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阴险的杨聪

    杨雪没有丝毫的证据,只看眼睁睁的看着陈峰一行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

    陈峰直接的将几兄弟送到了医院,进行包扎治疗,严重的挂点点滴,陈峰安顿好他们,叫了外卖,不让他们饿着肚子。

    陈峰知道高宽传他们需要恢复几天的时间,给辅导员夏荷打电话请了假。

    几天的时间,陈峰为他们兄弟跑前跑后,问医抓药,让兄弟几人内心十分的感动,这份兄弟情难能可贵!

    周末的时候,天气阳光晴朗,万里无云,高宽精神抖擞的在病床活动筋骨,笑眯眯的说道,“峰哥,我们今天可以出院了!”

    其他几个人也点点头,表示自己的身体恢复了。陈峰去给他们办了出院手续。

    陈峰为了庆祝兄弟们这次出院,带他们到饭店里面洗洗身的晦气,虽然陈峰不差钱,但是并没有选择那些五星级大酒店。

    一方面是陈峰为人较低调,不想与同学们产生距离感,另一方面估计是想要好好的经营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吃吃喝喝的倒是其次,毕竟自己这个兄弟并不适合去那些高级的地方!

    一行人到了陈峰早预定好了饭店,几位兄弟们也都了席,等着美味佳肴了。

    俗话说,无酒不成席!

    像这样肝胆相照的兄弟们,拿着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才能体现出男儿本色!

    服务员很快的把猜端了来。

    兄弟几个先是一杯酒,然后开始敞开肚子,渐渐的放开了。

    这顿饭吃得十分的欢快,这种快乐是建立在兄弟这份生死之交的感情的。

    “兄弟们,我们以后是亲兄弟!”举起酒杯看向几个。

    “好兄弟!”

    “好兄弟!”

    “干杯!”兄弟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所有的情义都在这酒里。

    这一次全都喝得酩酊大醉,即使是酒量最好的陈峰也是喝得摇摇晃晃,不过,好在陈峰并没有喝大。

    陈峰叫了一辆车,把几人像死猪一样拖回了宿舍。

    安顿好他们几个人,陈峰也累趴在床睡着了。

    因为昨天晚酒确实喝多了,几个人睡到午十二点,才慢慢的醒过来。

    陈峰准备去食堂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

    与此同时,在校园的某条路,有着数十个人气势汹汹的走着,知趣的学生全都胆怯的给他们让开路。

    “尼玛,杨聪,你要教训的那个小子到底在哪里,要是再找不到,老子可没还有事情,没空陪你散步!”这个一个头裹着纱布的年轻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而在这年轻人身后,浩浩荡荡的跟着二十多号人马,这一个个膘肥体壮,一看是经常打架的混混。

    “杨哥,你消消气,不要着急,我刚得到消息,这小子要下来吃饭了,我们在这里堵他!”杨聪撅着屁股一脸的恭敬。

    看到杨哥有些不相信的看向自己,杨聪弯着腰笑眯眯的给杨哥点了一根烟,便许诺道,“杨哥,只要你帮我摆平这小子,我绝不会亏待兄弟们!”

    “算你识相!青年非常满意的朝着杨聪的面前吐了一口烟气。

    看到青年答应下来,杨聪的心里乐开了花,知道今天那小子估计要遭殃了。

    “武哥,我发现你今天特别的着急,是有什么事情吗?”杨聪疑惑的开口问道。

    “当然着急了,我们老大交代了,今天让我去请一个高手!”青年撇了撇嘴说道。

    “高手?”杨聪一阵疑惑,皱了皱眉头,不理解的问道,“难道我们学校里里面又来了牛逼的公子哥,需要武哥你亲自去请啊!”

    “公子哥,那算个屁,那些都是仗着家里面有两个臭钱,半点本事没有的垃圾!”青年不屑的说道,说的杨聪脸红一阵白一阵,怎么感觉是在说自己呢!

    “说了你也不懂,告诉我,你让我教训的人到底什么底细,摸不清底子,要是得罪了大人物,那可是自找麻烦啊!”青年有了次的教训,一脸谨慎的问道。

    “嗨,那个人能有什么本事,是想下来的土包子,玛德,还在我面前装逼影响我泡妞,嘿嘿!”

    “不过,那小子会点三脚猫的工夫,要提防一点!”杨聪想起来嘴巴被扇的跟猪头一样,便恨的咬牙切齿。

    “哼,臭小子,不是打架厉害呢嘛?我找一般专业打架的与你干架,看看你还在老子面前狂,此时的杨聪已经想象出了陈峰被打的跪地求饶的场景,心一阵快活!

