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醉酒的女人

    “美女,我们认识一下!”鹰钩鼻试探性的将手放在叶筱雨的肩膀。

    “滚开,你们都是坏人!”叶筱雨拿起桌的一杯酒猛地朝着鹰钩鼻泼了出去。

    “贱.货!”鹰钩鼻没有防备,被一杯酒淋成了落汤鸡,尤其是看到周围的人戏谑的看向自己,此时鹰钩鼻的自尊心备受打击。

    “玛德!”

    大手一挥,便想要打向叶筱雨,只是他的手掌还没有落到叶筱雨的脸,便猛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攥住,自己试着挣脱了几次。

    “小子,你不要多管闲事!”鹰钩鼻看到陈峰穿的破破烂烂, 先是一脸的鄙夷,大声的吼道。

    “给我松开!”

    “告诉你,泡妞不是这样泡的!” 陈峰冷冷的笑着,但是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意思。

    “凭你这穷酸样子,也配教我玩女人,老子过的女人,你见过的还多,乡巴佬!”鹰钩鼻嗤之以鼻的嘲讽。

    “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松开,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看得出来这鹰钩鼻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陈峰丝毫不为所动,非常不给面子的摇了摇头。

    “你特么的找死!”鹰钩鼻已经恼羞成怒,一拳朝着陈峰的面门轰去。

    只是他的拳头还没有碰到陈峰,感觉到被陈峰抓住的那条手臂剧痛难忍,骨骼咯吱咯吱的响动。

    “疼,疼!”

    锥心刺骨的疼痛让鹰钩鼻一个劲头的求饶,头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面色惨白,看着陈峰的眼神充满了惊恐。

    他不敢相信眼前如此瘦弱的小伙子,手的力道居然如此的强劲,仿佛钢夹铁钳一般。

    “打不打了!”陈峰嘴还是玩味的笑。

    “不打了,我错了,大哥!” 鹰钩鼻虽然心里面不服气,但是还是低头认错。

    陈峰满意的笑了笑,松开了手。

    陈峰便回到位子,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鹰钩鼻此时脸色不太好,揉捏着疼痛的手臂,确是不敢在逞强了,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那个醉眼朦胧的女人。

    陈峰看到叶筱雨站起身,摇摇晃晃的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一瞥,看到刚才的鹰钩鼻鬼鬼祟祟的在于几个黄毛青年说话,目光是不是的瞥向自己这里,必然是没有怀好意。

    果然看着几个还没请你气势汹汹的走来。

    “小子,喝完了吗?”带头的脖子拴着一条黄金大链子,一头狮子狗的毛发,看着十分的别扭。

    陈峰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说道,”他们给你多少钱?”

    “嘿嘿,你这小子倒是也挺精明的啊,不多,两千块钱,让我们让你长点记性!”带头的黄毛看着陈峰看着陈如此的淡定。

    “好,我跟你走!”陈峰一首提着酒瓶,在几个混混的包围下,十分悠然。

    酒吧旁边的小巷口,一对野鸳鸯在演真人大战,“特么的,都给老子滚!”两人吓得赶紧提裤子跑路了。

    “听说你力气挺大的,那我们肥腻一只手吧!”

    几个人朝着陈峰围过来。

    “两千块钱一条手,这也太便宜了吧!”陈峰一边说着一边在那边傻笑。

    搞的这几个混混有些发愣,这种事情之前也办过不少,但是没有遇到像这家伙如此淡定的人啊!

    难道这家伙脑子有问题?都快要被废掉一只手了?还能这么的高兴!

    “动手!”

    为首的黄毛显然心里面有些发毛,心里面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不过,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干了,几人扑向了了陈峰。

    此时的陈峰扔掉手里的酒瓶,猛然窜到胖子的跟前,抓起他刚挥起来的手臂,用力一折!

    咔擦!

    随后看着两个冲来的混混,猛然发力,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其一人的手臂直接被折断,森森的白骨异常的吓人,血流不止,剧烈的疼痛让他疼的哇哇大叫。

    陈峰一下废掉三人,这才几秒钟的功夫,黄毛老大吓得小腿直哆嗦,这回事碰硬茬子了。

    “我的妈呀!”

    黄毛看着地受伤的同伴,感觉到后背冷汗直冒,腿脚好像注了铅,动弹不得。

    黄毛惊恐的看着陈峰,脸吓得已经没有丝毫血色。

    “两千块,废掉你们的手臂,真的很廉价!”陈峰,慢慢的向着黄毛走来。

    ”我错了!”黄毛吓得浑身发抖,他第一次在现实生活看的身手这么厉害的人物,这是传说的功夫高手啊!

    “该你了!”陈峰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看到陈峰一步步的过来,黄毛紧张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想要自己会被陈峰废掉手臂,目光一冷。

    掏出匕首,准备拼个鱼死破,对准陈峰捅了过去。

    陈峰一把抓住他刺来的匕首,卡擦一声,黄毛一条手臂被生生的折断!

