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心有不甘

    一道沉闷的声音传来,季颖颖的身体瞬间僵直,她的心口被飞来的石子生生击穿,整个人的面色依旧残留着不可置信!

    马斯拉丛林别墅之,一辆直升飞机停放在别墅的顶楼天台之。手机端 m.

    而在三楼的一个包厢之内,战无涯坐在沙发,缓缓的喝了一口白头叶猴的猴脑,嘴角泛出一丝笑意!

    “终于摆平了!”

    这时的战无涯,仿佛看到自己接掌的战家一马平川,号令四方的景象一般,让他嘴角微微扬!

    而在战无涯轻松惬意的时候,摩罗王匆匆走了过来!

    “无涯少爷,老太爷要和你说话!”

    这时摩罗王的面色之满是恭敬,双手将电脑递到了战无涯的面前!

    而战无涯一怔,紧接着面色有些阴沉,当下手掌在脸一阵扭捏,顿时现出一副温和至极的灿烂笑容。

    战无涯看着屏幕的那个白发老人,笑的更加灿烂起来:

    “爷爷,您找我啊?”

    而屏幕是一位身穿唐装,满头灰白发丝的老者,他的面容苍老,但是双目之爆闪着犀利光芒,此刻缓缓开口说道:

    “无涯!你又偷偷跑出小天界了!难道忘记了我们战家的家训了吗?”

    老者的话语异常严厉,战无涯的面色一僵,紧接着赶忙说道:

    “爷爷,我在小天界太闷了,所以出来走走!您放心,我绝对遵守战家的家训,不会伤害一个普通人!”

    “哼!你告诉我实话!你这次为什么走出小天界,是不是去找那个人了?”

    老者显然没有那般好糊弄,此刻双目一瞪,一抹寒芒暴溅,顿时让战无涯身形一颤!

    “没有!爷爷,我现在在非洲,怎么可能去找那个人呢?而且他已经完全和我们战家没有关系了,我找他干什么!”

    战无涯这时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显然这老者在他心的威严极深,甚至对方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便会牵扯他的神经!

    “非洲?”

    听到战无涯的话语之后,老者一怔,紧接着严厉的面容方才微微松缓下来:

    “好了!你在外面已经很长时间了!赶快回来吧!”

    切断视频之后,战无涯明显松了口气,紧接着彻底失去了平静,

    见到战无涯发怒,摩罗王和那两名黑衣男女尽数一个激灵:

    “无涯少爷,刚才应该是我的保镖发出的声音,待我出去看看!”摩罗王此刻擦了擦额头之的冷汗,而后对着战无涯恭敬的说了一声后,便欲向着门外走去!

    只是他刚刚走出两步,脚步却是蓦然一顿,而其整个人看着门口之,瞳孔急剧收缩,神色骇然欲死!

    “你……你!!!”

    摩罗王这一刻又惊又怒,而听到他惊骇的声音,战无涯三人赶紧看去,只是这一看之下面色大变!

    “陈峰!!!”

    战无涯看着浑身衣衫破烂,胳膊之鲜血横流的陈峰,惊骇交加,他万万想不到,陈峰竟然活了下来。

    而且看其样子,仿佛只是受了一点小伤!

    “我没有死,你有这么惊讶吗?”陈峰双目直直的看着战无涯,嘴角之泛着一抹戏虐!

    看着陈峰此刻的神色,战无涯心咯噔一下,当下便看出陈峰已经完全知道自己在害他,紧接着也不再掩饰,嘴角泛出一丝阴狠毒辣的笑容: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

    “你没有低估我,只是高估了你自己!”陈峰面色冰寒至极,此刻说完这话,手掌一探,便向着战无涯直接窜去!

    而见到这幕,战无涯面色依旧淡然,不闪不避。

    而自其身边,那两名黑衣男女瞬间窜出,向着陈峰直迎而去!

    刷!

    这二人这一刻像是蛟龙出洞一般,快若闪电,瞬间便和陈峰相斗一处!

    不仅如此,这二人的武器皆是一把一尺长短的金色匕首,刀光犀利,令人发寒!

