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惊人的能力

    “你知道绑匪往那换个方向跑了吗?”开车的杨雪问旁边陷入思考的陈峰。

    这家伙从刚才一车,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好像在琢磨什么事。

    “不知道!”陈峰敷衍了事。

    咯吱一声!

    杨雪猛踩刹车,满脸愤怒的看着陈峰,质问道,“既然你不知道歹徒在什么地方,那么的话,你还信口开河的说自己不在城乡结合部!”

    陈峰转了转眼珠子,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歹徒藏在那个地方,但是我知道他们肯定不在城乡结合部,这一点我是敢打包票的!”陈峰摆着胸脯说道。

    杨雪这个时候已经在深深的后悔,刚才还以为这家伙知道歹徒逃跑的方向,没有想到这家伙是胡说八道,早知道如此,还不如直接的留在城乡结合部寻找线索,在这里没有目标的乱晃算是怎么回事。

    陈峰还是一脸的平静,努了努鼻子,嗅了嗅空气的味道,忽然眼冒金光的问道。“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鞭炮厂,废弃的厂房的那种!”

    “嗯?”

    杨雪一愣,紧接着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好的问道,“难道歹徒藏在鞭炮厂里?”

    “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定,但是我六七成的把握,陈峰把车窗摇下来,继续看着杨雪说道,“其实我刚才仔细饿分析了轮胎里面的物质成分,只有鞭炮厂里面的可能性较大!”

    杨雪听完陈峰的话,一脸的不敢相信,“你用嘴尝了砂砾,能判断出这里面的成分?”

    确实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打死杨雪都不会相信,一般都能需要经过专业的仪器进行一层一层的筛选,对做实验,才能得出里面的具体成分。

    陈峰没有说话,但是作为摩罗瑟的一名王牌杀手,不只是要求武功高强,而且在嗅觉,听觉,味觉等一些感官也要超乎寻常人!

    只有这样,才能在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力挽狂澜,灭杀敌人!

    “盐湖市东边有几处鞭炮厂的废弃厂房,那是九十年代的时候,为了地方的经济发展,但是由于污染实在是太严重,政府强制关闭了!”杨雪了解过着一片的工业格局。

    “东边,在盐湖市的西郊换车,这歹徒倒是十分的狡猾,为了迷惑警方,将人质藏在东部,声东击西玩的漂亮!”陈峰的眼眸射出些许光亮。

    杨雪也是信服的点了点头,他不得不承认陈峰的逻辑推理十分的厉害,他分析的可能性较大。

    多一分耽误,对于人质来说是多一分危险,发动车,油门一踩,向着东部跑去。

    然而陈峰的行踪一直在田波的掌握之,当他得知,两人居然向着东郊驶去,嘴角不屑的泛出一些不屑的冷笑。

    “哼,真是两个白痴,歹徒在西部换车,难道还会再返回市区,向东边开去嘛!”

    虽然如此,但是田波还是十分的谨慎,让手下的警察死死的跟紧他们,一旦有什么变故,第一时间的通知自己。

    “嘿嘿,不管歹徒在东边还是西边,只要能找到他们的行踪,那么这哥功劳自己自然是记在自己的头!”田波一脸的阴沉沉。

    盐湖市东部是一片荒芜之地,这里面的道路坑坑洼洼,不远处是一个废旧的工业园区,一排排废弃的厂房四周杂草丛生。

    此时的杨雪在一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前方有两条小路,看着陈峰问道,“我们现在走哪一条路?”

    杨雪不知为何,现在总是习惯的听取陈峰的意见。

    陈峰打开车门,捏起一抔土,用鼻子嗅了嗅,最后拿出罩罩在在对的闻了闻。

    “这一条!”陈峰指着一条砖头路。

    陈峰了车,杨雪脚踩油门,呼哧一声。

    到了工业园区的门口,两人为了不打草惊蛇,下车步行。

    当两人下车之后,陈峰拿出罩罩又仔细的闻了闻,一路寻找着气味前进。

    “他们在前方三百米处!”陈峰指着前方,两人小心翼翼的摸了去。

    杨雪确实非常的疑惑,前方是一座废弃的工厂,陈峰又如何能够确定歹徒在这里,难道他的鼻子有效距离能够闻到三百米,这也太恐怖了吧!

    虽然心有疑虑,但是杨雪还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便跟了陈峰的步伐,向着厂房慢慢的靠近。

    这处厂房有几千平方的大车间,墙壁粉刷的油漆已经被雨水冲刷露出了里面的砖头,间是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铁门,面还着一把大锁。

    陈峰绕到旁边,两人纵身一跃,翻墙进入了里面,躲在一处隐蔽物后。

    观察到门口停着一辆商务车,里面传来吵吵闹闹的怒骂声。

    看到这样的情景,杨雪终于确定这个地方是歹徒的藏身之地,再次看向陈峰的目光变得异常的复杂。

    这个家伙真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而在事发到现在,杨雪看了一下时间,不到两个钟头,这家伙便已经找到了歹徒的窝点,这样恐怖的实力,真的让他们这些专业办案的警察汗颜啊!

