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打劫

    何晶晶屁股着地,虽说摔的不是很疼,可心里的挫败感怎么也挥不去,在京都的时候,有何书敏罩着,何晶晶直是大家捧在手心里的角色。到了阆苑秘境后,何晶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就连个炼气期的小萝卜头都敢对她呼呼喝喝。要不是她灵机动说自己是梓青哥哥的未婚妻,这锦屏峰她今天根本上不去。

    何晶晶越想越伤心,不由得坐在地上小声地啜泣起来。

    “何······何晶晶?”被何晶晶称做“炼气期的小萝卜头”的文竹凑过去看,地上这个哭的满脸花的女孩子,正是他上午带去见文梓青的何晶晶。他明明看到何晶晶和文师兄相谈甚欢,也不对,是何晶晶看见文师兄就高兴地冲了过去。文师兄脸上的神色向是冷冷淡淡的,根本看不出他高兴还是不高兴。

    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何晶晶没有被文师兄从院子里赶出来。文竹还以为两人正“郎情妾意”中,没想到这何晶晶竟然被人从峰顶扔了下来。会是谁呢?文梓青目前的修为不大可能做的到,剩下的就是抱朴道人了?

    抱朴道人不喜欢何晶晶来找文师兄?文竹的脑子里弯弯绕绕了会儿,才找出了这么个结论,脚下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离何晶晶远了点。

    文竹年纪虽小,脑子却很聪明,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多杂役中,单单就是他被抱朴道人给挑中。

    何晶晶?不就是文竹刚才八卦时说的那个人吗?文师兄的未婚妻啊!旁边几个杂役弟子对何晶晶有些好奇,不由得围了过来。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天香国色,才把文师兄给抓牢了。

    “呃?”何晶晶听到文竹的声音,这才发现身边有人。何晶晶抬头看了眼,几个锦屏山的杂役正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何晶晶吓得哆嗦,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声不吭地往山下冲去。

    “何师妹,怎么跑这么快啊?身后又没人追你。”小江嘴巴贱,见何晶晶跑了,还不忘在嘴里撩上句。

    “小江,别乱说话。”个马脸修士拉了拉小江的袖子,提醒了句。

    小江见马脸修士的眼睛直往山顶张望,脸都吓白了。他的脑子再笨,现在也明白这个热闹不是自己凑的起的。

    时间,几个杂役弟子做鸟兽散。

    文竹也缩着脖子悄悄地回到了“青竹小舍”。还好,抱朴道人已经回了自己的主院,文竹站在院子里,只听到房里传来文梓青修炼时绵长的吐息声。文竹松了口气,不敢再乱跑,盘膝在院子里铺着石板的地上坐了下来,修边炼边等待文梓青的召唤。

    周园园不知道何晶晶被抱朴道人赶走了,就算知道,周园园也不会放弃搜刮抱朴道人藏宝的打算。

    后山的禁置没多高级,混沌珠三扭两扭的,不到分钟时间,混沌珠已经置身在禁置之内了。

    这是个山洞,在不知道山洞里安全与否的情况下,混沌珠没有让周园园走出试炼世界。

    混沌珠慢悠悠地飘着,方面查找着山洞里还有没有别的禁置,另方面方便周园园看清楚整个山洞的情况。

    整个山洞看上去干燥而又洁净,里面有单独隔开的几个石室,还有个大大的厅子,厅里摆着桌椅,还有水杯茶壶之类的,应该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混沌珠飘进了离出口最近的个石室,发现这里是个炼丹房。个大大的炼丹炉放在正中间,底下却没有燃烧着的火焰。混沌珠靠近感受了下,说:“主人,这个丹炉几天前刚用过,上面还有点余温呢!”

    “珠珠,去隔壁找找有没有炼制好的丹药。”小玉提醒了声。

    每个会炼丹的修士都不会把炼制好的丹药放在炼丹房里。炼丹是件复杂的事,没有个炼丹师能保证每炉丹药都会成功,炼丹炼到半发生炸炉的事简直不要太多。丹炉都会炸开,放在房内的东西很大机会受到波及。因此,炼丹师们般都会把炼制好的丹药储存到别的地方去。就连炼丹用的材料,也是炼份拿份,不会放在这里白白浪费。

    混沌珠听了小玉的话,飘进了第二间张石室。

    果然,这里靠墙摆着几个木架子,架子上满满都是装着丹药的玉瓶和装着灵植的玉盒。

    “辟谷丹,蕴灵丹,清心丹,筑基丹,补灵丹······好家伙,竟然还有结结丹”混沌珠个玉瓶个玉瓶地看过去,看的它直流口水。就算这些丹药对混沌珠没用,可是,丹药直是修士们的硬通货,就像世俗界的黄金样,随时可以变现。混沌珠只要想起这么多丹药都可以让周园园拿去换灵石,就高兴地上下直蹿。灵石啊!好多好多的灵石,里面的灵气是混沌珠补充能量的最佳选择。

    想着自己躺在灵石堆里打滚的画面,混沌珠简直有点飘飘然起来。

    “珠珠,磨蹭什么?赶紧都收了,到时候回去再看。”小玉见混沌珠又有点脱线,赶紧提醒了声。珠珠这家伙,时不时来个脑补,小玉也是看的醉了。他们现在是来“偷”东西的啊!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混沌珠这家伙偷个东西还走神,万被抱朴道人发现了不就麻烦了?

    “好哒老大。”混沌珠被小玉吼了句,醒过神来,赶紧把架子上的东西股脑儿往它的试炼世界里收。混沌珠的试炼世界地方够大,随便划小块地方出来,就能摆好多好多丹药和灵植了。

    混沌珠收了架子的丹药后,想了想,剩下的连架子带东西股脑儿都收了。混沌珠收完后,回头看看房间里只剩下个光秃秃的架子,脆也给收了。

    哇哈哈哈哈······抱朴老头如果看见这么多东西都不见了,不知道会不会心痛的捶胸顿足?周园园见混沌珠像是龙卷风样把房间里的东西卷了个空,郁闷的心情才算是好了点。

    果然,打家劫舍什么的,妥妥的治疗忧郁症啊!周园园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