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羞愧难当

    “哼,这家伙是在装逼,也不知道在哪里听来的故事,跑到我们这里来装逼,一副穷酸样,你让他从兜里面拿出几百块钱看看。 到时候肯定是付不起钱,溜之大吉!

    这年男人依然不甘心,毕竟自己在美女面前不能这样的拂了面子。

    在而他的话语引起了其他白领的赞同,这些人打量着陈峰,这浑身下一套行头也不会超过两百块,这样的人,怎么会舍得拿出几百块钱,为了喝一杯猫屎咖啡呢?

    不只是他们,连店里的服务员也是一脸的不敢想象,只好陪着笑脸说道,“先生,我们这里的猫屎咖啡直提供给贵宾用户,如果您需要喝的话,请提前付费!”

    听到服务员的话,陈峰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从裤兜里面摸出钱包一沓子大钞,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七八张暂新的百元大钞!

    “给!”陈峰递给服务员。

    这服务员点了一下,正好一杯猫屎咖啡的价格。

    我槽!

    这世界真特么的疯狂,一个农民工随手都能够拿出一沓子百元大钞,虽然说一万块钱并不多,但是对于他们这些白领来讲,加班加点,混点津贴补助,差不多才能拿到一万块的薪水!

    此时画风突变,有些小心思的白领美女看向陈峰的眼神变得和煦起来,这家伙有着成为土豪的潜力。

    在大家的一阵惊叹,服务员已经端着一别浓郁的咖啡走了过来。

    “先生,你请慢用!”这位服务员态度变得异常的恭敬。

    那些白领勾着眼睛看着陈峰面前的猫屎咖啡,不由得嘀咕,这咖啡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看起来还不如我的拿铁好呢!

    “是,是,乌漆墨黑一片片的,有什么好稀罕的!”周围的白领又在叽叽喳喳的议论。

    而陈峰丝毫不在乎这些庸脂俗粉的看法,拿起一根勺子在咖啡之搅拌起来。

    陈峰搅拌的动作极为优雅,如同在调酒一般的绅士。

    在而随着陈峰不断的搅拌,一股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从咖啡里面散发出来。

    这股香味随风漂浮,没有多久,香气便溢满了整个咖啡厅。

    此刻店里的顾客全都被这气味吸引乐,他们还是第一次闻到这般醇香的咖啡气味。

    同这咖啡的气味相较,再看看自己桌的咖啡,目光充满了鄙夷!

    这特么的的是差距,几百大洋与及时块钱的本质区别。

    而刚才那名浓妆艳抹的女子目满含嫉妒与羡慕,似乎很想品尝一下这个传说的猫屎咖啡。

    看到自己女友的神色,男人当然明白了女人的心思,向着服务员招了招手。

    “服务员,给我们也来两杯猫屎咖啡!”

    服务员收了钱,很快便将两杯猫屎咖啡端了出来。

    这个两杯咖啡看起来与陈峰的一模一样,但是两个人鼻子嗅了半天,纳闷的是,为什么没有丝毫的香气溢出,似乎这与几十块钱的咖啡没有什么区别!

    “这是怎么回事?”年男人眉头一皱,紧接着学着陈峰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在那里搅拌。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他搅拌了半天,这咖啡里面也没有刚才那股磬人心脾的芬芳。

    “服务员,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这猫屎咖啡没有香味!”这男人一脸的阴沉,感觉到有种被欺骗的直觉。

    服务员满脸无奈的笑了笑,忙着解释道,“先生,这咖啡冲出来本来没有香味,这也怨不得我们啊!”

    而这男子当下火冒三丈,“扯淡,你们端给他的咖啡充满了香味,但是端给我们的却不是,你这是欺诈消费者,我要向工商局投诉你们!”

    “不敢,不敢,这猫屎咖啡确实没有香味!”服务员看到男人动怒,苦口婆心的在解释,但是这种事情难以解释清楚。

    “乡巴佬,这猫屎咖啡有着许多的咖啡香基,只有将这里的香基调出来,才会散发出这种浓郁的香味,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想喝猫屎咖啡,哎,真可笑!”陈峰一副恒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听到陈峰的这话语,男子现在是越发的羞愤,怒火也是蹭蹭的往涨。

    他算是听明白了陈峰的话语,原来这咖啡本来没有香气,只是陈峰的搅拌手法较特殊,方才将里面的香基全都调制了出来。

    可气的是这乡巴佬居然笑话自己是乡巴佬,这特么的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

    这名男子恨不得现在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真是羞愧难当啊!

    啪啪啪!

