报复。现在打晕了刘景玉兄弟,还能找到文梓青的下落吗?混沌珠有隐身功能,周园园躲在旁,说不定能听到些有用的消息。看着刘景云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有事。

    “好吧!”周园园发话,混沌珠不敢不听。

    “景玉,你看这是什么?”刘景云从怀里掏出个小玉瓶,拿给刘景云看。

    “小玉,这是不是我们的小玉瓶?”试炼世界里,周园园惊呼了声。刘景云手上那个小玉瓶,周园园太熟悉了。文梓青出发去前线的那天晚上,周园园拿了颗破瘴丹给文梓青,就是用个这样的玉瓶装着的。

    难道这家伙抢了梓青哥哥的丹药?想到这个可能,周园园心中的怒火直往头上冒。

    “丹药?”刘景玉接过刘景云手里的玉瓶后,拔了塞子,从里面到处颗绿豆般大小的褐色丸子。

    “小玉,这是破瘴丹吗?怎么缩水了这么多?”周园园看见刘景玉手里的“破瘴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大好使了。明明,她记得给文梓青的那颗破瘴丹,足足有龙眼般大小呢!

    “景玉,这是从那小子身上搜出来的,可以驱赶秘境外那个森林里的毒物,本来不止这么大,可惜被那小子浪费了。”说起这件事,刘景云还有些生气。这么好的丹药,就算是抱朴师伯也不定炼制的出来,就被那小子给那个李红梅用了那么多,刘景云还真有点不甘心。

    其实,剩下的破瘴丹不止这么点大,刘景云怕全拿出来后,会被刘景玉拿走,所以在剩下的半颗丹药上“割了”这么点出来,为的是让刘景玉帮忙估计下这种丹药值不值钱。没办法,修真太费钱了,刘景云决定自己最近兜里空空的,很想把丹药拿去换点灵珠来花花。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丹,先拿给我师傅看看再说。”果然,刘景玉二话没说,就把手里的玉瓶和丹药塞进了自己腰间的锦囊里。

    “景玉,那小子身上有丹药,会不会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啊?师伯抓了他,不会闯祸吧?”刘景云眼神依依不舍地看了自家兄弟腰间挂着的小锦囊眼,才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人是刘景云抓回来的,万文梓青身后真的有高人存在,肯定会追查到玉山派。刘景云别的不怕,就怕到时候被师伯拿去顶罪,那可就冤枉死他了。

    修真界,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想当年,茅山派抓了他们玉山派个弟子,抱朴道人硬是追上门去,杀了茅山派那个不长眼的弟子不说,还问人家掌门要了大笔赔偿金。

    “不会,那小子身上没有半点灵力,怎么会是其它门派的弟子呢?行了,我还有事要忙,你有什么事,以后不要跑到逍遥峰来找我,让杂役跑个腿传个话也就是了。”刘景玉见刘景云为了这么点“小事”找上逍遥峰来,觉得他太惊惶了,不由得教训了句。

    “好,那我走了。”刘景云听到刘景玉这样说,才觉得自己有些乱了方寸。因为丹药的事,这两天里,刘景云经常噩梦连连,就连修炼也难以入定,这才找上自家兄弟来讨个主意。

    刘景玉挥了挥手,示意刘景云赶紧走。个内门弟子穿着亲传弟子的衣服在逍遥峰里乱逛,万被执法队抓住,连他刘景玉都要倒霉。

    “主人,怎么办?我们是跟着这个刘景玉?还是去跟踪那个刘景云?”混沌珠有些晕。刘景云才是抓走文梓青的凶手,照理说他们现在应该去抓住刘景云,逼问文梓青的下落才是。

    “珠珠,继续跟刘景玉走,刘景云那里,我放了缕神识在他身上,只要有梓青哥哥的消息,我就会知道的。”周园园果断地做了选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