    杨雪听到里面的声响,掏枪准备冲进去救人。

    “你干什么?”陈峰一把将她抱住。

    陈峰指了指院子说道,“狗的气味在接近,屋子里面的人快要出来了!”

    赶紧的将杨雪拉到墙角底下躲了起来。

    “大黄啊,你特么的白天瞎叫唤什么,再叫,老子把你炖了下酒!”大汉喝得醉醺醺的,目露凶光的对着院子一侧的狼狗大喝。

    汪汪汪!

    那条狼狗摇着尾巴,非常惧怕这位大汉,当下呜呜咽咽的不敢再言语。

    大汉踉踉跄跄的走到树边,废了好大的劲这才解开拉链,哗啦啦的撒起尿来,自言自语的埋怨,“大哥也真是的,这么一个正点的妞只能看不能,憋死老子了,等老子干完这一票,非要找几个小姐姐,好好的快活快活!”

    大汉一边撒尿,一遍嘀嘀咕咕, 撒完了尿,甩了甩老.二。

    耳边还想不经意的听到一阵细微的声音。

    “嗯?”

    难道是酒喝多了,出现了幻听,大汉有些疑惑,提裤子,便朝着陈峰他们这边走来。

    此刻躲在这边的杨雪的心几乎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大汉那一步步走来的脚步声,感觉像踩在自己的心脏一样,扑通扑通的。

    她清楚的知道,要是被这大汉发现自己的存在,那么他们的行踪便会暴露,到时候不但不出人质,反而会将自己搭进去!

    想到这里,杨雪的神色变得紧张起来。

    陈峰快如闪电般的窜出,那名醉酒的大喊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陈峰一拳的打昏了过去。

    陈峰一脚踢起地石子,猛然一脚,精准无的向着角落的一侧踢去。

    呜呜呜!

    那个狼狗刚想要大叫,便直接被那石子击,砸得脑浆飞溅。

    解决了这两个麻烦,陈峰招了招手,示意杨雪过来。

    “现在你去救人质,她被关在左边的屋子,其他的歹徒群斗全都交给我了!”

    陈峰朝着杨雪做了一个行动的手势,只是当他们刚进入房间的时候。警笛的声音在外面突然响起。

    陈峰大叫不妙!

    在里面喝酒吃肉的大汉一边喝酒,一遍聊得热火朝天,但是这一阵阵刺耳的警笛声倒是让他们警惕起来。

    这些大汉先是一愣,紧接着一个个面色大变,惊慌失措的乱了起来。

    “特么的,警察!!!”

    “他们是你怎么找过来的!”

    “特么的,咱们赶紧逃跑吧,被警察抓住那是死路一条!”

    “逃个屁啊,咱们手里面照样的有家伙,即便是警察,我们照样能够将他们打的屁股尿流!”

    这些大汉一个个表情复杂,面色怪异,有的紧张,有的亢奋,有的凶狠,有的淡定,他们都在等一个人的命令。

    是他们的老大,光头老大倒是异常的震惊,摸了摸自己那光秃秃的脑袋,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警察怎么会这么快的能找到这里的。

    挥了挥手,安抚着众人的情绪,”兄弟们,不要慌,算警察来了又怎么样,死在咱们手的警察也不是一个两个的了,我们怕个吊啊!”

    “大哥!”

    “大哥!”

    “大哥!”

    光头的这一番言语,倒是让兄弟们亢奋起来,紧接着光头便开始安排任务了。

    “你们两个去把那小.妞看好了,一旦形势对我们不利,我们用她做人质,其余的兄弟们抄起家伙,我们与那些警察决一死战!”

    “是,大哥!”

    这十几名歹徒情绪逐渐的稳定了下来,当下一个个的将操起了家伙。

    在这时候,在院落之处,陈峰与杨雪也是面色大变,他们看到一辆辆的警车如飞般的窜至厂房门外,田波气势汹汹的带着一波真枪实弹的警察从了进来。

    “该死!”陈峰飞奔往前,将杨雪扑倒在地。

    哒哒哒!

    在他们刚刚倒地的一瞬间,一阵狂暴的子弹声响起,密密麻麻的子弹疯狂的朝着这些警察狂扫而去!

    众多警察猝不及防,没有想到他们这些歹徒有如此多的武器,立刻有几名警察枪倒地。

    砰砰!

    其实的警察见势不妙,纷纷掏枪射击,对着屋子里面的歹徒进行还击。

    然后,歹徒的武器装备要高于警察,所以没多久,警察便被歹徒的火力压制。

    由于刚才陈峰的速度极快,歹徒并没有发现让他们的影踪,所以说他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怎么办?”杨雪面色肤白,如今这些歹徒已经有了防备,现在想要救出人质的困难很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