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暴虐

    抱朴道人站在周希的卧室里,看着原来放着蒲团的地方露出了一个空荡荡的洞口,眉头都拧了起来。 更新最快

    那个紫色的蒲团,抱朴道人是从他师傅天炎真人留下的储物戒指里找到的。

    抱朴道人不认识这只蒲团的材质,看上去有点像是清心草,却又不是清心草黄扑扑的颜色,紫色的清心草?抱朴道人还真没见过。或者是为了好看故意用紫苏的汁液把蒲团染成这样子的?抱朴道人想到这个可能性,不由得直皱眉头。

    修真界有种植物叫紫苏,它的汁液就是天然的染色剂,用紫苏汁液染色的布料,会散发出一种类似于茉莉花的香味。有很多爱美的女修,就喜欢穿紫苏染制的布料。有些女修甚至把夏天用的凉席和垫子也用紫苏染成紫色,让自己的闺房里充满了紫苏的清香。

    紫色的蒲团让抱朴道人觉得有些娘气。抱朴道人几百年没有开过窍,一直不喜欢和女人有关的东西。蒲团虽然没有紫苏的香味,但抱朴道人认为,蒲团的香味应该是时间久了,才渐渐地消失了。

    正因为抱朴道人对女修的厌恶,才一直没有拿出蒲团来给自己用过。自然也发现不了蒲团能抵抗心魔的神作书吧用。

    也怪不得抱朴道人这么没见识。

    在万年前,小玉还在沉睡的时候,这个时空的修真界发生过一次大震荡,那一次,好多高阶修士突然间猝死。修真界的传承本来就是一代传给一代。猝死的高阶修士多了,很多传承变的不再完整。

    上万年过去了,很多事湮灭在了时光的洪流之中。

    抱朴道人的认知中,只知道清心草是炼清心丹的主药,并不知道千年的清心草有驱除心魔的神作书吧用。要不然,抱朴道人肯定会把这个蒲团当成宝贝,要知道,抱朴这些年来不能进阶,就是心魔在神作书吧祟。

    千年清心草经过了十次雷劫后,灵气内敛,看上去平平无奇,就像是修真界普通的杂草一般。也不能怪抱朴道人见识不够。

    蒲团只是因为够大,才被抱朴道人用来掩盖住卧室里的洞口,倒是让周园园捡了个大便宜。

    卧室底下的密室一早就有,不知道是玉山派哪一个修士弄出来的。抱朴道人搬进来后,发现了那个密室。不过抱朴道人一直没想过要怎么利用起来,才一直闲置着没理。

    那三个池子却是抱朴道人前些天特地为周希准备的。修士的手段强大,几个青石池子,抱朴道人在一刻钟之内也就弄好了。

    抱朴道人的锻体秘法来自天炎真人的储物戒指里,在没有看到这本秘法之前,抱朴道人根本没想过修真还有“体修”这个流派。看了秘法上所说的“几次锻体后,修士的肉身强度堪比法宝”这一句话时,抱朴道人动了心。

    反正周希的身体他不是很满意,不如试试锻体秘法,如果能成,他以后的选择也就多了一个,如果不行,抱朴道人想着还有文梓青这个后备。

    抱朴道人第一次使用锻体秘法,也不知道效果怎样。因此,抱朴道人也没有张扬,看到秘法中说锻体的时候痛苦万分,抱朴道人怕周希忍不住会痛呼出声,这才找了这么个僻静的地方。

    可以说,周希,就是抱朴道人的第一个锻体的实验对象。第一次第二次的顺利,让抱朴道人心中燃起了希望。他有预感,三次锻体成功的周希,身体强度肯定比抱朴道人目前的身体还要强上几分。

    蒲团的失踪,让抱朴道人心生警惕,他害怕密室里的周希有什么不好,赶紧跳下洞口,沿着密道一阵疾跑。倒是忘了密道里还有一个禁置。

    抱朴道人的心沉入了谷底,密室中空无一人,不要说周希,就连秀竹也不见了踪影。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池子里,药液中飘浮着一层碎小的皮肉,在周园园到来之前,周希身上的皮肉进行着不断的被药汁冲刷下来,又不断地愈合里这个过程,三天的时间,可想而知池子里碎肉的数量并不少。更让抱朴道人抓狂的是,池子中还有很多血。

    锻体的药汁事抱朴道人亲手配置的,没有谁会比他更了解,那几十味药融合在一起后,药性的暴虐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没有百年玉髓的中和,周希肯定抗不过这一波的疼痛。

    抱朴道人闭上双眼,感受着密室中的各种气味。过了良久,抱朴道人睁开双眼,他脸上的神情变得暴虐无比。

    整个密室中,并没有玉髓的气味。抱朴道人记得他明明交给秀竹一瓶子的玉髓,那些玉髓哪里去了呢?

    池子里的碎肉看起来有些恶心,抱朴道人想起周希这么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融化”在了药汁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抱朴道人不愿意再次面对自己的失败,转过身子往外走。

    正在这时,秀竹的身影出现在密室门口。

    看见池边站着的抱朴道人,秀竹下意识中转身就逃。抱朴道人既然在这里,秀竹以为他偷了玉髓的事被抱朴道人发现了。

    抱朴道人是个金丹修士,五感何其敏锐?刚才秀竹进来时,抱朴道人是因为心神剧烈震荡之下,才没有先知先觉。待得秀竹施展身形想跑的时候,抱朴道人回过神来,伸手凌空一抓,秀竹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一般,被拖进了密室。

    挣扎中,秀竹怀里的小玉瓶再次掉了出来。抱朴道人捡起地上的小玉瓶后,马上可以判断出瓶子里的玉髓还有大半瓶。抱朴道人的鼻尖闻到秀竹身上残留的玉髓气味后,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该死的!是这狗杀才偷用了玉髓,坏了自己的大事!

    “真人,小的”秀竹正想求饶,一只大手当头拍了下来。

    盛怒中,抱朴道人手下没有留情,光看着秀竹心虚的样子,抱朴道人已经认定周希被秀竹害死了。

    秀竹的话还没说到一半,只听得“扑”的一声,秀竹被抱朴道人拍成了一团碎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