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万紫千红

    “有志气,我欣赏!”曼陀罗朝着陈峰竖起了大拇指,继续的说道,“我们是分开还是一起调?”显然是在征求陈峰的意见。()

    陈峰有些不耐烦,“一起来吧,我是个急性子!”

    其他的人全都苦笑不得的在这里听着陈峰在静静地装逼。

    调酒,选择酒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不管是年份,产地,还是其他的一些因素,都会对影响酒的口味品质!

    曼陀罗知道自己必胜无疑,但是她也不想敷衍了事,挑选酒水也是十分的慎重!

    当她挑选完毕后,看到陈峰挑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酒水!

    认为陈峰是在装模作样,根本不懂调酒,是想要以此引起自己的注意!

    不只是她,现场的人当陈峰调出一类酒瓶的时候,众人全都哈哈大笑一阵!

    开始调酒!

    曼陀罗拿起抹布仔细的擦拭桌子的调酒工具,而此时的陈峰从酒杯到了半杯酒在手,搓了搓手,丫的,这家伙在洗手。

    我槽,玛德,这真是个人才啊,居然把酒直接的当成了自来水。

    “洗个手,杀杀菌!”陈峰朝着周围的观众微微一笑,大家都嗤之以鼻,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曼陀罗也是惊讶的翻了翻白眼,这家伙真是个货真价实的葩!

    曼陀罗将酒水倒入大酒壶,端起酒壶来回的晃悠搅拌,让其均匀的融合,面的冰块也在里面翻滚!

    曼陀罗摇晃酒壶的姿势十分的优雅,冰块撞击的声音动听悦人!

    看着美女在慢调斯的调酒,无论是视觉还是精神都是无的享受,感觉置身在美妙的境界,忘乎自己!

    而一边的陈峰在旁边则是非常的另类,陈峰一只手插进裤兜里面,一只手拿着一个掌勺在不停的搅拌!

    切!

    一遍搅拌,一边在低头的看着酒水的形状,没有丝毫的美感。

    直接的将酒壶的酒水倒进了酒杯!

    看的大家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这家伙到底会不会调酒,玛德,连冰块都没有放,不会这个调好了吧!

    这是搞什么玩意?

    而此次的陈峰丝毫不在乎这些庸俗之人的鄙夷目光,拉了一把椅子,径直的坐在了曼陀罗的对面,饶有兴趣的看着曼陀罗在调酒。

    确实曼陀罗非常的专业,一颦一笑,尽态极妍,举手投足之间,无时无刻不在释放女人的魅力!

    看的陈峰如痴如醉,都快要入迷了!

    经验告诉曼陀罗摇晃的已经差不多了,火候已经十足。

    等她哗啦啦的将酒水徐徐的倒进酒杯,碧波荡漾的酒杯慢慢的平静下来。

    “一色,两色,三色!”

    看着曼陀罗慢慢的将酒水往里面倒进,直到全场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十光十色!”

    “我的天呐,我今天终于看到了,真是我的荣幸啊!”一名调酒师旁边忘乎所有的大喊。

    面对众人的赞扬,曼陀罗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瞥了一眼旁边的陈峰,看着他那浑浊一团的酒水,不有的邹起了眉头。

    “怎么样,现在输了吧,你要付出代价了!”此时的曼陀罗眼泛出幽幽的光芒,霸气十足,整个是一个女强范,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年轻人。

    其余的人也都狂呼,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都希望陈峰被打的血肉模糊!

    兴奋的嚎叫,“废了他,废了他,废了他!”

    这些人好像提别的喜欢那些刺激的打斗,全都挥舞着手臂狂呼,感觉像是古罗马斗兽场的贵族在看刺激的人兽大战一般疯狂!

    而几个大汉已经从外面围了过来,眨眼间便将陈峰围在间。

    这些大汉全都是曼陀罗的手下,他们目露凶光,只要曼陀罗一声令下,便会豪不犹豫的将陈峰拿下!

    此时的杨宗奎兄弟也是非常的揪心啊,他们感受到那群大汉身的凛凛杀气,知道今天是祸躲不过了。

    几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大步向前,站在陈峰的旁边,孟军高宽当然也是毫不犹豫的站在陈峰这边,目光直视眼前的几位大汉,没有丝毫的畏惧!

    此刻酒吧的气氛异常饿紧张,那几名大汉摩拳擦掌,两股势力在对峙,双方的斗争一触即发!

    陈峰点点头,看了杨宗奎一眼,随后转身对着曼陀罗说道。

    “不是我输了,是你输了!”

    “什么?”

    曼陀罗冷哼一声,“输了输了,没有想到你还是输不起的人!”

    穿的面对这虎视眈眈的几位大汉,根本没有丝毫的畏惧,而是一脸平静的说道,“你这十光十色,因为你摇晃的时间太长,所以酒的胃口变得有些差劲!”

    确实这调酒对摇晃的时间有严格的要求,莫非这家伙真的懂调酒!

    此刻目光投入陈峰酒壶,此刻成功的酒变得愈发的光泽鲜艳,慢慢的,仿佛变成了万紫千红的彩亮,将酒吧里面营造成了光怪陆离的冰纷世界!

    看着酒杯的那颗红红的小心脏,曼陀罗顿时掩住了小嘴,俏脸满是震撼,“万紫千红,这怎么可能?”

    绽放着数十道光亮,瑰丽诱人!

    陈峰微微的一笑,倒出一杯酒。绅士般的端到曼陀罗的面前,当下曼陀罗接过酒杯,轻抿了一口,只见曼陀罗的美眸缓缓的闭,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舌头不断的感受着酒味!

