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懂事

    一间是安拉的爷爷住,一间是安拉最近几天所住的地方!

    将男子拖进房间,用被褥将其盖,安拉这才擦了擦额头之的香汗!

    想到自己竟然被人昏迷之非礼了,安拉看着男子的目光有些怪异!

    经过刚才一路之的拖拽背扛之后,此刻安拉的衣服已经湿透,而其身的连衣裙也被弄脏,这让她感觉极为不舒服!

    迟疑了一会之后,安拉方才从衣柜里掏出一身衣服。

    “他不会这么巧醒来吧?”

    安拉神色有些犹疑,这里条件太过简陋,根本没有换衣服的地方,而若是在这里换,这个家伙……

    想到这里,安拉悄悄的走到男子身边,摇了摇对方的手臂,见对方依旧没有醒转的迹象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当下安拉赶紧将自己的连衣裙脱落,只是当她尚未将衣服穿,她蓦然感觉自己仿佛被人盯着一般,让安拉浑身一个激灵!

    当下安拉猛然转过身来,而眼前的一幕,让她脑袋一阵轰鸣!

    只见这名男子已然苏醒过来,他的一双眼睛睁得溜圆,看着安拉的身体,神色之满是惊骇和惶恐!

    “你……你……”

    安拉这一刻几乎变成了口吃,看着男子那直勾勾,几乎掉出来的眼睛,羞怒到了极点,赶紧用衣服将自己的身体捂住!

    只是在这时,一道惊慌恐惧的声音响起,让安拉眼前一黑,差点晕厥!

    “啊……非礼啊……救命啊……”

    噗……

    安拉这一刻差点吐血,看着那惊慌到了极点,像是受精的兔子一般躲到墙角的男子,她连杀人的心都有!

    然而,男子根本没有理会安拉,他惊慌的扫视着安拉的身体,嘴巴张的老大,伸着脖子不停的嚎叫着。

    “闭嘴!!!”

    安拉终于怒了,她瞪视着男子,娇声斥道!

    而在她话语响起,那名男子立刻停止了惊叫,呆呆的看着安拉,满脸痴憨的模样!

    只是安拉再看到这名男子的神色之后,微微一怔。

    对方的神色之没有。淫。-邪,没有炙热,只有着惊慌和疑惑,那种纯洁的色泽,像是一张白纸,让人有些怜惜和心疼!

    “你叫什么名字?是我救了你!”安拉此刻秀眉微微皱起,当下问道。

    “我叫陈……陈……”

    男子下意思的便欲开口回答,只是当他说到一半,他的话语猛然顿住,而后眉头皱起,陷入了思索。

    随着思索,男子的神情变得有些扭曲,紧紧抱着脑袋,痛苦的面色有些狰狞,额头的冷汗刷刷直冒。

    “我的头……”

    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弱,此刻抱着自己的头,直直的摔倒在地板之!

    砰!

    这一幕,把安拉吓了一跳,当下连忙穿内内,快步走了去。

    “你怎么了?”

    安拉刚刚走到近前,询问了一声,只是在她话语出口之后,便顿时愣住。

    她看到这名男子的后脑之有着一道狰狞的血口,那外翻的头皮看起来异常吓人!

    “你……你没事吧……”

    安拉吓了一跳,紧接着微微碰了一下这名男子,却发现对方再次昏迷了过去!

    下午落日时分,小院之前,一名青年静静的坐在地!

    他的身依旧有着一道道伤口,但是这些伤口已经开始结疤,只有脑后的一道狰狞伤口最为严重!

    最为重要的是,他的指之多出了一枚钻戒!

    “峰子,吃饭了!”

    此刻在青年坐在门口发呆的时候,一道清脆如铃的声音传了过来。

    安拉走到青年的身边,看着对方满脸迷茫的模样,不由暗叹一口气:

    “峰子,以后你慢慢会想起来了!先来吃饭吧!”

