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百一十六章 灌输

    胡三娘知道,母皇接下来要做的事,应该是把留存在狐丹里的修为一股脑儿灌输在自己身上。 更新最快狐王是妖皇大圆满级别,只差一步就能修炼成仙了。

    青丘狐族有一种秘法,只要狐妖自己愿意,可以把封存在狐丹里的修为传给血脉亲人。这也是青丘狐族一直有这么多高阶狐妖存在的原因。

    狐王虽然已经死了两百来年,但她的狐丹一直被保存的很好,狐丹里面的妖力比起生前虽说大大不如,但也还剩下了四五成左右。只不过,什么秘法都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施展了这种秘法后的狐妖,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了母亲和兄弟姐妹们,胡三娘不想狐王就这样消散。她的心里留存着一线希望,它们青丘狐族的先祖九尾仙狐深受女娲娘娘的器重,只要狐王它们的妖丹完好,或许,逃过了这一劫后,九尾先祖知道族中的劫难,能求女娲娘娘赐下复生的秘法呢?

    狐王听到胡三娘说的“主人”两个字后,顿时勃然大怒。它们青丘一族,可是上古神族,什么时候做过修士的灵宠?九尾先祖跟着女娲娘娘,也是因为女娲娘娘身份特殊,做上神的灵宠,并不会辱没狐族的身份。认一个修士为主,简直是它们青丘一族的耻辱。

    “三娘,靠人不如靠己,母亲之前的教诲你都忘了吗?再苦再难也不能辱没了我们青丘一族的身份,你竟然去做修士的灵宠,羞也不羞?”狐王的声音很严厉。在狐王看来,胡三娘肯定是被修士拐骗着签下了主仆契约。也难怪,它们全族被灭,留下三娘这么一根独苗苗,三娘一心报仇雪恨,被骗了也不出奇。狐王本来还心怀希望,期望胡三娘以后遇上什么大造化,可以替它们一族向修士报仇。

    做了修士灵宠的胡三娘,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了,又哪里还有向修士复仇的希望?狐王在激动之下,狐丹上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

    “不!母皇,主人她很好,她真的很好很好”胡三娘知道狐王对修士的心结已深,但她不知道该怎么替周园园解说。胡三娘跟着周园园这么些年,周园园没占过胡三娘便宜,反而胡三娘,靠着周园园和小玉的灵气才治愈了内丹上的裂痕。认主这件事,也是胡三娘上赶着求上门的。

    “三娘,不用说了,母亲知道你心中的苦,只希望你的修为跳出你主人的束缚后,可以解除你们之间的契约。母亲言尽于此,三娘,你保重!”狐王打定主意,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的妖力灌输给胡三娘。

    修士和灵宠之间的契约分很多种,有些契约,只要灵宠的实力高出主人太多,就能自动解除。

    狐王不知道胡三娘和周园园结了什么契,神作书吧为一个母亲,她只愿自己的孩子快乐一生,不要受制于人。

    “三妹,我帮你。”

    “三姐,我来帮你。”

    “三娘,我们来帮你”

    狐王的话音刚落,阵盘上几个狐族兄妹的声音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

    狐王它们和胡三娘的对话,全部用的灵魂传音,道衍真君不知道在他走进大厅的这一会儿功夫,狐王已经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不已的决定。

    道衍真君提溜着胡三娘走到阵盘前,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把通体漆黑的匕首,正想杀了胡三娘取出内丹。

    阵盘上,狐王的妖丹在一霎那间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狐王妖丹散发出的光芒带上了迷惑神作书吧用,道衍真君猝不及防之下,高举着匕首的那只手停止了动神作书吧,匕首“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不仅如此,道衍真君的另一只手还放开了手中抓着的胡三娘。

    紧接着,道衍真君被狐王妖丹迸裂出的那一道强光推着直接飞了出去。

    道衍真君身形被推动的同时,狐王加在他身上的迷惑被破解了。道衍真君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离开胡三娘已有三尺之远。

    “不好!”道衍真君暗叫了一声,想冲回去重新制住胡三娘。

    七星转灵阵盘上,另外五颗狐丹也发出了一道道强光,和狐王妖丹发出的强光汇合在一处,把胡三娘从头到脚包裹在了里面。

    六颗狐丹里的妖力往胡三娘体内的妖丹倾注过去,执着而又柔缓地,根本不容胡三娘拒绝。强光里,胡三娘泪流满面,她知道,等这些强光散去之后,她的母皇和兄弟姐妹们,就会完完全全从这个世上消失。

    道衍真君站在强光外又气又恨。没想到这些狐妖死了两百年了,还能给他弄这么一出出来。这些狐丹在道衍真君手上的时候,一直像是死物一般,没有丝毫动静。

    道衍真君虽然不知道狐王它们在做什么,不过想来应该是对胡三娘有好处的事。眼见着强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歇,更不知道强光过后,阵盘上的这些狐丹还有没有用,道衍真君牙齿一咬,抬手就往强光上挥去,想切断强光和胡三娘之间的联系。

    六个狐丹上华光更甚,光幕交织爆发出一记重击,把道衍真君的这一挥给化解开来。

    道衍真君脸色一凛,正准备发个大招强行隔断狐丹和胡三娘直接的联系。突然,一记声音突兀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看招。”

    道衍真君吓了一大跳,赶紧收回即将释放的招数,在自己身边加了个防护罩。这个突然出现在道衍真君耳边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禁地里,只有道衍真君才有自由进出的权利,道衍真君很肯定,禁地里一直没有少女存在。

    道衍真君没有贸然发招,他马上抬眼望向四周,空无一人,刚刚守在大厅门口的天佑真人闭着双眼倒在门内,不知是死是活。

    道衍真君大惊失色,不由得从怀里掏出几张符往自己身上拍去。几道华光闪过之后,道衍真君身上的防护罩又多了几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