    而随着他们仿若鬼魅一般的攻击,陈峰连连闪避,几乎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看到这幕,战无涯和摩罗王嘴角尽数泛出一丝戏虐!

    这个世界的疯子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自己的手下完全压制!

    在战无涯得意至极的时候,他却渐渐发现有些不对!

    场自己的手下是在压制陈峰,但是相斗了十数招,竟然没有伤到陈峰丝毫,反而额头尽数冒出一层冷汗!

    “怎么回事?”

    战无涯的眉头渐渐皱起,他看向陈峰的手段,但是越看,心越发骇然!

    “该死!”

    想都不想,战无涯转身便向着旁边的房门走去!

    咔擦!

    女子的手臂瞬间断裂,而其手掌的匕首,被陈峰一把夺走。

    紧接着他的身形一闪,躲开男子的攻击后,向着战无涯一窜而去!

    而看到这幕,黑衣男女大惊失色:

    “少爷小心!!!”

    而此刻,听到这二人的喝声之后,战无涯面色一变,浑身汗毛根根乍起。

    紧接着陈峰一脚飞起,狠狠踹在战无涯的胸膛之!

    咔擦!

    “少爷!!!”

    这一幕,让那两名黑衣男女大骇至极,当下拼死便向着陈峰攻击而去!

    女子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此刻双手尽数被废,让她疯狂恐惧至极!

    “混蛋!该死的混蛋!!!”

    战无涯此刻被摩罗王搀扶了起来,他的目光变得血红一片,充满了疯狂!

    “罗列!缠住他!我命令你死也要缠住他!”

    “松开!我可以饶你不死!”

    陈峰转目看向紧紧咬住自己衣服的女子,这女子的面容异常美丽,但是神色之泛着浓浓的死志。

    而此刻,直升飞机已经飞了高空,战无涯拿着一把m4轻机枪对着下方疯狂扫射!

    毫针的速度简直堪子弹,只听直升飞机传来一道惨叫,紧接着枪声戛然而止!

    卢迪卡郊区之处有着一个傍水庄园,此刻在庄园的一间房间之内,一道道杀猪般的惨叫声不断响彻起来!

    “该死!你特玛轻一点!卧槽……”

    战无涯躺在病床之,满头大汗,他的身体被包扎的像是粽子一般,面色更是煞白如纸!

    “无涯少爷,你的肋骨断了五根,自锁骨处一道伤口直穿胸腔,而最为严重的则是靠近心脏的那一处伤口,若是再近你将必死无疑!”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老医生,此刻站在病床之,满头冷汗,对着战无涯不断说着:

    “这个该死的混蛋!”

    “能不能让我三天之内下床走路?”战无涯当下对着这名老医生问道。  而听到这话,紧接着苦笑着摇了摇头:

    “无涯少爷,你这是捡回一条命了!”

    老医生的话语,让战无涯面色之闪过一丝厉芒,当下拿出一把手枪,便对着老医生瞬间扣动了扳机!

    砰!

    这一幕太过突然,那名老医生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一枪爆头!

    看着直直摔倒在地,双目定格,充斥着不解和不甘的老医生的尸体,病床一侧的摩罗王浑身一颤,额头的冷汗哗哗流淌下来!

    “哼!”

    “堂弟,你果然好厉害!”

    若是不将对方除掉,战无涯怕是夜不能寐!

    “修刀准备好了吗?”此刻战无涯对着摩罗王问道。

    “少爷,修刀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正在房外等着呢!”摩罗王赶紧恭敬的说道,只是在其说完,神色之闪过一丝迟疑:

    “少爷,罗列怕是已经死了,若是修刀在和那家伙同归于尽,那您在战家的左膀右臂可都断了!”

    听到这话,战无涯同样闪过一丝迟疑,不过紧接着面色泛着浓浓的坚定:

    “不管如何,那家伙必须死,算是搭罗列和修刀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此刻进来之后,他便深深看了一眼战无涯,有着不甘,还有着一丝丝怨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