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忍忍吧

    夜轻舞此刻俏脸异常难看,当初符街借给自己高利贷,她自然明白对方的用心,也正因为如此,她宁愿自己打工赚钱,也不愿意让符街相帮!

    而现在,夜轻舞没有想到符街会和陈峰正好撞个正着!

    “符街!以前是你先找陈峰的麻烦,才被他打伤!怨不得陈峰!”

    夜轻舞的话语冷漠至极,而符街听到对方竟然护着陈峰,心更是暴怒至极,连额头的青筋也是狂跳不停!

    “哼!夜轻舞,以前他不是很讨厌你吗?怎么?现在你还对他念念不忘?”

    符街嘴角的弧度冰冷至极,尤其是看到陈峰竟然穿着一身侍者服之后,面色更是戏虐至极:

    “嘿嘿……他现在已经不是盐湖大学的在校生,而是一个服务员,这种货色,你夜轻舞难道还喜欢他吗?”

    符街来新加泊后,对于盐湖市的事情所知寥寥,甚至连青帮被谁所灭都不知晓,更别说陈峰的真实身份了!

    他现在心只有一个念头,干掉这个以前打伤自己的混蛋!

    在听到这话之后,夜轻舞俏脸阴沉无,在她想要反驳之时,薛道却是开口了!

    “少主!他不是服务员,而是我薛道的大哥!你想要对付他,便是要对付我薛家!”

    薛道话语坚决,而落到符街的耳,让他面色微微一变!

    “好!好一个陈峰!”

    符街嘴角泛出一丝冷笑,神色之充满了鄙夷:

    “在盐湖市,你抱着方家叶筱雨的大腿!而现在到了新加泊,你竟然又能抱薛家薛晓飞的大腿!你这抱大腿的功夫,还真是厉害!”

    说完之后,符街面色冰寒彻骨:

    “哼!你以为一个薛家,能让我害怕吗?”

    说完,符街对着自己的四名手下手掌一挥:

    “!杀了他!!!”

    听到这话,那四名男子瞬间从腰间抽出尖刀,而后向着陈峰缓缓走去!

    这一刻,把所有人吓了一跳,他们万万想不到少主如此疯狂,杀了一个还不够,还要杀第二个!

    尤其是他们对于眼前的四名男子可是早有耳闻,这是尚武会极为有名的四名金牌打手,每一个人手都有着十几条人命,绝对的亡命凶徒!

    很多人这一刻看向陈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这一次对方必死无疑!

    算是不死,以后面对尚武会这种庞然大物,也会极为悲惨!

    而夜轻舞此刻俏脸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当下一把拦在陈峰身前:

    “符街!你想要杀陈峰,先杀了我!只要我活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动他一根寒毛!”

    夜轻舞的话语坚决至极,此刻更是从一旁抓过一个酒瓶,一摔而碎,拿着那仅剩的玻璃瓶口,冷冷看着走来的四名金牌打手,竟然毫无惧色!

    而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夜轻舞会如此相护陈峰,尤其是看对方的模样,竟然真的要拼命了!

    此刻不仅是夜轻舞,薛道的面色铁青一片,此刻对着那些保安手掌一挥:

    “拦住他们,若是他们敢动手,把他们全部赶出去!!!”

    薛道现在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如何,都不会让符街等人对付陈峰,即便是陈峰身手非凡,依旧难敌尚武会这种庞然大物!

    而看着夜轻舞和薛道的模样,陈峰心有些感动,此刻微微一笑,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陈峰分开二人,径直走了出去,双目直视少主符街:

    “说实话,你还是那么欠揍!”

    呃……

    陈峰的话语让此地的众人一静,一个个嘴角抽搐,万万想不到对方这般大胆,敢说尚武会的少主欠揍!

    而符街眼皮一跳,额头青筋鼓起,似乎想到自己当初被陈峰打成重伤的惨状,更是怨毒至极:

    “好!这是我在新加泊的地盘,听到过最嚣张的话!你很好!”

    说完之后,符街对着四名金牌打手狞笑一声: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不要杀他,把他的手筋脚筋全部挑断,我要让他在痛苦之死去!”

    符街的话语冰寒刺骨,那四名金牌打手听到之后,尽数点了点头,而后身形一窜,向着陈峰直扑而去!

    呼呼!

    这四人的身手异常矫健,尤其是每人一把尖刀,挥舞起来便对着陈峰全身的要害直捅而去!

    心脏、咽喉、下。()体、太阳穴!

    这四人手段残忍到了极致,出手便是杀招,尤其是他们之间配合的天衣无缝,几乎将陈峰闪躲的角度尽数封死,让他避无可避!

    看到这一幕,众多的宾客不断摇头,而夜轻舞和薛道的面色刷的一下难看起来!

    “死吧!!!”

    随着一声暴喝,四人的尖刀几乎要刺入陈峰的身体!

    嗤!

    随着一道撕裂声传来,只见陈峰收刀之时,锋利的尖刀瞬间将这名打手的手筋割断。

    而在对方刚刚惨叫出声之时,他的尖刀一转,狠狠插进另外一名打手的手骨之!

