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阴险的郑部长

    只是这气势汹汹的一拳被陈峰一把接住,陈峰随便一脚直接的将男子踹翻在地!

    “你是不是感觉我骂你女人是骚母狗,非常的生气啊?”陈峰笑眯眯的踩着男人的胸膛,居高临下的冷漠声传来。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是你用的是宝格丽香水吧!”

    “玛德,老子用宝格丽香水关你什么事?”被陈峰踩在脚下的男人疯狂的挣扎,但是陈峰的脚像是钢铁长城一般纹丝不动。

    “那个我想问一下,那个女人是你的女朋友吗?”陈峰玩味的笑了笑。

    “是的!”这男子语气明显的有些不耐烦。

    陈峰听到男子的答案,脸的笑容愈发的复杂,“你用的是宝格丽香水,但是我在你女朋友的身闻到一股大卫杜夫的香水味,和一股范思哲的香水味,而且其大卫杜夫的味道较浓重,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死昨天晚留下来的味道,而那范思哲的味道相对而言,应该是之前留下来的!”

    陈峰哈哈大笑,把脚从男子的身拿开,这男子立马的站了起来,掸了掸身的灰尘。

    “恭喜你,你戴了两顶绿油油的帽子,西瓜皮还绿!”陈峰一脸的戏谑,看向男子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只被耍的猴子。

    而这男子听到这样的话语,也是一脸的吃惊,却并没有立即的发火,慢慢的思考起来。

    昨天女人确实没有与自己在一起,而且电话打通了也是遮遮捂捂的随便的敷衍自己了事。

    今天早说她与闺蜜在一起,玩的忘记了开机,自己也没有放在心,听到陈峰这么一分析,他心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老公,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的,我是清白的,我的眼里只有你,亲爱的!”女人面色苍白如纸,神色隐隐泛着惊恐,显然是在掩饰着什么。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这样吧,之所以那宝格丽香水那么的浓郁,应该是你的女人身留有那个男人的痕迹,你可以看看她的脖子,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吗面一定遗留着男人的吻痕!”

    听到陈峰的话语,那名女子脸色大惊,而男子的面容愈加的阴沉,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女人。

    “阿春,将你脖子的丝巾摘下来,让我看一看!”

    男子面色铁青,指着女人的脖子说道。

    “老公,你不相信我是吧,你宁愿相信这个乡巴佬的话,也不愿意相信我!”女子只是一味的解释,并没有解开丝巾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男子心的疑惑在膨胀,眼睛瞪得铜铃般的大,指着女人的鼻子骂道,“曹尼玛的,给老子把丝巾摘下来!”

    当下男子冲到女子的面前,疯狂的想要解开丝巾,女子在反抗,但是力气毕竟没有男人大!

    呼哧一声,丝巾被男人被撕烂,看到女子白皙的脖颈露了出来,面留着几个红红的吻痕,清晰可见。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看到这吻痕,男人愤怒到了极点,屈辱感爆棚,自己被人家戴了帽子,当下手起刀落,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女子的脸。

    “你敢打我?”女子抚摸着自己俊俏的脸蛋,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近乎疯狂的男人。

    “打你怎么样,玛德,那个家伙说的没有错,你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骚母狗,大母狗!”男人声嘶力竭的骂道,随后还不忘再次的一巴掌扇在女人的脸。

    连着被打了两个耳光子,这个女人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冷哼一声,一脸鄙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对对对,老娘是人尽可夫,怎么了,我是人尽可夫,你也不看看自己三寸丁,这么点本钱,凭什么拴住老娘的心,你是一个小部长,又不是什么富二代,况且你也满足不了老娘在生理的需求,还让老娘跟你,坐你的大头梦去吧!”

    女人的犀利的话语直接的刺激到了男人的自尊心,当着这么多人面说自己那里没用,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大的伤害。

    男人双眼布满了愤怒的血丝,当下便朝着女人猛扑过去。

    拿女人也丝毫不弱,直接的撸起袖子,对着男人是又抓又挠,男人双手紧紧的勒住女人的脖子。

    彻底的厮打在地,这些人全都惊骇的看向陈峰,这家伙难道鼻子哮天犬还灵吗?居然光凭气味能断定这个女人出.轨,这特么的的简直是神人啊!

    不只他们,连胡山口也是一脸的难以想象,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太不简单了,绝对不是池之物!

