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迷茫

    话说三天前,文梓青去战地医院向王旭阳讨个说法,王旭阳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文梓青感受到了王旭阳身上危险的气息后,正想拔腿就跑,却被来查房的李红梅医生堵住了去路。

    当时情况紧急,文梓青如果推开李红梅,倒也能来得及逃离房间。可是,文梓青犹豫了。毕竟,文梓青知道了“王旭阳”是冲着自己来的,李红梅只是个无辜被卷进来的人。就像是在地雷阵中被炸得尸骨无存的大曾和小金样。

    大曾和小金的死,文梓青虽然愧疚,但也觉得那是“王旭阳”的丧心病狂造成的,文梓青自己无愧于心。

    李红梅却不样,此时的李红梅还是活着的。因为文梓青的原因,李红梅也看到了“王旭阳”的真面目,文梓青不会去赌自己逃跑后,“王旭阳”会不会好心放过李红梅。只要看看大曾和小金的死,文梓青就知道“王旭阳”是个凶狠的人。文梓青可以预料到,他就这么走了之后,留在病房里的李红梅肯定会送了命。

    眼睁睁地看着李红梅去死,文梓青做不到。

    文梓青的迟疑,给幻化成王旭阳的刘景云赢得了往隐身斗篷里输入灵力的时间。刘景云感觉到隐形斗篷已经被他的灵力激发后,果断地抓住了文梓青,就连李红梅也没放过。

    文梓青是刘景云要带走的人,李红梅是刘景云要杀掉的人。为了掩藏行踪,刘景云肯定不会放过看到了他的真面目的李红梅。要不是小虎来的巧,刘景云会选择在这里杀了李红梅后才走。毕竟,隐身斗篷带多个人,就要消耗多些灵力。

    刘景云是个修士,虽然他才练气后期,但也不是文梓青和李红梅这样的普通人能抗拒的了的。刘景云的手像是铁钳般钳制住了文梓青和李红梅的脉门。文梓青想挣扎,却手脚酸软,提不起体内的半丝真气。李红梅连挣扎下都没有,不知道是被刘景云弄晕了还是吓傻了,直低垂着头,没有丝毫动静。

    ”放开我。“文梓青低声呵斥了句,心里却浮现出阵迷茫阵悲愤。

    这就是修士的实力吗?能翻江倒海为所欲为的修士?他直引以为傲的身手,在强大的修士面前,竟然没有点反抗的能力。

    ”呵呵呵······文梓青,你确定要我现在放开你吗?“刘景云的声音里充满了愉悦,在”雷霆小队“的几个月里,刘景云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什么事都要听文梓青这个普通人的指挥,让他直觉得不自在,更多的是憋气。

    每次见到文梓青,刘景云就忍不住会和他比较。在刘景云看来,文梓青的实力虽然在普通人里面已经是高手,但对上他们修士,却还是不值提。

    就是这么个不值提的普通人,却牵动了他师伯抱朴道人的心。锦屏峰主的亲传弟子,在玉山派不说能横着走,也是令人仰望的存在。刘景云很不甘心,却改变不了抱朴道人的决定,只能趁着文梓青此时实力比不上自己的时候折辱几分来出出气。

    隐身斗篷在飞速移动的时候,斗篷里的人根本没有感觉。要不是刘景云的这句话,文梓青还以为他们直停留在原地。

    文梓青抬眼望去,战地医院已经成了远方的个黑点,而他和李红梅被刘景云抓在手上,正在空中高速地飞行着。

    文梓青吃了惊,没想到修士的手段还真厉害,从他还要和李红梅被抓到现在,只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在两分钟内逃离了几十公里,这个速度简直比飞机还要快。

    就在文梓青思忖间,刘景云减少往斗篷里输入灵力,带着文梓青和李红梅两人渐渐地降落到了地面上。

    股枯枝败叶的味道扑鼻而来。文梓青定睛看,发现已经置身在片森林里面。

    “王旭阳,你放了李医生,我跟你走。”文梓青见李红梅虽然睁着眼睛,眼珠子却动也没有动,很明显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绑架”给吓懵了。

    想着李红梅是受了自己的连累,文梓青找到机会,赶紧替李红梅开脱。

    “你以为我傻啊?让她回去找人来救你?”刘景云对着文梓青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

    隐身斗篷是件不错的法宝,用灵力驱动后,能带着刘景云在空中飞行,速度比飞机还快。不过,这样的法宝需要消耗的灵力也是巨大的。

    刘景云身上没有灵石,全靠他自身的灵力在驱动斗篷,尽管战地医院离秘境的直线距离还不到百公里,斗篷飞进“死亡之林”几公里后,刘景云的灵力后继无力,只好停了下来。

    刘景云心里正恨李红梅拖累了他的速度,又怎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你都说了,你是修士,有翻江倒海只能,而我只是个普通人,又能到哪里找到斗的过你们修士的人来解救自己?”文梓青苦笑了声,把刘景云自己说过的话拿来还给了他。文梓青嘴里这样说,心里却猜测着自家小姑娘的实力是不是也和刘景云这样厉害?

    “小子,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抱朴师伯只要说声要收弟子,玉山派上千人都愿意拜入他门下,只有你这小子不愿意,白瞎了抱朴师伯的片苦心。”刘景云只要想起这件事,就觉得气不打处来。见多拿乔的,没见过文梓青这么拿乔的,这小子当他们玉山派是怎么?往上数个两百年,他们门派里随便个筑基期的修士,到了世俗界都是被人间的帝王供奉起来的存在。

    “王旭阳,李医生是无辜的,我们之间的事,你何必要把她给牵连进来?”文梓青不知道刘景云的名字,只好依旧以“王旭阳”来称呼他。只要有线希望,文梓青都想给李红梅争取条活路。

    “这个女人见过我的真面目,她必须死。”刘景云觉得很不耐烦,要是能放过李红梅,他又何必把人起抓出来,在医院里就放过她,还能让自己省点灵力。

    l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