    杨聪可是知道这些青年的实力的,盐湖大学里,没有什么他们不敢得罪的主子,他们是这里的王法!

    居然是这样的货色,青年有些不退了杨聪一下,指着他不客气的教训道,“我说你这小子,怎么越混胆子越小,一个小小虾米的角色居然让我亲自出马摆平,随便找我下面的几个兄弟,也能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哎,武哥,你是有所不知,我是为了一次性的解决问题,要是让其他兄弟出手,那乡巴佬再伺机报复,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亲自出马,你说是不是啊?”

    听完杨聪的话,青年拍了拍他的脑袋,赞赏的点了点头,“既然你都这这样说了,那我帮你这一会!”

    “谢谢武哥!”杨聪开心的点点头。

    陈峰几人从宿舍楼有说有笑的下来了,边走边聊。

    眼睛的杨聪一眼认出了陈峰,指着陈峰喊道,“武哥,是他!”

    “兄弟们,堵他!”青年大手一挥。

    只是当看到那道人影的容貌的时候,青年吓得惊慌失措,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被围在人群的陈峰,在看到这些人后也是一愣,这些苍蝇真的非常的犯嫌,当看到人群洋洋得意的杨聪,陈峰也是明白了这些人是他找来复仇的。

    “呵呵,陈峰,你那天不是很**吗?不是很牛逼吗?来,再打我一个巴掌试试看!”杨聪手拍了拍自己的嘴巴一脸的嘚瑟。

    看到陈峰被这么多人团团的围住,脸瞬间变的浮现出阴狠的笑容,眼一丝丝的阴毒。

    “你小子今天是擦翅难飞了,武哥今天在这里,非把你揍成猪头,一个乡巴佬再我面前装逼!”

    与杨聪一起来的学生也是激动的叫嚣起来。

    “哈哈,今天是你滚出学校的日子!”

    “敢打我们兄弟的耳光,等一下非打亮你的嘴巴!”

    这几个人也是那天被陈峰扇过耳光的学生,看陈峰现在落到了他们的手里,想到等一下能手刃仇人,异常的兴奋激动!

    在一旁默不吱声的陈峰终于说话了,古怪的看了看一旁裹着纱布的青年。

    随后目光转向了杨聪,“那么你们今天打算怎么样教训我么?我们毕竟同学一场,发生冲突双方都有错,我们能不能到此为止?”

    杨聪冷哼一声,“到此为止,你那天不是很牛逼啊,来啊,你继续牛逼啊,你那天打了我二十个耳光,我今天打你两百个耳光,让你知道得罪的下场!”

    “我也是的,我要打他两百个耳光!”

    “我也是!”

    “我也是!”

    几人纷纷附和,杨聪仿佛已经看到了陈峰的脸被打烂的场景,一个个撸起袖子来要干的架势。

    陈峰还是一抹淡淡的微笑,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我听懂你们的意思了,你们是想要一人打我两百耳光是吧!”

    “没错,是的,你不是想要到此为止嘛,看在我们同学一场飞份,我们也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让我们每个人打两百个耳光,这事情算了了,还有你个乡巴佬给我离黄梓欣远一点,因为你这配不她!”杨聪一脸的狂傲之色。

    “既然,这是你们说的,那这么办,一个人两百巴掌!”陈峰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而后看向旁边的纱布青年。

    这青年的脸的表情非常的怪异,尤其是当他们听到要扇陈峰两百巴掌的话,看向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同情与怜悯!

    “你们真的要打?”叫武哥的青年动手之前还不忘问一句。

    “当然啊!”杨聪突然感觉到那里不对劲,要是换做之前让武哥教训人,去劈头盖脸的打一顿,今天怎么这么的婆婆妈妈的!

    “好好好,既然你们执意要打,那能不要怪我了!”

    武哥一闪身边来到了杨聪的面前,抡起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那脸。

    陈峰看得出来这一巴掌起码用了青年的六七成的力气,直接的将杨聪扇飞了出去,跌跌撞撞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等他站稳了身子,捂着火辣辣的嘴巴,一脸不理解的问。

    “武哥,你怎么打我啊,你打他啊!”

    杨聪他花钱找了这些人来教训自己,怎么自己都一个被打,这算哪门子事啊。

    “曹尼玛的,老子打的是你!”武哥一脸凶狠的吼道。

    杨聪被他搞的懵逼了,指着青年破口大骂道,“杨宗武,曹尼玛的,你老子进水了,我让你打他,你特么的的竟敢打我!”

    气急败坏的杨聪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捂着那刚刚才好的嘴巴,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的他双眼通红。

    不只是杨聪,其他几个学生也都傻傻的楞在那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