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叶家有难

    不光是他们两人,连陈峰本人也是十分的惊讶,抬起头,看到杨别有意味的看了自己一眼。()

    “来来来,小峰,进来坐,两位警官,都是误会!”叶镇南热情的拉着陈峰往他家里走,一边笑眯眯的两警察打着招呼。

    四个人走进来叶镇南的家里,确实身为叶氏集团的老板,家里面并不是多么的富丽堂皇,反而是简约风格,透露着些许书香卷气!

    墙角放了几盆君子兰,竹,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坐吧!”叶镇南指了指客厅里的真皮沙发,让陈峰坐下来。

    看了看手机的照片,又盯着陈峰仔细的看了看。

    开口问道,“你叫陈峰?”

    “嗯!”陈峰点点头。刚叫自己小峰,陈峰便感觉到有些意外,当他叫出自己的全名的时候,更是让陈峰十分的费解。

    “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陈峰忍不住的提醒。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叶镇南的脸浮现出一丝长者对我温厚。

    随后说道,“但是我早知道你了!”把自己手机的照片指着陈峰看。

    陈峰接过手机,看到照片是一个穿的普普通通的少年,在一处农村老屋面前,而在身旁的是因为和蔼可亲的白发老者。

    少年与老者笑的十分的开心,看到这样照片,陈峰心里面久久不能平静,眼角微微的湿润,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这张照片,正是自己与叶若谷的合影,也是唯一的一张合影,而那时候的陈峰还没有去摩罗瑟,还是一脸的质朴纯真!

    “是吧,前段时间,我得到我父亲的消息,知道你会来盐湖市找我的!”烟双眼已经变得通红,虽然他的父亲离开家已经几十年,但是父亲的形象在他的心一直十分的高大!

    看得出来,叶镇南对于父亲的感情还是十分的真挚,提起了往事,触景生情的留下了眼泪。

    “嗯,师傅是一个好人!”陈峰点点头。

    “心说一下你女儿的情况,我可以救她!”

    听到陈峰这话,叶镇南大喜过望,他虽然不知道陈峰会以哪种方式裙营救自己的女儿的,但是他毫不质疑陈峰的能力,因为父亲告诉自己,陈峰将会用生命保佑自己家族的一世平安!

    对于父亲的话,叶镇南没有丝毫的怀疑。

    “你需要我准备什么?我现在安排人配合你!”叶镇南直接的说道。

    “我需要你女儿的一件贴身的东西,最好有她身的气味!”陈峰淡淡的说道。

    叶镇南赶忙起身,“我带你去筱雨的卧室去!”

    筱雨,筱雨,陈峰听到这个名字脑子里面冒出一个念头,不会是那个在车见义勇为的妹子吧,而且叶镇南的女儿也必须姓叶啊,难道是那个叶筱雨啊!

    带着疑问的陈峰跟着叶镇南身后了楼,田波与杨雪对视一眼,目光泛过一丝疑惑,不放心的也跟了来。

    叶镇南直接的打开了房门。

    哇塞,这哪里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墙贴满了李小龙,甄子丹,成龙,史泰龙,杰森斯坦森这些硬汉的海报,屋子里面陈设的全是一些望远镜,枪支的模型,整个是一个武术爱好者。

    陈峰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随后走到了叶筱雨的衣橱旁,打开了衣橱的门口。

    几人看着陈峰在橱柜里面翻来翻去,这时的叶镇南也在纳闷,这救自己的女儿与找东西有什么关系。

    “找到了,找到了!”仅仅几分钟的时间,陈峰一脸激动的从里面抽出了一件黑色的东西。

    而当叶镇南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顿时傻眼了,尼玛,这居然是筱雨贴身罩罩!

    叶镇南的脸有些怪不住,屋子里面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确实,在大庭广众之下,陈峰拿着女儿的罩罩在闻来闻去,鼻子不停的嗅来嗅去,陶醉的闻着面的芳香。

    “变.态,色.狼!”此时的杨雪脸色铁青,原本她还好陈峰在筱雨的房间里面找什么线索,没有想到他居然拿着罩罩闻瘾了!

    当着人家父亲的面前,这么公然的闻人家闺女的罩罩,而且还是一脸享受的样子,如此的画面,你们能够想象出气氛会有多么的尴尬。

    陈峰是谁,当然不会在乎世俗的眼光,继续的闻着罩罩,寻找有用的线索。

    田波接到电话说,同志们在城乡结合部的地方发现了绑匪的车辆,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叶镇南听到消息也是非常的激动啊。

    “叶董事长,我们马去救人!”田波也是警察局的队长,与杨雪的地位是平起平坐的。而这一次叶筱雨被绑架案,面非常的重视,如果两位能够成功的破案,那么升职在望,也难怪田波如此饿殷勤。

    “好好,辛苦你们了!”叶镇南一脸希冀的望着两人。

    杨雪点了点头,当下便与苏波一起离开。

    “你们等一下,小峰,是我的亲戚,你们把他也带,或许他能够帮你们的忙!”

    “嗯?”

    田波第一反应是眉头一皱,打量了陈峰一眼,嘴角露出依稀鄙夷,这样的货色,除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着罩罩闻之外,还有什么屁用,带着只会增加麻烦,脸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好吧,你跟我走吧!”杨雪答应了下来。因为他见识过陈飞的身手,或许面对歹徒时,这家伙也许会化险为夷的,况且这是要叶董事长的意思,不能不给他面子啊!