    “找死!”

    黄毛抱着自己的手臂倒在地痛苦的哀嚎,那断骨的疼痛让他生不如死啊!

    陈峰的脸没有丝毫的怜悯,从几个人身掏出两千块钱。

    “这是废掉你们手臂的报酬!”

    陈峰挥了挥手,转了几个弯子,走出了这个巷子。

    虽然陈峰不知道那个鹰钩鼻的的下落,但是这对于陈峰来讲,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陈峰嗅了嗅鼻子,微微的嗅了一下空气,顿时一股熟悉的女人香味袭来。

    陈峰嘴角摸过一丝笑容,睁开眼睛,朝着公路旁走去。

    公路往北五百米处,有一个破旧的厂房,那鹰钩鼻正好抱着一个女子推门进了厂房里。

    陈峰推那刚关的门,鹰钩鼻转头看到陈峰,赶紧的跑到窗口,想要逃跑。

    陈峰闪身跟前,一把将鹰钩鼻拽了下来。

    “小子,你不要多管闲事!”跌落在的鹰钩鼻双手撑着地面,吓得直往墙角挪动。

    鹰钩鼻此时内心十分的惊骇,看来这小子知道自己雇人费他手臂的事情了,这次自己可是闯祸了!

    “两千快钱,买我一条手臂是不是太便宜了啊!”陈峰一脸玩味的笑容看的他浑身发毛。

    一叶筱雨倒在一旁,衣裳完整,没有遭到这家伙的轻薄,陈峰这才放心。

    “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鹰钩鼻死活不承认。

    “好好,不愿意承认是吧!”陈峰知道这家伙会死不认账,那么指着鹰钩鼻的手臂问道。

    “那好,你打算花多少钱买你的这条手臂!”

    “小子,你不要乱来,我可要报警了!”鹰钩鼻有些害怕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感觉快要离开自己的身体了。

    “报警啊,好啊,那么你不是不打算要你的手臂了,我知道怎么做了!”陈峰点点头,一把抓住鹰钩鼻的手臂,正准备用力折断。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出钱,我出钱!”鹰钩鼻感觉这家伙会真的毫不留情的折断自己的手臂。

    “我给你一万,一万块,行不行,卖我这条手臂!”

    “啧啧,一万块,太少了,这不符合你的身份啊!”指着鹰钩鼻西装革履的打扮摇了摇头,便准备用力。

    “好好,五万,五万,五万总好了吧!”鹰钩鼻一点肉疼的大喊,要是自己变成了一条手臂,那么将来自己还怎么玩女人啊!

    听到五万的数目,陈峰的脸才拨开云雾见晴天,显然是对这样的价位非常的满意,便松开了鹰钩鼻。

    这鹰钩鼻在陈峰的面前也不敢再耍花样了,看着陈峰在等待他给钱,身东平西凑都没有五万。

    一脸为难的朝着陈峰,“支付宝有吧!”陈峰白了他一眼。

    “有有有,我直接给你转账!”鹰钩鼻赶紧的拿手机按照陈峰提供的账号进行转账。

    叮叮叮!

    当陈峰听到到账的消息,笑嘻嘻的把手机放回了兜里,此时的鹰钩鼻也是一脸的轻松,好好不吃眼前亏,反正自己这条手臂保住了,这个仇将来有机会再报。

    这鹰钩鼻便推开门,准备离开。

    只见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陈峰冲至他身后,一把扣住她的手臂,而后用力一折。

    咔擦!

    鹰钩鼻的整条手臂断了,森森的白骨夹着血水看着渗人!

    “啊!”

    这鹰钩鼻没有想到自己花了钱,居然还被废掉了手臂!

    “玛德,老子给你钱了,你个出尔发尔的东西!”鹰钩鼻声嘶力竭的叫喊。

    愤怒的嘶吼让鹰钩鼻的伤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

    陈峰倒是一脸的委屈,倒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你不是给我钱让我废掉你的手臂的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难道不对吗?”

    看到陈峰这充当傻愣的样子,以及他的话语,鹰钩鼻便也明白了刚才话语的歧义,气血涌,一口血水狂喷而出。

    “玛德!”鹰钩鼻擦着嘴角的血渍。

    原来这个王八蛋不是要我花钱抱住我自己的手,居然是让我花钱废掉自己的是手。

    自己是给自己挖了一个陷阱,自己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特么的的阴险无的小人!

    越想心里越是堵塞,一口气没有接来,昏死了过去。

    陈峰不想再去搭理这个鹰钩鼻,只是来到叶筱雨的身旁。

    “筱雨,醒醒啊!”陈峰推了推她,叫了几声,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喝了这么多酒。看来是叫不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