    在这个时候,只听到门口有人鼓起了掌声,而后看到一个年男人走了进来。

    这男子一脸的富贵相貌,脸一副和蔼可亲,似乎很好相处的样子。

    看到这年男子,刚才装逼的男人面色一变,赶紧的找了一个地方,不敢抬头看,读者年男人好像十分的害怕。

    而店内的服务员起身恭敬的喊道,“老板好!”

    老板只是象征性的挥了挥手,转身看向陈峰,”我在这里面开咖啡厅十多年了,遇到喝咖啡的人无数,今天终于遇到一个懂咖啡的人,真是不容易啊!”

    “你好,我叫胡山口,是这家店里的老板,不知道小兄弟你怎么称呼?”

    胡山口的态度十分的温和,脸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让人很难有一种厌恶的感觉。

    陈峰客气的笑了笑,“我叫陈峰!”

    “陈峰?”胡山口听到这名字,眉头一皱,眼一丝阴沉一闪而过,紧接着面色平静的说道。

    “兄弟,你不要见怪,我这些服务员不懂规矩!”

    刚才的胡山口在看了半天,刚才店里发生的事情全都被看在眼里,此刻对着几个服务员训斥。

    “我们做生意的,来则都是客人,你们要是再狗眼看人低的话,都给我统统卷铺盖滚蛋,还有,若是店里的客人也这样,那么这样的贵客也请他离开这里,我们不想要做你的生意!”

    胡山口刚才的笑意全都散开,现在浮现出一股强者的威严霸道。

    其实听起来好像是在训斥服务员,其实也是在对刚才的浓妆艳抹的女人与男男子的旁敲侧击!”

    只是让陈峰有些诧异的是,刚才那个牛逼哄哄的男人,现在大气不敢出一个,只是低着头一脸的阴沉。

    “看来这胡山口有些背景啊!”陈峰猛然间明白了些许,不由得多看了胡山口一眼。

    虽然这个嚣张的男人闭了嘴巴,但是这么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是分不清形势。

    立马的跳了起来,“我说你们咖啡厅是怎么做生意的,让一个脏兮兮的农民工进来喝咖啡也算了,但是你们竟然为了这样的人,赶走客人,有你们这样的吗?”女人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的愤怒。

    这女子显然是听出了胡山口在敲打自己,当下忍不住火气。

    而那名男子听到后,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胡山口是什么样的人物,这种人不是自己这种小鱼小虾能够招惹的起的。

    别说是他,算是自己的老板站在这里,也会一个劲头的对胡山口点头哈腰,自己在他的眼里连个屁都算不。

    此刻的男子想要制止自己的女友,可是他越是这样,女人越生气。

    “你个怂货,你怕神马,顾客是帝,你懂不懂,哈还有这一身穿的破烂玩意的乡巴佬,别以为你进了一趟城,能改变你泥腿子的本质!”

    女子冷哼一声,推开男人阻扰的手,越说越气,指着陈峰的鼻子大骂道。

    “我告诉你,你是一条农村来的狗,什么东西!”

    “告诉你,农村狗是农村狗,有点小钱出来装逼,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鳖!”

    这浓妆艳抹的女子使劲的讽刺挖苦,话语尖锐刻薄,直接的叫陈峰一口一个农村狗!

    而咖啡店里的那些白领都有些看不下去,知道这女子有些过分了,甚至有一些白领是农村出来的,此刻看到女子如此的谩骂,显然是受不了了!

    而那男子更是吓得面如土灰,他想不到自己的女朋友会在胡山口的面前发飙!

    玛德,这是死到临头了!

    完蛋了,完蛋了!

    胡山口的能量究竟有多大,只要对他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只要他想要对自己下手,别说自己,是自己的公司也会跟着倒霉!

    胡山口坐在那里,面色有些阴沉。

    陈峰目泛过一丝冷冽!

    本来陈峰对于他们这些职场的白领并没有多少的厌恶,但是这女子一口一口的农村狗在反反复复的辱骂自己,这让他心泛出一丝怒火!

    陈峰是农村里面出来的,陈峰从雷不感觉自己是个农村人有什么丢人的地方,农村的人是在靠力气赚钱,用劳动力来换取自己的报酬,别人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们!

    “你有什么资格侮辱别人,在我的眼里,你是一条大母狗!”陈峰双目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而且还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骚母狗!”

    “什么!”

    听到陈峰辱骂那名女子是母狗,咖啡店里的人全是一愣一愣的,尤其是那名女子与男人。

    男子现在也顾不得胡山口在这里,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辱骂自己的女人是一条人尽可夫的骚母狗,这对男人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这是在践踏他作为男人的尊严!

    “曹尼玛,找死!”男子暴怒之下,直接的一拳向着陈峰轰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