    她的俏脸随后露出一些享受的微笑,当她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陈峰满是惊骇!

    “你赢了!你以后来这里全部免单,另外你哈可以看我跳舞!”朝着陈峰抛了一个媚眼。

    说着,曼陀罗举着酒杯对着在场的人喊道,“朋友们,今天我请客,大家随便喝,玩的开心!”

    喔喔喔!

    耶耶耶!

    听到免单的消息,酒吧里面再次的轰动起来,仿佛了彩票一样。

    陈峰拍了拍一旁的杨宗奎,“哪个包厢,带我们去!”

    杨宗奎他们还没有反应的过来,原本以为他们今天会集体挂彩,没有想到居然赢得这么漂亮,让曼陀罗心服口服,这简直太特么的牛逼了!

    出发凑到曼陀罗的耳边,悄悄的耳语,“不穿内.裤,容易着凉!”

    噗嗤!

    听到这话,曼陀罗只是腿脚一软,差点没有一屁股摔下去,抓起一件东西朝着陈峰扔过去。

    “混蛋!”

    曼陀罗恨的咬牙启齿,这家伙怎么发现自己没有穿内.裤,虽然自己不喜欢穿内.裤,但是自己里面还是穿着贴身热裤,当然也不会走光!

    可是还是被这家伙给发现了!

    而在此时,在酒吧的一个昏暗之处,两个人冷哼一声。

    这个年轻人一脸的萎靡,神色憔悴,显然是纵欲过度,一杯接着一杯的在喝着闷酒!

    要是陈峰在这里,定会认出这个人,是在酒吧里面遇见的白子枫,另一个人便是他的父亲白天桥。

    “儿子,你说的那个人是这个小子!”年人指着陈峰问道。

    “是这小子,邪乎着呢!”白子枫郁闷的将杯的酒水一饮而尽,神色充满了杀气。

    “这一次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从小到大,这白子枫还是第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这让他很不甘心,对陈峰早已经恨之入骨!

    “子枫,放心,老爹一定会把这小子弄死,好替你出这口恶气!”

    白天桥的脸露出阴沉沉的冷峻,而后对着身后的小姐说道,“去龙哥请过来,你说是我白天桥有事请他帮忙!”

    白天桥说完直接的拿出几张红票塞进了小姐的罩罩内,顺带的摸了一把,小姐娇哼一声。

    这小姐看到钱,立马的起身直接的向着楼走去。

    此时酒吧的包间内,杨宗奎几人喝得十分的尽兴!

    虽然之前与陈峰闹了点不愉快,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所有的恩怨一笔勾销。

    尤其是看到杨宗奎几人冒着得罪曼陀罗的危险,挺身而出,这让高宽他们十分的欣慰。

    一群大男人嘻嘻闹闹的喝到十一点多钟。

    孟军几人酒都喝多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只要陈峰头脑还保持着冷静!

    “峰哥,我跟你讲啊,我们兄弟是个粗人,但是我们佩服强者,好家伙,次你们一个人直接的干翻我们几十号人,我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从那时候,我便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跟着峰哥,你这样牛逼的人混,只有这样,我才觉得此生无憾,只要跟着峰哥混,将来我一定是牛逼一方的大人物!”杨宗奎满嘴的胡话。

    陈峰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觉得杨宗奎兄弟倒是性情人,这种爽快的人,陈峰愿意与他交往!

    一行人跌跌撞撞,手扶着墙出了酒吧,现在已经深夜,微弱的灯光,路已经没有行人了。

    然而当他们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从四面八方的涌来几十号人马将他们团团的围住。

    微风吹来,带来一阵阵的寒意,陈峰等人静静地站在路边,看着这群来者不善的家伙!

    这些人一个个身强体壮,显然是打架的好手,一个个面目凶狠,赤.裸着身,露出健硕的肌肉,看了有些胆怯。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醉酒的兄弟们也酒醒了大半!

    “曼陀罗的人!”

    此刻的杨宗奎也是非常的愤怒,没有想到曼陀罗是心胸如此狭隘的人,竟然在外面派人堵我们!

    “几位兄弟,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杨宗奎陪着笑脸对着这几个人说道。

    “误会,放你屁!”大汉一口浓痰吐在地。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嘴角泛出一丝狰狞,”小子,不会忘了我吧!”对着陈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时候的杨宗奎算是明白了,这家伙之前与陈峰有过节,看来自己还是错怪曼陀罗了,自己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当然不会忘了,你这次是来找场子的吗?”陈峰嘴角泛出一丝玩味的笑。

    听到这话,青年的脸泛出丝丝的狠辣!

    一次被陈峰打得遍体鳞伤,这对他来说这是一辈子的耻辱。

    “我承认你厉害,但是你能够打得我们这么多号人吗?若是你识相的话,跟我们走一趟!”

    几十号大汉,敲击着对面,呼呼的叫喊,一时间整齐划一的棍棒声响起,气势十足。

    陈峰脸色冷峻,好的问道,“谁在等我?”

    “去了你知道了!”这青年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

    “去不去?”

    “我要是不乐意去呢?陈峰撇了撇嘴。

    “那我们请你过去!”青年大喝一声,知道陈峰不会轻而易举的跟他们走,对着身后的数十人说道。

    “动手,带他去见龙哥!”说罢,两人挥舞着棍棒,气势汹汹的冲向陈峰等人。

    “!”杨宗奎大喝一声迎了去。

    双方交锋, 两批人马干了起来!

    陈峰倒是没有参与战斗,直接的找了一根电线杆,悠闲的靠了去,看着战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