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求救

    难道梓青哥哥做了修士以后,认为自己已经配不上他了吗?或者说他已经看上了同样来到了秘境中的何晶晶?

    想起一个小时前,文梓青正在自己的院子里与何晶晶相谈甚欢,周园园心乱如麻。 更新最快

    如果文梓青知道此时周园园的想法,肯定会大声喊冤的。他什么时候与何晶晶相谈甚欢?都是何晶晶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好不好?

    “园园,我说,等我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后,我再回来找你。”文梓青的脑子里有些混乱。他觉得自己应该跟着周园园走,可是,话到嘴边却换了一种意思。

    “园园,我”文梓青的神色间满是痛楚。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分裂了一般,一个他,只想跟周园园在一起,不管在哪里都好。另一个他,却只想留在这里好好修炼,追求自己的人生巅峰。

    “梓青哥哥,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回去吗?”周园园觉得很失望。在没见到文梓青之前,周园园有过好几种设想,就连文梓青受了重伤这样的事都考虑到了,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文梓青竟然不愿意离开这里。

    不!不会的,她的梓青哥哥不会愿意留在这里的,这里,没有她周园园。

    “小玉,你看看”想到这里,周园园正想让小玉看看文梓青是不是被抱朴道人动了什么手脚。在修真界,各种手段各种秘法防不胜防,周园园宁愿相信她的梓青哥哥是被抱朴道人洗脑了,也不愿意相信他不选择自己的事实。

    忽然间,周园园的心底响起了胡三娘的呼救声:“主人,救我。”

    胡三娘?周园园一惊。

    “主人,救命啊~!”胡三娘的声音再次在周园园的识海里响了起来。

    周园园脸色大变。

    自从离开试炼世界后,周园园一直没有见到胡三娘。这段时间周园园太忙了,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周园园忙的连修炼的时间都是挤了又挤,早就把胡三娘忘到脑后去了。当然,这也和胡三娘平时一直省心分不开的。胡三娘的存在感并不强,胡三娘呆在周园园身边,也不敢和小玉争宠,一直是默默地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

    “小玉,胡三娘的本体你当时不是放在黑熊妖的积云山中吗?”周园园想起小玉之前说过的话,再次确认一遍。小玉把周园园和胡三娘的本体抛出试炼世界的时候,特地为胡三娘找了黑熊妖的积云山。积云山有阵法笼罩,又是黑熊妖的地盘。凭着胡三娘和黑熊妖多年的交情,黑熊妖应该会把胡三娘照顾的好好的才是。

    周园园自己出了试炼世界,直接提升了一大境界的修为。周园园以为胡三娘也会和自己一样,毕竟混沌珠的试炼世界,能通过的人或者妖,都能得到相应的好处。

    胡三娘这么多天没和周园园联系,周园园一直以为胡三娘在进阶中分身乏术。

    没想到在这么个要紧的关头,周园园却收到了胡三娘的求救讯号。

    难道黑熊妖那家伙竟敢对她不利?或者是遇上别的大妖了?周园园有些着急。

    “主人,救救胡三娘吧!”小玉在周园园的识海里呆着,也听到了胡三娘的呼救声。胡三娘在小玉面前一直是乖巧而又恭敬的,再加上胡三娘的先祖和小玉有几分交情,在小玉心里,一直把胡三娘当成自己的后辈来爱护。

    “梓青哥哥,我现在有点事要忙,等我办完手里的事再来找你。”周园园生怕自己去的迟了,胡三娘会发生什么意外,也就不再和文梓青纠缠,急匆匆地拿出一只传讯符递给文梓青,说:“梓青哥哥,有什么紧急的事,你可以让小鹤来找我。”

    人已经见到了,文梓青现在也是安好的,胡三娘却在求救,可想而知周园园都会选择先忙乎胡三娘的事先。再说了,试炼世界里还有个周希,文梓青既然不愿意走,周园园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耗着,还是能救一个是一个。

    文梓青不知道周园园说的“有事”是真的有事,还以为是他的选择把周园园气到了。见周园园递过一只纸鹤,只好接了过来。文梓青没有储物袋,就把纸鹤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周园园看了桌上的纸鹤一眼,心里很难过。梓青哥哥不愿意跟她回去,就连她给的东西也讨厌上了吗?

    周园园心里难过,连话也不想再说,她转身走出门后,马上进了混沌珠的试炼空间。神作书吧为一个金丹修士,周园园连飞剑都没有一把,也没有其它可以代步的工具,只好让混沌珠多受累了。

    混沌珠已经接到小玉的通知,周园园进入试炼世界后,混沌珠马上调整到了隐身状态,“咻~”的一声朝南方飞去。胡三娘的呼救声是从南方传过来的。

    文梓青见周园园走出门后,赶紧追了出来。他知道周园园心情不好,可是,他不想离开这里,只是为了变的更强而已,难道他的选择是错误的吗?

    文梓青追到门口时,已经看不见周园园的人影。文梓青怔怔地站在门口,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厉害。周园园临走时失望的眼神,在文梓青的心里萦绕着,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过了良久,文梓青才转回身子,慢慢地走回了刚才修炼时坐的蒲团边,重新盘膝坐了下来。

    他要修炼,他要变强,他要尽快回去找周园园,他不想看见他的小丫头不高兴

    渐渐地,文梓青又沉浸在了修炼之中。灵气入体的感觉非常舒爽,舒爽的让文梓青忘记了一切。灵气在经脉里不知道运行了几个大周天后,文梓青只觉得身子一轻,灵魂不由自主地从身体里面飘了出来,悬在半空中“看”着底下的一切。

    他看到了床上那床天青色的被子,看到了窗前那张红木的长桌,也看到了桌旁那张红木的太师椅子的左前脚上那一小块的擦碰后的痕迹,他看到了院子外的那株高大的白玉兰树,他看到了“青竹小舍”外那片碧绿的竹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