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秀竹

    周希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学会了玉山派的完整功法。 更新最快把筋脉里多余的灵气,成功地存贮到了丹田里。

    抱朴道人每天都会过来检查周希的修炼结果时,都会紧锁眉头,发出一声长叹。抱朴道人是替周希可惜,周希的资质虽好,可惜修炼的太迟了,现在的周希,身体的各项机能已经在衰退的阶段,就算有灵力的滋润,始终及不上年轻人。

    其实,抱朴道人是有些憎恨自己的优柔寡断,如果他不是要等着“上天”的裁决,一早就把周希带回山的话,周希的这副身体算的上绝佳。可是,事已至此,抱朴道人只能想想别的办法,看还有没有的补救。

    周希虽然不明白抱朴道人愁眉苦脸的叹息是什么意思,却也没有多想。在周希看来,他只是为了遵守诺言才来到玉山派的,对于得道成仙什么的,周希自己根本没有奢望过。修炼的速度快还是慢,周希也没有多在意。

    周希引气入体后,抱朴道人让他每天抓紧时间修炼,还特地派了个小道童秀竹来服侍周希。

    秀竹今年十四岁,和锦屏峰大部分杂役弟子一样,秀竹是个四灵根的修士,已经有练气二层的修为了。

    刚进入练气一层的周希还不能辟谷,秀竹每天去半山腰的厨房里,把周希的饭菜拿回洞府里,等周希吃完后,又把饭碗什么的送回厨房去。周希不好意思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替他忙里忙外的,几次提出自己出去吃饭,不用秀竹跑来跑去这么辛苦。

    秀竹吓得“扑通”一声跪到在地上,连声哀求着周希不要赶他走。为了服侍周希这个机会,秀竹和一众杂役弟子抢破了头。如果才这么几天时间就被周希赶走,秀竹可以预料到,等待着他的事众多杂役弟子的白眼和嘲笑。

    从秀竹嘴里,周希知道修真界的一些规矩,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个亲传弟子的身份居然在门派中还有这么高的地位。整个玉山派中,亲传弟子的名额不过十五人。

    周希不是个迂腐的人,见秀竹乐在其中,也就没再说让秀竹走之类的话。

    抱朴道人安排给周希住的这个洞府,看上去虽然简洁,里面的配置却算得上一应俱全。卧室书房练丹室什么的一应俱全。除了一间丹药室周希不能进去之外,其它的房间都归周希使用。

    不过,这些房间除了卧室之外,周希都用不上。一开始,周希练功之余,还兴致勃勃地跑到书房找书看,却发现修真界的书房和他以前的书房大不相同,这里的书房,书架上摆的不是书,而是一块块的玉简。

    周希傻眼了,抱朴道人很少出现,也没教过他怎么“看”玉简,而秀竹碍于身份,没有资格进入书房,自然也不能指点周希“看书”。

    抱朴道人说过不准周希到处乱走,周希只好躲在洞府里修炼。周希已经是练气一层的修士了,在修炼的时候,灵气在周希的经脉中运转时,周希能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面的细胞是愉悦的。不过,周希毕竟年纪大了,经脉比不得年轻人的柔韧,修炼了半个多月,丹田里只贮存了一层薄薄的灵气。

    抱朴道人每天都来,而且每天都会替周希把脉,检查检查周希修炼的进度。

    抱朴道人发现周希的修炼速度没有他预想中的顺利后,顿时急了。

    钻进书房里看了几天的玉简后,抱朴道人才一身疲惫地钻了出来,宣布要替周希“锻体”。周希问了抱朴道人什么是“锻体”后,不由得沉默了。

    说实话,抱朴道人这些天对周希算的上尽心尽力。周希有心想反对抱朴道人的安排,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来了修真界小半个月的周希,虽说不明白“锻体”是怎么回事,但光听着这两个字眼,也可以想象的出其中的凶险性。

    抱朴道人性子急,在一天之内就准备好了替周希锻体的药汁,把周希带到了这个密室里,让周希浸泡药汁。

    周希第一次浸泡的时候,抱朴道人一直在旁边守着,看着周希的身体承受情况,往里面慢慢地添加药汁。

    周希从一开始酸酸麻麻的感觉,到后面的疼痛难忍。

    抱朴道人让周希在水池中运起功法吸收灵气。等灵气在周希的身体内运行的时候,疼痛的感觉缓解了许多。

    接着,抱朴道人又往里面添加了一些药汁,一**的疼痛感又占据了周希的感官。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周希用了三天时间,才完成了第一次锻体。

    抱朴道人过来查看了周希体内的经脉后,发现经脉不仅拓宽了一分,柔韧度也提高了一分。一直皱着眉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第二次,抱朴道人依旧守着周希,慢慢地往池子里添加各种药汁,周希疼痛难忍的时候,抱朴道人甚至在周希的头顶上注入自己的灵气,帮助周希和药汁做斗争。这一回,周希浸泡在药汁里,感觉到了刮骨般的疼痛。

    几天后,周希再一次撑了下来。

    三天前,抱朴道人调制好药汁,正打算盯着周希做第三次浸泡。

    秀竹进来禀报,说刘师兄把人带回来了。抱朴道人愣了愣后,把手里的药汁全都倒进了池子里,又拿了个小瓶子给秀竹,让他盯着周希浸泡。然后给池子里适量地增添小瓶子里的灵液。自己急匆匆地走了。

    这一次的药汁比哪一次都让周希难以忍受,周希刚下池子,就觉得药汁像是钢刀一样刮着他的肉,周希痛的从池子里跳了起来。

    还没等周希说话,秀竹的双手动了动。周希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失去了控制,又重新掉进了池子里。

    在剧烈的痛楚中,周希听到秀竹喃喃的声音:“周师兄,这东西是秀竹需要的,反正你有抱朴真人看顾,怎么也不会死。小云没有这瓶东西,却非死不可。周师兄,东西我拿走了,就算是秀竹欠你的,以后有机会肯定还你。”

    周希在剧烈的疼痛中晕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