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麻烦上门

    陈峰一阵苦笑,看到这么醉醺醺的她,当然不忍心将她扔在这荒郊野岭的,看了看天色已晚,陈峰也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

    心想,找个宾馆开间房,让她好好的睡一觉。

    陈峰抱起了叶筱雨,向着旁边的一家酒店走去。

    在前台开了房,拿着房卡,抱着叶筱雨进了房间,刚要将叶筱雨放在床。

    女人的喉咙一阵蠕动,她一个手在床铺边想要找垃圾桶呕吐,陈峰被当成垃圾桶拽住,直接吐得他满身污垢。

    刺鼻的气味让陈峰异常的难受,刚准备说他两句,吐完后的叶筱雨倒头睡。

    “哎!”陈峰叹了一口气,脱光自己的衣服放进了洗手间。

    算了,去冲个澡吧,陈峰便放水洗澡。

    十多分钟后,陈峰裹着大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只是看到躺在床的叶筱雨,吓得一愣一愣的。

    叶筱雨蜷缩成一团躺在床,仿佛一个龙虾一样,她得脸色苍白,脸色渗出了许多汗珠。

    身体因为遭受了疼痛而在颤颤发抖。

    陈峰定睛一眼,赶紧的在叶筱雨的身一阵摸索检查。

    陈峰很快给出了诊断结果,慢性阑尾炎!

    陈峰了解到了这个女人的病情,放心的舒了一口气,虽然是阑尾炎,但是毕竟是慢性的,要是急性的话,自己可不敢有丝毫的耽误,要是拯救不及时的话,肠胃穿孔那麻烦了 。

    但是好在这是慢性的,可以进行药物进行保守治疗,但是遇到了陈峰这样的武林高手,只需要通过按摩治疗便能痊愈!

    陈峰的手掌顺着她那平坦的小腹不断的游动,一丝丝温暖的真气渗透进入女子的腹。

    随着不断饿按摩治疗,她那呼吸声变的慢慢的平缓,脸的汗珠也在减少,明显的看的出来,她的疼痛在不断的减弱。

    见到叶筱雨的症状在缓解,陈峰紧张的心情也变得平静下来。

    按摩治疗足足的进行了大概十多分钟,她在床已经进入深深的睡眠之,看她的面部表情非常的放松。看来陈峰的按摩让她十分的享受。

    陈峰看到她已经恢复如初,便要将手掌从她的身拿开。

    这个时候她迷迷糊糊的张开了朦胧的双眼。

    看着眼前裹着浴巾的陈峰,以及那只大手还放在自己柔嫩肌肤。

    这让她联想到自己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筱雨,是我,陈峰!”陈峰怕他误会连忙的解释。

    “哎呀,真的是你啊,峰哥!”叶筱雨仔细的看了陈峰,果然是在车遇到的那个武林高手。

    叶筱雨摸了摸脑袋,秀美微蹙,“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筱雨,你好好的想一想,难道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听到陈峰的话语,叶筱雨像是一愣,随后仔细的回想了起来,父亲非让我与那个公子哥家族联姻,自己一气之下,跑出了家,在酒吧里面被一个坏人调戏,好像有个正义的青年挺身而出,救了自己。

    “然后,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开房了!”叶筱雨嘻嘻的说着。

    “哇,你刚才不会趁着我醉酒,非礼我了吧!”叶筱雨忽然想到了什么。

    陈峰看了看自己裹着的大浴巾,两条腿全是腿毛,难免不会让叶筱雨产生误会。

    赶紧的澄清自己,刚才自己只是对她按摩治疗,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看着陈峰一个劲头的解释,叶筱雨捂着嘴巴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你真是太逗了,我是试探一下你,没有想到你反应这么的激烈!”叶筱雨他用手指点了点陈峰的胸膛。

    “哦哦,原来是这样!”陈峰安心了,只要不误会自己没事。

    只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倒是把陈峰给雷住了!

    “是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会找你拼命的!”叶筱雨语出惊人。

    吓得陈峰都惊掉了嘴巴,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怎么了,反正我不想嫁个那个公子哥,况且你是我喜欢的男人,我愿意给你!”叶筱雨含情脉脉的看着陈峰。

    “其实刚才我要是你的话,直接生米煮成熟饭了,到时候我把你带给我父亲看看,那样的话,那不会再逼我嫁个那个讨厌的家伙了!”原来看是活泼开朗的她,生活的也是非常无奈。

    “你赢了,我服了你!”陈峰对着眼前的她竖起了大拇指。

    从她的言语,陈峰袋盖了解到为什么昨天晚喝的烂醉如泥。

    “峰哥,收我做徒弟吧,我想跟你学功夫!”叶筱雨笑眯眯的挥舞着拳头。

    “女孩子学的琴棋书画不挺好的,学这打打杀杀的功夫,没有什么作用的!”陈峰确实不愿意教她。

    叶筱雨一把拉住陈峰的手臂摇晃着,撒娇的说道,“峰哥,刚才要不是遇到你,我可能要被那个家伙侮辱了,我要是会功夫可以把他打的屁股尿流,嘿嘿!"