    噗!

    鲜血喷溅,而这还不止,只见陈峰这一刻的动作几乎快到了极致!

    收刀、挥出、闪躲、刺出!

    这一连窜的动作仅仅在一两秒内完成,而当他收刀而立,那四名打手的身体瞬间僵直,一股股鲜血顺着他们的四肢不断喷溅出来,瞬间将地面打湿一片!

    砰砰砰砰!

    随着四道沉闷声音响起,这四人在众人惊骇欲死的目光之,直直摔倒在地,不断的凄厉惨嚎着!

    所有人都看到,这四名金牌打手的手筋脚筋尽数被生生割断!

    “该死!”

    少主符街吓了一跳,当初陈峰赤手空拳很厉害,但是没有想到,用起刀来更为厉害!

    尤其是刚才对方一连窜的动作,符街甚至都没有看清。

    这一刻当符街感受到陈峰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之后,他的身形顿时一颤,想都未想,转身便逃!

    “混蛋!怎么会这么厉害!”

    少主符街在看到自己尚武会的四名金牌打手,眨眼之间便被陈峰割断了手筋脚筋之后,惊骇欲绝!

    当初他和陈峰交过手,知道对方的身手非凡,自己所带的十几名青龙帮众依旧被陈峰打成重伤!

    但是他的这四名金牌保镖同样厉害,每一人轻而易举可以打伤十几人,绝对没有问题,这也是符街敢在陈峰面前嚣张的资本!

    原本以为陈峰即便是再厉害,面对这四名打手也只有被废一途,但是现在,他的四名金牌打手在陈峰手简直和孩童没有什么区别,这让他如何不惊!

    尤其是当陈峰那冰寒至极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之后,符街浑身一颤,只感觉头皮发麻,想都未想,转身便逃!

    符街的反应够快,但是一道刀光却是更快!

    只听‘咻’的一道刺耳破风之声响起,一把尖刀生生刺穿了符街的皮鞋和脚掌,狠狠插到了地!

    啊……

    这一刻,符街一个踉跄,直直摔倒在地,他的脚掌被尖刀生生穿透,此刻被钉在地,根本无法移动丝毫!

    那磅礴的剧痛像是潮水一般几乎将符街淹没,他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充满了怨毒!

    陈峰面色淡漠至极,嘴角挂着一丝邪邪的笑意,不过这丝笑意怎么看都是冰寒彻骨:

    “既然你喜欢断人手筋脚筋,那我只有成全你了!”

    说完这话,陈峰手掌一挥,又一把尖刀飞出,再次穿透了符街的另一只脚掌,生生钉在了地面!

    随着符街那凄厉至极的惨叫之声响彻,宴会大厅内的众人一个个大惊失色!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峰竟然真敢对少主符街出手,尤其是两刀便将符街双脚刺穿钉在地,这种场面血腥而又残酷!

    而随着又是两把尖刀飞出,只见符街的双手被刺穿,同样被狠狠钉在地!

    这时,符街整个人趴在地,而从他四肢之处不断流淌着鲜血,那一道道杀猪般的惨叫,让所有人的头皮发麻!

    陈峰面色冷漠至极,他相信,若是自己落到符街手,不但四肢被挑断,甚至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此刻对付这种想杀自己的人,他自然不会有一丝心软!

    但是眼前的一幕已经把所有人吓呆了!

    四肢!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声名显赫,威风凛凛的尚武会少主,竟然被人生生废掉四肢!

    尤其是像是猪狗一般被钉在地,这种场面,若是传出去,绝对会惊掉所有人的下巴!

    “好狠的家伙!”

    每一个人看向陈峰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仿佛对方是魔鬼,让人不寒而栗!

    不仅是他们,连夜轻舞和薛道也震撼了!

    陈峰的狠绝对超乎他们的想象!

    而陈峰对于周围众人恐惧的目光视而不见,此刻缓缓走到夜轻舞身前,伸出手,将夜轻舞拿着酒瓶碎渣的一只玉手缓缓拿起!

    夜轻舞这一刻玉手依旧紧紧握着碎裂的酒瓶口,但是一丝丝猩红的鲜血顺着她的手流淌下来,已经滴落了一地!

    陈峰微微一叹,看着夜轻舞的目光充满了柔和:

    “为了我,不值!”

    夜轻舞刚才为了阻挡那四名金牌打手,才把酒瓶打碎,扎伤了手掌,这让陈峰感动之余,还有着浓浓的怜惜!

    而夜轻舞此刻俏脸微红,尤其是感觉到陈峰手掌的温度,她的美眸都有着丝丝水雾缭绕!

    陈峰没有在说话,他将那碎裂的酒瓶从夜轻舞手拿下,又帮她摘除一点点玻璃残渣!

    他的动作很轻,很柔!

    夜轻舞的食指和小指尽数被割出了一道血口,那猩红的鲜血流淌不止!

    但是她毫无所觉,她的一双美眸紧紧看着陈峰,看着对方帮自己一点一点摘除玻璃的仔细模样!

    “忍忍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