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激动

    抱朴道人决定:如果周希或者文梓青在他寿元耗尽之前进了他的门下,说明老天也支持他夺舍。要不然,就是天意让他就此泯灭罢了。

    这些年来,抱朴道人边矛盾着边又期待着,矛盾着自己到底要不要相信这个“天意”,又期待周希或者文梓青能“送上门来”。

    周希的玉牌送到长乐观中的时候,抱朴道人大喜若狂。他认为,老天还是站在他这边的,不忍心见他就此消亡,才“派”了周希前来“拯救”他的神魂。

    在阆苑秘境等周希到来的那半个多月里,抱朴道人根本静不下心来修炼。他天天盼着周希快点到来。

    等到伍秀云终于把周希带到抱朴道人跟前时,抱朴道人惊呆了。

    修真无岁月,五六十年对抱朴道人来说是弹指挥间。可周希不样,昔日灵秀的小童已经成了个耋耄老人,抱朴道人的心哇凉哇凉的。

    这样的副躯体,能承受的住他夺舍时的冲击吗?等他夺舍成功,万周希的躯体承受不住,他岂不是白白忙活场?

    在等到周希到来的半个多月里,抱朴道人太激动了,天天去玉山派几个峰主那里去窜门,天天嘴里说的就是自己即将到来的亲传弟子周希。

    抱朴道人的心思不难猜,几个峰主都明白,抱朴道人这是向他们讨要回礼来了。玉山派的规矩,每个峰主收亲传弟子的时候,其它峰主或者长老都要给见面礼。抱朴道人这么多年来没有收过亲传弟子,这见面礼却给出去不少,算起来,也是笔不少的财富呢!

    可现在,周希是来了,形象却和抱朴道人所期待的相差的太远。带着个这么“老”的徒弟去其它峰主那里窜门,抱朴道人觉得自己的脸皮还没有这么厚。

    更让抱朴道人担心的是,周希这副六十多岁的皮囊,修炼起来速度到底快不快?

    抱朴道人只好做两手准备。方面,他把后山自己早年住过的洞府拨给周希住,并在洞府中设了几个浸泡的池子,让周希每天浸泡灵药浴洗髓伐毛,以此来刺激周希身体里各项细胞的活力,最好能让周希脱胎换骨,达到抱朴道人的要求。

    当然,洗髓伐毛的药浴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其中的苦楚只有当事人周希才能明白。要不然,抱朴道人也不用把周希安排到那么僻静的地方了。

    另方面,抱朴道人想起了文梓青,个比周希资质还要好几分的男童。

    抱朴道人掐指算,离上次见过文梓青,时间也才过去十几年,昔日的男童此时应该正当青年。和周希那具已经走向衰老的躯体相比,抱朴道人当然希望能换上具年轻的躯体。抱朴道人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明明知道有更好的夺舍备胎不去用,抱朴道人觉得浑身都不得劲。

    周希每天都要泡药浴,这些药只能抱朴道人盯着周希每天泡浴后的情况,对药材适量的增增减减。抱朴道人抽不开身子去世俗界找文梓青,只好在门中发布任务,让人替他出山寻找文梓青。

    刘景云前些年直混在世俗界,对华夏的局势比较了解。抱朴道人给出的资料也很详细,刘景云几乎思索,就知道了文梓青的确切身份。

    刘景云知道文梓青在前线参战后,利用“隐息戒指”,特地幻化成王旭阳的模样混到了文梓青的身边,文梓青没有防备之下,被刘景云带回了玉山派。

    抱朴道人昨晚晚没睡,也没有修炼。抱朴道人豪情万丈,文梓青的到来让抱朴道人觉得,自己的长生大道再次变得平坦起来。

    大早,抱朴道人就放出神识监视着文梓青,他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了个陌生的环境中,会不会大失分寸?为了调理好文梓青这具他看中的身体,抱朴道人甚至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灵米给文梓青煲粥喝。

    文梓青喝的越香,抱朴道人的心里越高兴。能承受的住灵米中灵力的身体,更是让抱朴道人垂涎万分。

    文梓青不知道抱朴道人的打算,但是,文梓青对抱朴道人的“请人”方式非常反感。见贤思齐见微知着,就冲着抱朴道人不顾他的意愿抓他来到这里,文梓青都只能往最坏的方面想。

    文竹把文梓青带到抱朴道人住的住院,看着文梓青进了院子,文竹自己找了个角落坐在了地上,等待文梓青出来。锦屏峰的规矩,未经传唤的人不得进入抱朴道人住的主院。文竹目前的身份是服侍文梓青的杂役,没有抱朴道人的命令,他只能在门口等着。

    文梓青进门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任由抱朴道人打量着自己。

    在普通人中,文梓青的身形堪称完美。米八的个子,百四十二斤的体重,宽肩窄臀,全身上下没有丝赘肉。站立时如同青松般挺拔,配上他微黑的肤色,只需看上眼,就觉得他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看着文梓青这具年轻而又充满了力量的鲜活身体,抱朴道人越看越满意,满是皱纹的眼角不由得往下弯了弯。

    “文梓青,你可愿拜我为师?”抱朴道人见文梓青言不发,忍不住先开了口。

    “不愿意。”文梓青冷着张脸,回答了个让抱朴道人觉得非常意外的答案。

    “你可知我玄门弟子,能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你为何不愿意跟我修仙?”抱朴道人以为文梓青不知道修士的厉害,赶紧吹嘘了几句。

    “与日月争辉与天地同寿?不知道长今年多大岁数?”文梓青的眼神盯着抱朴道人,似乎在思量抱朴道人话里的真假。

    “老夫今年五百九十有六。”抱朴道人说起自己的年龄,既觉得心酸又有些自豪。心酸的是,离六百年的大限,他只有三四年的时间了,自豪的是,和抱朴道人同年出生的人中,又有几个能活到他如今这般年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