    自从那天青年再次昏迷之后,对方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只是当他醒来,却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

    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家乡,忘记了一切!

    安拉只记住了他姓陈,便索性叫他峰子!

    峰子转头看了看安拉,嘴角一咧,痴痴一笑。

    安拉很漂亮,五官精致,皮肤洁白如玉,散发着东方女性的所有美态!

    尤其是在这夕阳之下,安拉更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让人沉迷。

    “安拉姐姐,你真漂亮……”峰子此刻挠了挠脑袋,对着安拉傻傻的笑着。

    听到这话,安拉会心一笑:

    “好了,不要贫嘴了,赶快来吃饭!”

    安拉对峰子极为喜爱,不为别的,而是因为对方单纯!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峰子身的伤势恢复速度惊人,简直堪称变.态,但是对方的性格却是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

    听到安拉的话语,峰子点了点头,而后在安拉的搀扶下,慢慢向着院落之走去!

    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但是身依旧有很多的断裂的骨骼在慢慢愈合。

    “对了,峰子,你晚喊得月华、章语、王竹,是谁啊?”安拉此刻看着峰子那清秀苍白的面容,有些好的问道。

    这几晚,峰子都是和自己一个房间,不过每一晚,对方都会说梦话,尤其让安拉的无语的是,对方每一句梦话都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而且这货每次喊完对方的名字之后,都会有一脸。淫。荡之色!

    这让安拉对这家伙以前的节操,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而听到安拉的审问,峰子不由挠了挠脑袋,一阵干笑:

    “这两天总是做春-梦,而且每一次都会梦到一个仙女……呵呵!”

    看着对方如此坦诚,纯洁而又。淫。荡的模样,安拉彻底无语起来!

    二人此刻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进了木屋,在房子的餐桌之前,此刻有着一名干瘦的老头正在胡吃海喝着。

    看到峰子二人进来,这名老头立刻放下了手的碗筷,而后小眼睛一眯,下下的打量了一眼峰子:

    “我说小子,你这几天在我家养伤,我漂亮的孙女还要一直照顾你,你是不是该对我们有所表示啊?毕竟你的命是我们救得,现在吃的住的,都是我们家的,我们可不是搞慈善的!”

    这老头的话语有些尖酸,而安拉听到这话之后,俏脸立刻阴沉下来:

    “爷爷,你在说什么呢!峰子现在失忆了,他身的物品也早丢失,他已经够可怜的了,你还想怎么样?”

    “切!”

    老头嘴角一撇,恨恨的看了一眼峰子:

    “安拉,你不要骗我,我知道这小子还有一张卡片呢!可能是他的银行卡,你让取了钱给我们不行了!”

    听到这话,安拉的俏脸蓦然阴沉下来:

    “爷爷,你怎么能随便动峰子的东西呢!那张卡片不是银行卡,咱们新加泊哪有这样的银行卡!”

    听到自己孙女说的如此肯定,老头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精打采下来:

    “看来这小子没什么钱的,明天赶紧滚吧!少在我家里蹭吃蹭喝!”

    老头见到从峰子身弄不出钱,当下便翻了脸,而在安拉想要反驳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安爷爷说的没错,对于这种吃白食的东西,应该立刻赶走!”

    听到这道声音,安拉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而安老头则是眼睛一亮,满脸笑意的站起身迎了出去:

    “史龙,你来了啊!咦?怎么还带东西啊?咱们两家这种关系,以后千万不要买东西!”

    院落之此刻进来的人正是史龙,此刻他左手提着一个榴莲,右手提着一个礼盒。

    而安老头在看到这个礼盒之后,双目放光,脸的笑容更加热切起来。

    “这是一些营养品,安爷爷您年龄大了,应该多吃些营养品补补身子!”史龙此刻一脸温和的说道。

    “看看!还是史龙这孩子懂事!”

    安老头此刻异常开心,当下便将史龙迎到了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