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心慌

    7k"}/-ntucg+awr6w,!&039;&039;人现在已经是金丹中期的修士,对天道气运已经有了微弱的感应。他记得上次心慌了几天后,差点丢了性命。这回,又会是什么呢?

    抱朴道人想了又想,除了大早就来到逍遥峰找凌云师弟商量事情之外,他今天并没有做过别的事,这个祸事,该不会就应在这件事上了吧?

    凌云道长见抱朴副皱眉沉思的模样,也不好催促他走人。这时,刘景玉低着头走进了大殿,对着凌云道长和抱朴道人分别施了个礼,嘴里说着:“见过师傅。”

    “见过师伯。“

    “嗯~!”凌云道长鼻子里应了声,看了眼低着头副恭敬模样的刘景玉,眼里流露出丝嫌弃。凌云道长三个亲传弟子中,大徒弟林亦风帮着打理俗物,让凌云可以潜心修行,三弟子是凌云道长特地从世俗界找回来的,为了让她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年来凌云道长也是不遗余力地培养着。

    只有这个二弟子刘景玉,父母原是凌云道长的好友,父母去世后兄弟二人才来投奔凌云道长。凌云道长怕被人说闲话,说他不照拂好友后辈,又见刘景玉是个单灵根,凌云道长只好收了他为自己的亲传弟子。实际上,凌云道长对刘景玉占了他个亲传弟子的名额有些耿耿于怀。却又偏偏碍于脸面,不得不收了下来。

    刘景玉不知道师傅对他还有这么多的嫌弃。不过他也不傻,每次见到师傅对师兄和师妹关怀备注,却对他视若无睹的时候,刘景玉已经明白自己在师傅面前的地位了。

    今天过来逍遥峰复命,刘景玉本来不用在大殿外等候,只要把任务的结果告诉明月,让明月转达声就可以了。

    偏偏刘景玉为了让陈三江消气,把自己仅剩的五颗灵珠给了陈三江。现在的刘景玉,囊中贫如洗,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在师傅面前刷个脸,万师傅心情好,他也能想办法从师傅那里讨要点丹药之类的。

    凌云道长是个炼丹师,手里最不缺的就是丹药。

    没想到见到师傅后,师傅连句话都懒得和他说,刘景玉的心霎时间凉了大半。

    “贤侄,今日送陈三江出山,可有大事发生?”抱朴道人的态度却和凌云道长截然不同,刘景玉进了大殿后,抱朴道人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换上了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抱朴道人之前脾气古怪,直不愿意收亲传弟子。正因为如此,抱朴道人的锦屏峰人才凋零,要想做事的时候,只能让凌云道长门下的弟子帮忙。替抱朴道人办事,办的好的,抱朴道人也不会吝啬赏赐,这也是刘景玉千方百计为自家哥哥刘景云接锦屏峰任务的原因之。

    还有个更大的原因,自然是刘景云想当抱朴道人的亲传弟子啦!

    抱朴道人前些年不收亲传弟子,玉山派的人都以为抱朴道人是不耐烦教人。眼见着抱朴道人口气收了两个弟子后,刘景云有些坐不住了。他的灵根纯净度很高,比起单灵根的修士来,修炼的速度也只快不慢。辈子只能是个内门弟子,当然不如找个峰主的粗大腿来抱。抱朴道人亲传弟子的么名额还有个,刘景云对此虎视眈眈。

    “师伯,并无大事。”刘景玉见抱朴道人询问,赶紧回答了声。

    “哦,那就好。”抱朴道人不再说话。

    抱朴道人以前不知道凌云道长为什么不喜欢刘景玉。照抱朴道人看来,这个刘景玉虽然不算天才,但也是个好苗子,能好好培养下,也不会给他们玉山派丢脸。

    直到两年前,抱朴道人知道凌云座下几个亲传弟子的死因后,才明白了凌云道长的心结。抱朴道人不免有些看不上凌云道人。个徒弟罢了,你不想收就不收好了,就算摆在内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收了人家做亲传弟子,又不愿意好好对待人家,这不是替自己结仇吗?真不知道凌云的脑子里面的脑浆是不是团浆糊!

    “既无事,那就回去好好修炼吧!”凌云道长见刘景玉回答说没什么大事,不由得不耐烦起来。他这个做掌门的天到晚忙都忙死了,天到晚除了修炼还要炼丹,哪有时间陪刘景玉闲磕牙?没事最好,赶紧走人!他这里送走抱朴师兄后,又该开炉炼丹了。

    刘景玉呆,没想到师傅这么不给他情面,办完事没有赏赐不说,就连句夸奖的话也没有,太令人寒心了吧?

    “还愣着干什么?”凌云道长看见刘景玉杵在那里就生气,语气不由得严厉了几分。

    “是,徒儿告退。”刘景玉再不甘心,也只能就此离开。刘景玉的心里,却把凌云道长给恨上了。这么个师傅,有还不如没有呢?大哥不是亲传弟子,还能想办法去攀攀师伯的高枝,而他,顶着逍遥峰峰主亲传弟子的名头,心中的苦楚却又有谁知?

    刘景玉施了个礼后,倒退着往外走。退了几步后,刘景玉越想越不甘心,脑子中灵光闪,刘景玉想起陈三江进了丛林后特地倒回来报信的事,又停了下来。

    “师傅,弟子还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刘景玉咬了咬牙,冲着凌云道长说。

    “说。”凌云道长的话简而又简,摆明了没把刘景玉这个徒弟放在眼里。

    “陈三江师兄刚出秘境不久,倒回来让弟子问问百丈岩的外门长老,近段时间是不是没有派人出山喂阿大和阿二?弟子不解其意,故而先来向师傅······”刘景玉说的很慢,他边说边看凌云道长的脸色,打算在凌云道长震怒之前就停止说下去。结果等到说完了,也没听到凌云道长的呵斥声。

    相反,凌云道长听了刘景玉的禀报后,脸上再也没有了云淡风轻的模样,“呼”的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凌云道长在地上急急忙忙地走了几步后,又突兀地停住了脚步,转回身回到了自己的座椅跟前,只手却再也控制不住地在桌上锤了拳,大声喝骂了句:“李长青这狗杀才,让他做点小事都做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