    看到这一幕,田波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

    他一直是杨雪的追求者,在局里人尽皆知,即便是苦苦的追求了杨雪一年多,但是杨雪一次次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的求爱,但是丝毫没有挫败他要得到杨雪的决心!

    田波始终相信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自己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感动她,抱得美人归的。

    平时杨雪对自己老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看到她居然主动邀请一个陌生的男人他的车,让田波内心十分的嫉妒。

    “哼,走吧!田波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耽误工夫。

    盐湖市的经济发展速度一日千里,而现在城市的扩建拓展变得极为重要,随着城市不断的往农村拓展,而在城市与农村之间逐渐的形成了过渡的一个区域 也是城乡结合部。

    由于这里面房租便宜,已经变成了打工者的聚集地,这里面脏乱无,确实管制,较的混乱。

    一辆辆的警车缓缓地驶入这一出城乡结合部。

    早刚下过一阵雨,车在泥泞不堪的道路行驶,溅起一阵阵的水渍,坑坑洼洼的地面也是非常的颠簸,两旁的小河已经填满了垃圾,随着风,飘来一阵阵的恶臭味。

    警车行驶了一小会,最停在了一处荒废的老宅面前。全都下了车。

    刚走进院子,两个警差走了过来汇报工作。

    “队长,确认过了,是那辆绑匪的车!”田波点了点头。“保护好现场,让技术部门分析现场,看一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其他的人走访一下周围的邻居,寻找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是,队长!”众多警察答应一声便要分头开始忙活起来。

    而在此刻,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

    “不用查了,绑匪已经离开了!”

    “嗯?”

    刚才准备行动的警察皆是一愣,一个个目光转向杨雪身旁的一个普通的青年。

    “你说什么,不用查了!”此时的田波厉声的喝道。

    陈峰对于田波的态度丝毫没有在意,而是指着地的两道车轮印,缓缓的说道,“这两道车胎痕迹根本不一样,你看进来的是面包车留下来痕迹,而出去的时候是一脸商务车的轮胎印,显然他们是在这里面交换了车辆!”

    陈峰继续的说道,“他们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按照我的推断,现在他们估计已经出了城乡结合部了!”

    陈峰的分析确实十分的肯,有理有据,但是在田波的听来确实十分的刺耳。

    再也忍不住脾气,指着陈峰一脸不爽的说道,“小子,记住了,这里是警察在办案,你以为你是福尔摩斯啊,你要是在信口开河的话,我把你铐起来,你这是阻碍我们执行公务!”

    听到自己的队长如此的愤怒,其余的警察也明白了什么,虽然他们也认为陈峰说的非常的有道理,但是没有人会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去找主动的招惹田波。

    陈峰也感觉到他浓重的枪药味,这家伙是明显的在针对自己。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找自己麻烦,但是陈峰也没有解释的想法,既然你们不能采纳我的意见,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陈峰蹲下身子,身手沾了一点地的土沙粒,放在嘴里,细细的咀嚼,忽然他眼冒金光,随口吐出砂砾。

    “干什么,你这是在破坏现场!”怒火冲天的田波大步向前,一把抓住陈峰的衣领,指着地的沙土。”你看看你,破坏了现场,来人,把他给我拷起来!”

    田波抓住了陈峰的把柄,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饶了陈峰。

    陈峰眼泛起冷冷的光芒,心怒火凸起!

    “滚开!”

    陈峰手臂用力一挥,直接的将田波甩出几米远,差点跌倒在地。

    “你...你..居然敢袭警!”田波先是一愣,面色通红,一脸狰狞的交换着让手下抓住陈峰。

    其余的警察一拥而。

    在这个时候,一道女人的声音瞬间响起。

    “住手!!!”

    杨雪脸色铁青,她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糟糕的局面,原本是为陈峰过来帮忙,没想到现在陈峰反而变成了抓捕对象。

    ”杨雪,这家伙根本不是在帮忙,这是干预我们重心公务,你也看到了,他居然对我动手!”田波振振有词的说道。

    “哼!”杨雪没有回话,只是冷哼一声。

    确实她没有想到田波居然是如此的下作之人。

    杨雪目光如刀,大声的说道,”什么破坏现场,如果刚才陈峰也叫破坏现场,那么我们每个人都站在这里,脚底下也许踩着歹徒的发丝,这算不算是也在破坏现场!”

    杨雪言辞犀利,反驳的田波哑口无言,其余的警察也是面面相觑,自己的队长居然胳膊肘往外拐,偏袒一个外人。

    此刻的杨雪目光冷冷的扫视众人,一脸冷冰冰的说道,“不要忘了,我们是警察,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了让某些人滥用职权!”显然是在针对刚才的田波。

    说完也不再理会众人的,带着陈峰了车。

    看着呼啸而走的车,站在地的田波脸色铁青,他真不的不敢相信,杨雪居然会这么公然的指责自己的不是。

    这让他真的很难接受,“你跟着他们的车!”指着旁边的一名警察吩咐。

    “好的!"

    “一个乡巴佬,我不信,他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田波拳头捏的咯吱咯吱的响动,一脸的阴毒怨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