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文竹

    灵米里面不仅没有杂质,还蕴含着丝灵气。修士吃了灵米后,不仅不用排出半点杂质,修士的身体还会把灵米转化成灵气留在自己的经脉中。就算吃灵米每次留下的灵气不多,但是日积月累的,留下来的灵气就不算少了。

    抱朴道人的灵米,这么多年来还没见他给别人享用过,就连掌门凌云道长来到锦屏峰做客,抱朴道人都是吩咐上碗清水打发了他。

    比文梓青先进门的周希,来了个多月了,文竹也没见过抱朴道人在他身上耗费过颗灵米。

    文梓青还没进门就能得到抱朴道人这般的厚爱,在文竹看来真是祖坟上冒了青烟的大好事。

    碗粥并不多,文梓青就算是慢慢地吃,十分钟后也就吃完了。

    放下的空碗后,文梓青对文竹说:“小兄弟,麻烦你向这里的主人说声,就说我想见他。”

    “哦?哦。”文竹的眼睛盯着文梓青吃粥,脑子里正想着另外的事,猛不丁听到文梓青说话,半晌才明白过来。

    “文师兄,咱们真人有空闲的时候,自会召见与你,还请文师兄不要心急。”文竹以为文梓青想见抱朴道人,是为了能早日拜师,毕竟修真之人与天争命,谁又不想早些修炼寻求大道?

    文竹怕文梓青心急火燎的模样会得罪抱朴道人,赶紧规劝了声。反正文梓青个亲传弟子的名头是跑不掉的了,抱朴道人向沉迷于修炼,最讨厌别人去打扰他。文竹觉得,看昨晚抱朴道人对文梓青副对待珍宝的模样,肯会会把事情给安排好的。修真界的规矩,拜师也要选个黄道吉日。文梓青自己这么急巴巴地凑上去,反倒是落了下乘。

    “不能见吗?哦,我差点忘了自己是被抓来的人质。”文梓青听了文竹这样回答,也没有再说别的,站起身回到床边躺了下去。

    “不是的不是的,文师兄你不是人质,是咱们真人的亲传弟子,等真人有空,马上会召见文师兄您的。”文竹脸都吓白了,只知道挥着双手解释着。文竹是怕文梓青记恨自己。看文梓青这副模样,青竹如果不解释的话,肯定会被认为是拦着文梓青见抱朴道人的“罪魁祸首”。

    这回,文梓青连哼都没哼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摆出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实际上,闭着眼睛的文梓青五感更敏锐了。他可以肯定,从他起床到先在,那道监视着他的视线直没走。会是谁呢?他到底躲在哪里才能避免被自己发现?

    文梓青的心里有些兴奋,在特种部队里,怎么发现目标也是又课程训练的。文梓青之前不用怎么训练,就能准确地说出十米开外潜伏着的对手。可在这里,他的五感似乎失灵了。明明知道有人在偷窥,他却找不出来。

    果然······还是我太弱了吗?文梓青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莫名其妙被抓到了这里后,文梓青心里唯放不下的就是他的

    小丫头。他曾经发过誓,这辈子要尽他所能,给周园园个和美安详的生活环境。可如今,他自身难保,他的誓言会随风飘逝吗?

    文竹见文梓青还是副懒洋洋爱理不理的模样,心里更是惶恐,急急忙忙解释着:“文师兄,真人是让刘师兄把你给好好请回山的。都怪那个刘师兄,对了,就是那个刘景云,他自己领会错了真人的意思,居然先把文师兄给抓来了。文师兄,您可千万别误会,峰主对文师兄可是喜欢的很,就像是对自己的血脉后辈般,这么珍贵的灵米,给就是百多斤哩!还交代了又交代,让我每天盯着厨娘给师兄煲粥······”

    文竹越说越多,把自己知道的事项项说给文梓青听,就怕文梓青误会了抱朴道人的片慈爱之心。

    “是吗?真的是刘景云会错了意?道长他对我没有丝毫恶意吗?”文梓青听文竹这样解释,“呼”地声从床上坐了起来,说:“既然这样,还请小兄弟去向道长说声,梓青资质愚钝,不堪道长厚爱,不如就此别过,大家都好。”

    “什么?”文竹惊呼了声,整个人都愣住了。过了半晌,文竹才回过神来。

    “文师兄,你再好好想想,这修仙的机缘可不是谁都有的。峰主的亲传弟子,更加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当上的······”文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片乱哄哄的,翻来覆去也只是这几句劝说的话。

    “文竹,带他过来。”个威严中带着沧桑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抱朴道人。

    与此同时,文梓青可以感觉到那股直窥视着他的视线,在屋里转了圈后,离开了。

    文竹愣,才明白了抱朴道人说的这个“他”应该指的就是文梓青。文竹为了向文梓青卖个好,特地轻轻地吩咐了句:“文师兄,真人的威严不容冒犯,见了真人,你可不要再说要回家之类的话了,会······”文竹的眼睛向窗外瞄了眼,伸出只手掌在自己的颈部比了个手势。

    文梓青的眼睛缩,心下对抱朴道人的脾气有了两分了然。

    看来,不管怎么样,他都应该虚与委蛇先,要不然丧命在这里,他家小丫头可怎么办?

    和文梓青的院落相隔五十米的主院里,抱朴道人从他平时修炼时坐的蒲团上站起身,负着双手走到了窗前。

    窗外的竹林里,“翠玉竹”绿莹莹的,在朝阳中伸展着身姿。阵罡风吹过,竹林里的竹子被吹的东倒西歪的。等罡风过后,根根竹子又重新站直了身躯。

    抱朴道人最喜欢这片竹林,他直以“竹”自喻。抱朴道人的修仙路并不平坦,路上的坎坷只有他自己内心才明白。

    竹性坚韧,不管经历狂风暴雨还是雨雪风霜,等它喘过口气,又能傲然直立。修真路上,最不缺的就是那枉死之人,抱朴道人为了活命,前些年死在他手底下的修士不计其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