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监视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在霞光的映照下,竹庐上的翠竹显得青翠欲滴。

    文竹见文梓青的目光在竹舍外的“翠玉竹”上停顿了良久,不由得向文梓青吹嘘了几句:“我们锦屏山的竹子可是仙竹,珍稀的很,有宁神静气的功效。每天在竹庐里修炼,吸收到的灵气也比旁处要多几分呢!”

    文竹这些道童也有灵根,平时除了做杂事外,也要修炼。只不过这些杂役弟子每天都有大量的事做,或是侍弄宗门的灵田,或是饲养宗门里圈养的妖兽,或是成为服侍宗门里高阶修士的道童,每天也是忙得滴溜溜的转。加上杂役弟子修炼的功法都是普通的大路货,灵根又差,所以,玉山派的杂役弟子修为般都很低,能练气入体已经是万幸。修炼到练气中期的基本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还好锦屏峰上杂役多主人少,文竹他们这些杂役弟子每天做完自己的事后,倒也还能腾出大部分时间修炼。

    玉山派杂役弟子的灵根都不大好,般都是四灵根或者是五灵根。文竹是个四灵根,他很好奇像文梓青这样的亲传弟子,修炼的速度会有多快?这才故意引起话题,等文梓青接口。

    文梓青没有搭话。不要说他根本不懂什么灵气什么灵根之类的名词,就算知道,文梓青也没打算和文竹说些什么。

    在没弄清楚抱朴道人把他抓到这里来的打算之前,文梓青的心中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又怎么会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员?说的多错的多,文梓青的性子又是比较清冷的,就算心里有再多的疑惑,他也不会对着个十来岁的小道童来大吐口水。

    刘景云直不掩饰自己嫉妒文梓青能成为抱朴道人的亲传弟子这件事。说实在的,文梓青并不相信刘景云的说法。收弟子收到要靠抢的地步,文梓青还真没见过。他宁愿相信抱朴道人对自己有所企图,也不愿意相信抱朴道人“慧眼识珠”。

    文竹见文梓青没有搭话,也自觉无趣。安排了文梓青的住处之后,转头就走。

    上个月那个叫周希的“老”男人拜师后,锦屏峰上上下下的人差点跌落了地的眼珠子。

    锦屏峰里,前几天又有峰主在俗世收的亲传弟子要回山的传言。小道童们私下猜测过,不知道这回的亲传弟子抱朴道人收下多久了?会不会像抱朴道人上个月收的那个那么“老”?他们应该叫周希为大师兄呢?还是叫文梓青为大师兄?

    锦屏峰上弟子少,杂役小道童们要做的事也相对的少了很多。他们的灵根又不好,心知就算勤勤恳恳天修炼二十四个小时,百多年后最多也就是个练气中期的成就。到那时寿元尽了,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因此,有些想的开的杂役弟子天只用很少的时间来修炼,整天东家长西家短的自得其乐。抱朴道人只要这些杂役不去烦他,其它也懒得多管。

    因此,在文梓青还没到锦屏峰的前两天,小道童们已经开了赌局,押文梓青是个年轻人的占了半,压文梓青也是个老头的小道童也占了半。

    今天见到文梓青的真人后,小道童文竹正巴不得快点向其他道童吹嘘吹嘘自己的手资料:新来的峰主亲传弟子是个年轻人,看上去很有威严,根本不是秀竹的“老”主子能比的。

    吹嘘完后,文竹还有两个灵珠的赌资可以收呢!因此,尽管文竹觉得自己的新主人有些冷淡,也没能浇灭他心中八卦的那把火。

    小道童文竹走后,文梓青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念头,躺在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天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最重要的是太过匪夷所思。

    切未知之前,文梓青保留了他前世的好习惯:养精蓄锐。

    觉睡醒后,文梓青只觉得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昨天吃了早饭后,文梓青到现在水米未能粘牙,到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

    文梓青睁开眼睛,看见全然陌生的环境,马上想起了昨天发生的切。

    忽然,文梓青背上汗毛直立。他敏锐的五感告诉他,有人在偷窥他?

    文梓青下了床,在地上舒展着身子,双眼睛却把这件房舍的四周都看了遍。没有?怎么会呢?文梓青有些奇怪。

    文梓青的感觉向很敏锐,基本上没有出过错。就是靠着这敏锐的感觉,文梓青躲避开了很多次的危机。个在暗中偷窥的人?是敌?是友?还是这里的主人抱朴道长?文梓青的脑子里瞬间出现了这么多的疑问。

    房门外传来声细响文梓青脸上并没有露出声色,慢悠悠的转了个方向后,脚下轻若无声地地走到了门边。

    竹制的房门被文梓青迅速地拉开了。门打开,个端着托盘的小道士踉踉跄跄地跌了进来,正是昨天招待文梓青的小道童文竹。

    文梓青肩膀顶,托住了文竹即将摔倒的身子,他的手也没闲着,扶住了文竹手上即将倾斜的托盘。

    好险,碗浓稠的白粥差点就倒在了地上。

    “吓······吓到我了,文师兄你怎么开门也不说声?”文竹伸出只空闲的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嘴里抱怨了句。虽说文竹是服侍文梓青的道童,在称呼上,按照修真界的规矩,文竹称呼文梓青是师兄。

    文竹有些尴尬,他就来送个早餐而已,眼见着日上三竿,文梓青还没有起身,文竹抱着拍新来上司马屁的念头,从厨房里端了厨娘专门为文梓青熬制的碗白粥,又央求厨娘给切了碟香喷喷的泡菜,这才来到文梓青住的院落里。

    见文梓青的房门紧闭,文竹不敢大声呼唤,只好站在门外听听房里的动静。没想到就站在门外会儿功夫,文竹就被文梓青抓了个正着。

    这下······新来的文师兄会不会认为我想探听他的动静呢?文竹的心里有些忐忑。他害怕被文梓青责罚,只好趁着文梓青刚来,还不懂修真界规矩,先出口把责任推到文梓青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