    “看我心情吧!”

    看到陈峰这么敷衍自己,叶筱雨撅起嘴巴有些不情愿的点点头。

    “那个你是怎么治好我的阑尾炎的!”忽然她又想起了什么。

    叶筱雨这个阑尾炎已经有好几年了,每次发作都会疼半个钟头,而刚才几分钟的时间自己便不再疼痛了。腹部传来一阵暖流,非常的舒服。

    “随便的给你输了点真气!

    “你也会医术,你到底有多少秘密啊!”叶筱雨游戏看不透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你猜一猜啊!”陈峰摸了摸鼻子。

    “不愿意说算了!”叶筱雨把身子埋进了被窝。

    陈峰累了一天,也在那沙发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刚亮,陈峰便起床洗漱,两人在下面吃完了早餐,边准备离开。

    “筱雨,你小心点,自己一个人回去吧,我去学校了!”陈峰嘱咐着她。

    “谢谢你!”此时的筱雨忽然冲来。踮起脚尖,亲吻了陈峰的脸庞。

    叶筱雨这突如其来的一吻。

    陈峰感到暖洋洋的。陈峰一把抱住了她那柔软的腰肢。

    “我在盐湖大学,随时来找我玩!”陈峰不打算在逃避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了。

    “嗯,好的!”拥抱了一会,看到叶筱雨蹦蹦跳跳的走远。

    路的叶筱雨知道了陈峰的学校,过段时间去盐湖大学报道去,与自己的心人一起读书,那该是多幸福的事情啊!

    陈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当陈峰赶回到学校的时候,才不过早**点钟,一般在这个时间段,学生们会在食堂里面吃早饭。

    陈峰在路遇到几名隔壁宿舍的学校,见到陈峰,纷纷退让在两边。

    “发生什么了?陈峰不明白究竟。

    果然,当陈峰来到宿舍楼下的门口,宿舍门口两个混混搬了条长板凳,翘着二郎腿在那吞云驾雾,有说有笑的。

    赶忙的来到宿舍的陈峰看到602宿舍里面一片狼藉,被褥子衣服扔的到处都是,而在嘴里面。

    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地,被两个手持棍棒的青年敲打的哇哇叫喊。

    “玛德,凭你们这幅德行,居然还敢欺负杨宗武,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嘴里面不停大骂,手里还不停的捶打!

    “那个叫做陈峰的王八蛋呢,赶紧让他滚出来!”

    两个人穿的花里胡哨,手臂纹着不同的纹身,袒胸露出胸毛,其一个耳朵还带着大耳环,看起来不伦不类的。

    而这个被挨打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四孟军,此刻的孟军被打的满身全都是鲜血,但是丝毫没有透露出陈峰的下落。

    “臭小子,骨头还挺硬的啊,我看要不废了你条腿,你是不愿意开口的!”一人一脸狰狞。

    “你是在找我吗?”陈峰愤怒的大吼道。

    “你是陈峰?”其一人指着陈峰的鼻子质问。

    “我是,你们有什么事情找我来,不要动我的兄弟!”陈峰一把推开两人,把孟军从地扶了起来。

    “没事吧,兄弟,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陈峰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到陈峰直接的不鸟他们,两人心很是不爽。

    “玛德,臭小子,居然把我们当成空气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拳朝着陈峰的胸膛轰过去,陈峰闪过,一招不成,两人接过身旁的棍棒朝着陈峰的头招呼。

    陈峰依然十分的平静,在棍棒即将砸自己的时刻,陈峰伸手一把抓住。

    两名青年心大骇,想要合力挣脱,但是陈峰丝毫不动!

    眼睁睁的看着手里面的棍棒朝着陈峰那边移动,陈峰抽过棍棒, 朝着他们当头一棒!

    砰砰!

    两声闷响,敲得两人头肿起了大包。

    这两名情面瞬间被砸倒在地,抱着头在地痛苦的翻滚,鲜血流淌一地。

    陈峰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们一眼,他对自己的力道已经有所控制,要是刚才在用一分力,那么这两个人嗝屁了!

    虽然这个家伙非常的可恶,但是罪不至死。

    陈峰只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老四,没事吧!”陈峰再次的问道孟军的伤势。

    “峰哥,没事的,你快去救老大,传他们,被抓走了,那天你来报道找茬的那个杨宗武的哥哥杨宗奎精武社是他们的老大!”

    “精武社!”陈峰目光闪过一丝阴冷,在他的眼,这些势力狗屁不是作为强者,陈峰当然有他狂妄的资本!

    “老四,他们怎么打你的,是男人给我还回去!”对着孟军命令道。

    “好的,峰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孟军一瘸一拐的挪到两人的身旁。

    去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一阵阵凄厉惨叫声来回的回荡。

    两人被孟军折磨的抱头求饶,直到孟军打的精疲力尽,这才骂了一顿,坐在地大口的忙喘着粗气。

    “过瘾,过瘾!”摊坐在地的孟军大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