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神识

    不远处,有一道霓虹激射而来,到了近处,文梓青“看”到了抱朴道人踩着飞剑大袖飘飘的身影。 更新最快

    文梓青一惊,悬在空中的“灵魂”重新回到了身体里,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到了。

    抱朴道人在凌云道长那里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后,满肚子的火气早已散了。比起追究周希的死因来说,抱朴道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过,在出发之前,抱朴道人肯定要先回锦屏峰交代几句。

    抱朴道人现在只有文梓青这么个“徒弟”了,他不想等他回来的时候,锦屏峰出现什么变化。抱朴道人所有的希望,现在都寄托在文梓青身上。

    飞剑即将到达锦屏峰的时候,抱朴道人觉得有道神识在“偷窥”自己。抱朴道人正想还击的时候,那道神识又忽然不见了。

    是谁?敢到锦屏峰来撒野?抱朴道人心中怒气冲冲。自己的大本营被人“偷窥”,这是抱朴道人绝对不能容忍的事。在锦屏峰里,只有他抱朴才有权利用神识扫视一切。

    抱朴道人放出自己的神识,在整个锦屏峰里搜索了一遍,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是高手还是愣头青?高手挑衅,不可能一触即回。剩下的就只有刚修炼到神识出窍的筑基修士了。抱朴道人思索了良久,也没能发现锦屏峰里还有筑基修士。整个锦屏峰,这些年来只有抱朴道人一个主人,那些杂役灵根太差,能修炼到练气中期已经很不错了,以杂役之身练到筑基期的,玉山派还真没见过。

    不会是文梓青吧?抱朴道人站在文梓青的院门前,心里突兀地闪过了这么个念头。

    随即,抱朴道人摇了摇头。文梓青只是个练气刚入门的修士,怎么可能懂得神识的运用?修士只有练到筑基期,才可以练习“神魂出窍”的功法。文梓青再天才,也不可能几天就能做的到的。

    “徒儿,徒儿。”抱朴道人在院子外“扫视”了一下文梓青的房间,发现文梓青刚刚修炼完毕,赶紧大呼小叫着走了进来。

    “道长有什么事吗?”文梓青感觉到了抱朴道人那时不时偷窥的神识,心里很不高兴。在这里,他连自己的**权都没有,真是令人抓狂。不过,文梓青的神情一向都是冷冰冰的,他也没向抱朴道人抱怨过什么,抱朴道人至今不知道他的偷窥行为已经被文梓青发现了。

    抱朴道人当做没有听到文梓青嘴里的“道长”两个字,兀自高兴地说着:“徒儿啊!为师要出一趟远门,你在家可要好好修炼。要知道,修真一途,没有捷径,唯有勤奋二字尔。”

    文梓青没有说话。修炼什么的,不用抱朴道人交代,他也会努力。抱朴道人为了这么点事找上门来,倒是让文梓青有些惊讶。

    文梓青在修炼中,隐约听到抱朴道人在后山的咆哮声。这才多久时间,抱朴道人的怒气已经不见了,这未免有些不合常理。看这抱朴道人有些兴奋过度的样子,难道他这一趟远门,能得到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不成?

    文梓青不理会抱朴道人,抱朴道人也没在意他的态度,毕竟文梓青来到锦屏峰的这几天里,对谁都是冷淡而疏离的。冷情好啊!抱朴道人不用担心自己走后,文梓青被逍遥峰的人给拐跑了。能遇上这么个绝佳的身体,抱朴道人简直不能太满意。

    想起不久前被他赶下山的何晶晶,抱朴道人的心情有些阴郁了下来。抱朴道人记得刘景云说过,文梓青在俗世是有未婚妻的,何晶晶以文梓青“未婚妻”的身份找上门来,抱朴道人心中警惕万分。他可不想文梓青的这副身体给何晶晶那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给玷污了。文梓青这副身体是抱朴道人以后要用的,他可不想以后的岁月里,被何晶晶这么个废材女人给缠上了。

    抱朴道人是个几百年的童子鸡,对女人简直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修士做事信奉因果,抱朴道人以后夺舍了文梓青,就要解决文梓青留给他的“烂摊子”,包括文梓青的亲情,感情和生活。要不然,抱朴道人就不能成就大道。

    想到这里,抱朴道人打定了主意,对文梓青说:“徒儿啊!为师这一去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为了让你不被闲人打扰,为师会打开锦屏峰的防御大阵,闲杂人等是上不了我们锦屏峰的。”

    防御大阵?文梓青一向冰冷的眼神显示出一丝焦急。文梓青来了几天,服侍他的文竹是个嘴碎的,又有心想在文梓青面前刷好感,把修真界的很多趣事都拿出来在文梓青面前说了一遍。锦屏峰的防御大阵就是文竹显摆的东西之一。

    锦屏山的防御大阵威力奇大,一经打开,就算是元婴修士想进来,十个元婴修士合力一击,才有可能破坏掉锦屏山的防御大阵。当然,这么好级别的防御大阵平时是不会打开的,一天要消耗不少灵石呢!抱朴道人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他宁愿多花点灵石,也不愿意以后要还文梓青的“感情债”。防御大阵一开,锦屏峰里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休想进来。

    文梓青想起周园园走时说过的话,怎一个焦心了得。抱朴道人不在锦屏峰的时候,本来是他最佳的出逃时机,防御大阵一开,他出不去,小丫头也也进不来,这可怎么办才好?

    抱朴道人见文梓青冰冷的面容上终于有了一丝焦虑,还以为文梓青是不舍得何晶晶,不由得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年轻人,情浓时喜欢耳鬓厮磨,不在一起久了,感情就会渐渐地淡去。他这一手“釜底抽薪”应该是有用的。

    见一旁的桌上放着一只传讯用的纸鹤,抱朴道人以为是何晶晶留下的。趁着文梓青不注意,抱朴道人的袍袖一甩,把纸鹤笼罩在了下面。等抱朴道人收回袍袖的时候,桌子上的纸鹤已经不见了。

    怕文梓青发现自己的小动神作书吧,抱朴道人说了声“好好修炼。”就施施然地走出了文梓青的房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