    事情已经圆满的解决,陈峰也不想再在这里停留,一眼瞥向窗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边哭诉,一边从咖啡店外走过。

    卢佳一个人失落的走在街道,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眼含绝望。

    从小的时候,自己便被自己的亲身父母抛弃了,只是将她寄养在舅舅家里。

    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舅舅也有几个孩子,每次只要他们犯了错,挨惩罚的绝对是自己。

    起得鸡早,睡得猪晚,他们只要一不开心了,自己成为了他们的撒气桶,而自己唯一能做的是忍耐!

    学的时候被人欺负,忍耐,在家里舅舅的孩子折磨辱骂野孩子,也是忍耐,一个人躲到小河边哭泣,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心酸!

    现在工作了,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要脱离苦海了,但是发现自己的领导对自己没安好心,老是想自己的心思。

    这一次,要是自己不从了这个男人的话,那么自己百分之百的卷铺盖滚蛋!

    卢佳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在叶氏集团干不下去的话,那么会把自己卖给那个周老板吧!

    想到舅母舅舅那市侩的嘴脸,卢佳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恶心。

    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是他们的累赘,是他们的负担,而他们自己的孩子则是当做宝贝,虽然养了自己二十年,但是基本是把自己当成牲畜来养。

    当初他们收养自己的时候,是因为觊觎外婆的那点家产,知道如果领养了自己。会得到外婆的资助,再加自己长的漂亮可人,他们舅舅舅妈一拍即合,决定领养了自己。

    几年后,外婆去世了,他们没有金钱的补助,对自己的态度也变得非常的恶劣,觉得自己是一个拖油瓶。

    “我算跳河自尽也不会嫁给那个周老板!”

    想到那个周老板已经快要六十岁了,外面还有几个小老婆,想到这里,卢佳感觉到一阵恶心。

    卢佳清楚的知道,舅舅一家人已经被周老板买通了,这一次要是丢了工作的话,自己对他们来说既是赚钱的工具,如果自己失业的话,那么他们更加有理由把自己明码标价的卖给周老板!

    想到这里,自己的命运为何如此的悲惨,委屈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怎么了,卢佳,不开心吗?”

    在卢佳漫无目的走在人群,身后一道男人的声音响起。

    掉头一看,确是陈峰。

    “是你啊!”看的出来,卢佳在这里遇到自己十分的开心。

    今天谢谢你了,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嘴角强行的挤出一丝微笑。

    ”没什么麻烦的,不过我看你好像有心事!”陈峰轻轻的一笑,看到她有点不对劲,这才从里面出来探个究竟。

    “我没事!”卢佳强装出微笑。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陈峰呵呵一笑,“我叫陈峰!”

    “你叫卢佳!”卢佳刚要开口介绍自己,但是陈峰抢着说完。

    她听到陈峰提前说出了他想要说出的话,先是一愣,随后便开心的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虽然与陈峰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是陈峰给她的感觉非常的舒服,他看人的样子专注干净,不带丝毫的轻佻,和人说话的样子轻飘飘的。

    “陈峰,你是我在叶氏集团第一个不求回报帮助我的人!”卢佳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即便是我离开了这里,但是也会记住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好人!”陈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想到自己的会被美女发了好人卡,不过听他的弦外之意好像是又惹了麻烦。

    “是不是那个郑部长又为难你了?”陈峰皱着眉头问道。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卢佳见到陈峰如此的担心自己,不知道为何,心泛起一丝幸福感。

    她不想要在麻烦陈峰,生怕陈峰因为插手了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得罪人了,丢了饭碗,到时候自己会愧疚的。

    也许来这叶氏集团最大的收获便是认识陈峰这个男人。

    “我次帮你,可不是希望你被赶出叶氏集团,你要是拿我当你的朋友,你把事情告诉我,即便是我不能帮你,说出来心里面也会好受一点!”

    听到陈峰有些不乐意,卢佳犹豫了一下,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在郑部长在被陈峰吓跑之后。并没有对卢佳死心,而是让卢佳到外面去收账。

    玛德,这卢佳是一个实习生,之前一直是在跟着公司的老员工跑业务,现在让他一个人去收账,那不是难如登天吗?

    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最大的问题便是那笔账!

    这笔账是五年前公司遗留下来的一笔烂账,别说卢佳这样一个小女生了,算是让公司里面最牛逼的业务员过去都没有把尾款收回来。

    如果陈峰预料的没有错的话,卢佳刚走进哪家公司的时候,便会被人家赶了出来,对方甚至连一句废话都不愿意搭理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