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八卦

    抱朴道人见文梓青虽然没按着他的口风称呼自己为“师傅”,却还是照自己的意思乖乖地修炼去了,心中的怒火才平息了些。

    “抱朴长老,对不起,我不知道梓青哥哥有事。”何晶晶见到抱朴道人生气,赶紧扮可怜。

    在逍遥峰杂役弟子们的嘴里,抱朴道人就是传说般的存在,众人都说抱朴长老潜心修炼,很少离开他自己的住所,何晶晶才大着胆子来找文梓青。

    何晶晶来锦屏峰之前,也没想过自己竟然能见到抱朴道人,想起杂役弟子们说起抱朴道人时的崇拜,何晶晶的心里虽然有些害怕,双眼睛却迸射出激动的光芒。

    抱朴道人眉头皱了皱。个杂役弟子,也敢向他搭话?

    刚刚何晶晶对文梓青说的话,抱朴道人听到了两句。何晶晶对着文梓青说自己如何如何想念他,文梓青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反驳。难道何晶晶和文梓青居然是恋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何晶晶说不定以后还能派上用场。

    抱朴道人想到这里,才按捺住了心中对何晶晶的杀意,转过头,板着脸对何晶晶说了句:“锦屏峰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女孩子家家的,不知廉耻可不是什么好事!”

    何晶晶见抱朴道人和自己说话,心中还有些自得。听明白抱朴道人话里的意思后,何晶晶只气得张口结舌,有心想找句话来反驳抱朴道人,在抱朴道人的气场下,想了半天脑子里还是空白片。

    “以后未经传唤不准上山,去吧!”抱朴道人才懒得理会个杂役弟子会不会生气,挥了挥衣袖,把何晶晶从峰顶给挥到了半山腰。

    半山腰处,是锦屏峰大部分杂役弟子的住处,只有青竹秀竹玉竹灵竹几个杂役,才有资格跟着主人起住在峰顶的“青竹小舍”里。

    抱朴道人知道何晶晶是伍秀云的人,特地个凌云道长留了两分面子。抱朴道人没有伤害何晶晶的打算,他的袍袖挥出的时候,带上了丝柔和的暗劲。

    何晶晶只觉得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卷上了半空中,还没等她醒过神来,接着又被那股力量推着自己从峰顶路往下坠。

    这是百多米的高峰啊!自己这么摔下去,不会被摔成肉饼吧?突然间的失重感觉让何晶晶迷迷糊糊的,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后,何晶晶大声尖叫了起来。

    她只是来找梓青哥哥说说话,顺便拉拉关系而已,这个抱朴道人怎么这么凶啊?何晶晶哭的稀里哗啦的。

    锦屏峰半山腰的块大青石上,四五个杂役弟子正坐着在八卦。其中个就是文竹。

    大半天的时间,文竹都被帮杂役弟子拉着,求他说说新来的亲传弟子文梓青的事。

    说起文梓青,文竹还是挺自豪的。他们这些杂役,最怕的就是碰上个暴虐的主人,个不好,被主人打的头破血流的也不是少数。

    抱朴道人生气的时候不打人,抱朴道人生气的时候,他跟前服侍的杂役第二天就没出现过大伙们的眼前。修真界什么手段没有,杂役弟子们心知肚明,失踪的杂役多半已经消失在这个世间。

    文竹刚被抱朴道人指定去服侍文梓青的时候,心中还忐忑了好久。杂役弟子灵根差,如果没有丹药和灵石的辅助,注定在修仙路上走不远。所以,能够跟个好主人成了每个杂役弟子最好的选择。主人脾性好的,修炼到高阶后,也会记挂杂役弟子的辛苦,随便赏赐点丹药灵珠下来,就够杂役弟子受益的了。

    可相对的,贴身服侍主人的杂役危险也大,碰上个心性不好的,文竹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命去享受主人给出的好处。

    经过三天的接触后,文竹对自己的主人文梓青很满意。

    文梓青看上去冷淡,实际上是个很好服侍的人。要不是抱朴道人不准文梓青走出院子的门,文竹估计,连送饭的事,文梓青都不会让他做。遇上这么个面冷心热的主子,文竹准备紧紧抱住文梓青这根“粗大腿”。

    以文梓青修炼的资质,加上抱朴道人不吝啬提供修炼资源,不出意外的话,以后肯定有出息。文竹这个开始就跟着服侍的杂役,应该也能跟着沾点光。

    因此,今天上午何晶晶找上门来的时候,文竹听何晶晶自报家门说是文梓青的“未婚妻”,赶紧狗腿地把人往“青竹小舍”里领。修真界,未婚妻的名头比妻子的名头还好用,男修们讨好起未婚妻来,那手段多的层出不穷。

    等文梓青与何晶晶坐下闲谈后,文竹还贴心地离开了“青竹小舍”,以免打扰了文梓青他们两个“小"qing ren"”相会。

    难得的空闲时间,文竹决定找以前的朋友吹吹牛,这才来到了半山腰。

    眼见着太阳西斜,口干舌燥的文竹正准备回峰顶的“青竹小舍”喝口水,顺便看看那对“小夫妻”怎样了。大半天的时间,想来文梓青他们不管怎么“相会”,应该也差不多了。

    “好了好了,我该走了,会儿主人该叫我做事了。等下回有空,再找大家聊天。”文竹从大青石上跳了下来,对着小伙伴们挥了挥手。

    “文竹,再聊会儿,你不是说文师兄刚从世俗界进秘境吗?他的未婚妻怎么会在我们秘境里,还找过来了?”个豁牙的小个子杂役把拉住了文竹,不想让他走。这八卦听到半,吊的人心不上不下的难受。

    “小江,人家怎么成了未婚夫妻的事,我怎么知道?要不你自己去问问文师兄?”文竹见小江话里的意思是说他胡说八道,不由得拉下了脸。这未婚妻的名头能乱认的?那女人不会这么不要脸吧?

    突然间,声尖锐的惨叫正从峰顶传来,不到半分钟时间就来到了文竹他们跟前。

    紧接着,个人影从天而降,“扑通”声摔到了地上,溅起了堆尘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