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给你留个纪念

    “你特么的的居然敢打我?”

    田波吐了几口鲜血,头脑一阵眩晕,紧接着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这家伙是在公然的袭警!

    不只是田波,连其他的警察也是面面相觑,这家伙也是无法无天了,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打警察!

    “打你?”才冷哼一声,目光透露出冷冷的杀气,“要是再几天前,我会杀了你的!”

    ”你特么的找死!”此刻的田波肺都快要气炸了,被一个土包子当着众人打了耳光,还扬言要杀了自己,这种羞辱让他瞬间的失去了理智!

    “老子崩了你!”

    田波大吼一声,拿起枪死死地顶在陈峰的脑袋面,杀意凌然,怒目圆睁的吼道,“你信不信老子现在杀了你!”

    确实,气急败坏的田波的举动已经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即便是杨雪也是吓的不知所措。 ()

    “我不相信!”陈峰平静如水,眼睛死死的盯着田波。

    “开枪啊!”陈峰大吼一声。

    “什么?”

    其余的警察也是心惊肉跳的看着陈峰,摸了摸额头渗出的汗水,他们看的出来,田波面目狰狞,几乎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情绪非常的不稳定,只要稍微的刺激一下,便会不计后果的开枪!

    这个家伙居然还如此的刺激他,简直是不要命了 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别逼我!”田波双眼腥红,愤怒的看着陈峰,此时此刻的他,恨不得将陈峰生吞活剥,以解心头之恨!

    “来啊,开枪啊,怎么不敢了?”陈峰一脸的戏谑。

    田波仅有的一份理智告诉自己,不能扣动扳机,要是这么做了,那么自己完蛋了!

    敌不动,我来动!

    陈峰闪身窜起,只见他手掌一动,一把抓住田波的手,而后猛然发力。

    手枪掉落在地。

    咔擦!

    哥哥断裂的声音响起,田波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已经要断了,痛苦难耐!

    “你放开我!”田波额头冷汗直冒,暴戾的看着陈峰。

    陈峰淡然一笑,点点头,“放过你可以,但是我要给你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说完,陈峰抓过田波的一双手,用力一扳!

    咔擦两声!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彻,田波疼痛的嚎叫。

    她的两根手指被生生的扳断,十指连心啊,那种揪心的疼痛让他几乎疯狂。

    “这些歹徒全是跨省在逃的罪犯,每个人身都有命案,今天要不是我在这里,不光是你,你的这些队员也会全都死,包括筱雨!”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感觉到两眼发蒙,甚至会怀疑眼前看到的一切不是真的。陈峰竟然不只是袭警,居然还故意伤人!

    “给我杀了他!杀了他!”田波最后的一份理智已经被愤怒淹没,她面色狰狞恐怖,歇斯底里的吼叫。

    他们这些人可是警察,让他们杀人,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他们还是把陈峰团团的围住,这些警察不敢大意,如实刚才那些歹徒全都是被陈峰制服的,那么说明这个家伙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一旦对方反抗,一定会让他们措手不及!

    然而陈峰并没有反抗,此刻缓缓的举起双手,任由身边的警察将自己拷。

    “该死的混蛋!”

    田波看到陈峰束手擒,受了这么大的侮辱,自然是不甘心,抽出一名附近警察的枪,对准陈峰。

    “你特么的废老子的手,老子今天要了你的狗命!”

    说着田波便准备扣动扳机。

    而在此时,一道大喝的声音响起。

    “住手!”随着这道粗狂的声音,几十号的人马冲了进来,紧接着一名年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局长!”田波看到这名年人,脑袋也是吓的清醒了不少,赶紧的将枪收了回来。

    不只是他,其他的警察也都叫了一声局长。

    啪!!!

    然后这名年人走到田波的面前,一巴掌狠狠的扇去!

    这一巴掌极为响亮,将田波抽的晕头转向,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紧紧的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的不理解。

    不仅是他,在场的所欲有的人全都傻眼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局长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便将自己的队长给抽了!

    他们可是知道,平日里面这队长可是深得局长的宠幸啊,如此大的反差,肯定是田波这家伙做了什么让局长恼火的事情了。

    而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所有人惊掉了下巴!

    只见这名局长对着陈峰鞠了一个躬。

    “陈峰,你好,是我对属下管教不严!”他的话语非常的诚恳,亲自帮陈峰解开手铐。

    “局长, 你不能放过他,他袭警,还故意伤人!”田波气急败坏的叫唤。

    看到自己的局长对陈峰道歉,这家伙居然还阻止,在场的人对田波投去了怜悯的眼神。

    刚才是叶筱雨给自己的父亲打了电话,动用自己家族的关系,这才让局长亲自到访。

    局长叹了一口气,“田波,我现在决定,你被停职了!”

    “什么?”

    话一落地,大家都愣住了,田波已经看出来,这家伙是在讨好陈峰,才将田波停职的。

    此时的田波也才如梦大醒,长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明白了,自己已经招惹了牛逼的人物了。

    陈峰了杨雪的车子,叶筱雨看到陈峰来,一脸的活泼,“陈峰,我们真是有缘,谢谢你!”

    陈峰也是非常的吃惊,这个叶筱雨居然是师傅的孙女,“你是师傅的孙女,救你是我应该的做的!”

    “哦哦,怪不的你这么的厉害,原来你是爷爷的徒弟!”叶筱雨也是十分的意外。

    “陈峰,人已经救出来了,你把东西还给叶小姐吧!”杨雪紧紧的盯着陈峰问道。

    “什么东西?”陈峰也是满脸的疑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罩罩!”杨雪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嗯?”

    听到这话,叶筱雨也是先是一愣,紧接着脸显露出一丝诡异,自己的贴身罩罩在他的手里,这是怎么回事!

    陈峰挠了挠头一脸的尴尬,“你说的是这个啊?”

    说着,陈峰从怀取出那件罩罩,放在鼻子闻了闻,还有一些不舍。

    “这件罩罩有你身浓重的气味,应该是你经常戴的吧!”

    当陈峰拿出那件罩罩的时候,叶筱雨十分的吃惊,这是她最喜欢的罩罩,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戴在身。

    “嘿嘿,陈峰,你要是喜欢,这件罩罩送你了,当给你留个纪念!”叶筱雨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真的?”陈峰有些不相信。

    “不骗你!”他吐了吐舌头,甜甜的说道。

    “好吧!”陈峰便再次把罩罩揣进口袋。

    呼哧一声,杨雪脚踩油门,将愤怒转换为车速!

    没有多久,车子便来到了叶家的大门口,叶筱雨想要邀请陈峰,杨雪去她家做客,但是杨雪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了。

    陈峰只好被叶筱雨挽着胳膊进了院子。

    陈峰一走进院子,感觉有几双目光锁定在了自己的身。

    嗯?

    陈峰扫视了一下四周,看了看周围隐蔽之处,眼眸一亮,应该是叶镇南重金雇来的保镖吧!

    安保措施做的还是十分的到位,陈峰满意的点点头,陈峰最怕的是那些幕后雇主,还是对叶家不依不饶,会再次的对叶家人下手!

    “哈哈,小峰你来了!”

    在陈峰刚进入院子的时候,看到客厅的大门已经打开,叶镇南满心欢喜的迎了出来。

    估计是陈峰把叶筱雨毫发无伤救出来的缘故,叶镇南的心情十分的不错,看陈峰的目光非常的慈爱,仿佛是长辈看小辈一般。

    陈峰只是客气的点点头,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吸引了陈峰的注意力。

    这名年轻人身高一米七左右,瘦骨嶙峋,感觉好像是发育不良,但是陈峰发现他的目光极为犀利,走起来板板正正,一看是行伍出身!

    似乎注意到了陈峰眼的疑惑,叶镇南哈哈大笑,便指着年轻人说道,“小峰,这个是盐湖安保公司的金排保镖徐虎先生,我这次专门的请他过来负责我们的安全问题!”

    “徐先生,这是我的小侄陈峰,我的女儿是他救出来的!”

    陈峰自然明白叶镇南的意思,当下与徐虎握手。

    “徐先生你好,以后我叔叔的一家安全全都交给你了,麻烦你了!”

    徐虎听到眼前的年轻人居然能够救出叶小姐,脸不由得闪过一丝异色,穿的破破烂烂,随意的流露出不屑。

    “不用客气,我们会尽我们的全力保护雇主的安全的!”

    “小峰,进屋吧,我知道你会今天回来,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我们边吃边聊!”

    “来,这边坐!”指着餐厅的椅子,这餐厅了装潢的也是非常的简约,桌子已经放满了美味。

    “小峰,你救筱雨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此时的叶镇南变得一脸的严肃,表情非常的凝重。

    “那些绑匪都是跨省的杀人犯,之前一直在边疆地区活动,不过有人重金悬赏一千万,他们才冒险进入沿海犯案!”

    这些情况都是那个光头大汉亲口告诉自己的,只不过陈峰也不知道这背后饿雇主是谁,因为他们是通过间人进行交易的。

    “绑架期限是三天!”

    “三天!”

    听到这话,叶镇南面色变得冷峻,闪过一丝狠辣之色。

    “果然是那些家伙干的!”

    “叔叔你知道是谁?”陈峰好地问。

    叶镇南摇了摇头,扶了扶鼻梁的眼镜,按了按太阳穴,”现在还不鞥呢确定!”

    “因为在三天之后,有一场招标会,这次的招标会意义重大,只要是在这次招标会了标,那么对于哪家公司来说地位会升一个档次,我们集团也在其,而且机会极大,很有可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干的!”

    听完叶镇南的解释,陈峰算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希望你能保证她的安全!”叶镇南一脸希冀的看着陈峰。

    “没问题!”陈峰想都没想答应了下来。

    “叔叔,你放心吧,我会保证他的安全的,这段时间不会让她一人外出,只要出门我都会陪着她,这样行了吧!”

    “好,这么定了!”听到陈峰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叶镇南大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