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倔强的小男孩

    看到凶神恶煞般的陈峰走来,郑部长直接的吓得跪在了地,“求求你,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擦了擦嘴里血水,说完还吐出两颗被打碎的牙齿。()

    这家伙再这样打下去,非把自己打死不可。

    “卢佳,我今天告诉你个道理,向他这种垃圾,是名副其实的小人,所以对于这种小人,你要他更恨,这种人是欺软怕硬的主子!”

    卢佳点了点头,这陈峰太暴力了,让她一个小女生看到如此血腥的肠面,确实不适宜。

    “你说你是不是个垃圾,猪狗不如的东西!”陈峰看着跪在地,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郑部长。

    “是是是,我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求你饶了我!”郑部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泣。要是再这么的打下去,自己这把老骨头非让他给拆了不可。

    陈峰看着哭哭啼啼的郑部长,一把抓起了她的衣袖,目光直视着他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还是劝告你,不要打算报复我,因为你那后果不是你所能承担的!”

    说吧,陈峰一把将郑部长摔砸在地,只有在转身走向叶筱雨,连看都没还有看郑部长一眼。

    看到陈峰霸气的归来,这业务员的业务员大呼爽快,终于有人把他们出了这口恶气,这郑部长在业务部耀武扬威这么多年,骑在这些业务员的头拉屎撒尿,终于今天得到了报应!

    他们看向陈峰的目光变得满是钦佩,还有强烈的好感,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吧!”陈峰对着面前的叶筱雨拍了拍手说道。

    此时的陈峰也朝着旁边的卢佳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随着便离开。

    看到这一幕,大家也算是明白了,这陈峰果然是总经理的司机,怪不得总经理会对陈峰如此的放纵。

    陈峰将叶筱雨送回家,便直接的向着盐湖大学走去。而在路走着走着,却发现前方的一个大排档黑压压的人群子啊围观指指点点。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陈峰还断断续续的听到女子的怒骂声,吵吵嚷嚷的!

    陈峰不打算多管闲事,当下便要离开,但是不经意间在人缝看到一道瘦小的身影,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看到小孩子被欺负,陈峰不能坐视不管, 陈峰的脸闪过一丝诧异,快步的分开人群,向着间挤过去。

    终于挤到了间,两名嚣张无的年轻人趾高气扬的站在一名瘦弱的小男孩的面前,这男子满目狰狞,而女子也是一脸的愤怒!

    “你这小乞丐走路不长眼睛吗?你看看,你看看,我这件才买的衣服都被你给弄脏了!”女子愤怒的瞪着眼前的男孩子,指着自己衣服角落里面不大不小的一块黑乎乎油斑。

    而那名男子则是更加的猖狂,直接去对着小男孩拳打脚踢,嘴里面还不停的骂骂咧咧。

    “草泥马的,老子给我这婆娘我那这件衣服可是你花了四千多块钱啊,你这小要饭的,赔得起吗?你怎么不去死的?”

    说着男子又是一巴掌扇在男孩子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小男孩捂着被扇的红肿的嘴巴,一个劲头的道歉,这男孩子骨瘦如柴,一身穿的破破烂烂的,头发面灰尘油渍 ,肌黄肤瘦。

    陈峰注意到小男孩死死的抱着一个熟料袋蹲在墙角,畏惧的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玛德,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现在老子把你弄死了,再跟你说声对不起,有用吗?”那男子满脸横肉,横眉竖眼的对着小男孩骂道。

    “你现在给我老婆跪下,磕三个响头,老子今天放你一马,不然的话,老子今天打断你的腿!”

    听到这男人因为小男孩弄脏了衣服要让人家磕头下跪,围观的人群有人怒斥起来。

    “我说小伙子,你放了这家伙吧,他也是蛮可怜,还是高抬贵手啊,得饶人处前饶人!”

    “是的,凡事不要做绝,一衣服脏了回家洗一下好了,何必为难人家?”

    “要是你在为难这小孩,那我们可报警了啊!”

    围观人群,有些年纪大的在好言相劝,而那些年轻的都在怒斥这对男女。

    只是这些人劝的越是厉害,男子打的越是来劲,当下又狠狠的踹了小男孩两脚,而后大眼一瞪,指着众人嚣张的说道,“草泥马的,老子倒是要看看,那个王八蛋敢去报警,谁敢去报警,是跟我王三过不去!”

    这男子态度异常的嚣张跋扈,而后那名女子看到这一幕,不但不感到羞愧,还有些得意洋洋,感觉男子异常的威武霸气。

    “哼,我告诉你们,我家三哥是三口帮王二哥的亲弟弟,你们若是不开眼,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女子掐着腰,对着众人颐指气使的说道。

    当众人听到三口帮,以及王二哥的名号皆是一愣!

    他们都知道这三口帮是盐湖市的两大帮派之一,旗下的帮众有几百人之多,名下的娱乐产业不计其数,实力非常的强悍!

    而那王二哥是三口帮一个非常有名的打手!

    据说在他手里的人命都有几条,前段时间花了重金才从监狱里面提前的释放。

    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居然是王二哥的弟弟,围观的众人面尽数露出畏惧之色,一下安静了下来。

    王三看到这一幕得意的笑了笑,他知道只要报出自己哥哥的名号来,准能吓尿这帮平头老百姓,在盐湖市是可以横行霸道,即便是警察也不敢随便的抓自己。

    “大哥大姐,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奶奶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我还要回去给她送吃的!”男孩眼噙满了泪水,对着王三苦苦的哀求。

    :曹尼玛,吃吃吃,送个屁!”王三一脚将小男孩踹翻在地,而后将小男孩的怀的装满残羹剩饭的熟料袋一把夺过来,扔在地,一顿狂踩!

    “吃吃吃,吃你妈的隔壁!”

    仅仅几脚的功夫便将熟料袋踩烂,里面的饭菜撒的到处都是!

    “玛德,小兔崽子,你不是要让老子放了你是吧?”指着地的饭菜一脸狰狞的说道。“来来来,只要你把这地的饭菜舔个干净你可以走了,不然你等着那你奶奶饿死吧!”

    王三的话倒是让小男孩身体一震颤抖,他那噙满眼泪的眼眸之的委屈转化为了愤怒。

    小男孩从来没有想到这世居然还有如此恶毒的人,他每天都像一条流浪狗一样流窜在这街头,与病重的奶奶相依为命,在垃圾桶里面找出一些剩菜剩饭来维持奶孙俩的生活!

    小男孩的年龄只有六七岁,但是却已经失去了童年的朝气,反而多了一份少年老成!

    “吃,吃,你特么的快吃,不然的话,你别想再走!”

    王三凶狠的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大手按住他的头颅不断的往下压迫,让他去吃地被踩的黑乎乎的饭菜!

    小男孩的眼满是委屈,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对于他来说,这段日子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

    原本属于他那这个年龄的童真,现在早已经荡然无存,他的目光慢慢的变得充满了仇恨,以及对这个世界的厌恶!

    陈峰静静的站在人群,看着这一幕让他触景生情,并没有出手,而是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那时候他也是一个流浪儿,每天靠着垃圾桶里面的饭菜存活,但是只有有人胆敢欺凌侮辱他,他从来没有退缩,都是以命相搏,用那微弱的身躯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社会的残酷告诉自己,只有你别人狠,这样你才能活,才不会受到欺凌侮辱!

    眼前的小男孩的处境与但是的自己十分差不多,陈峰在等待着小男孩做出选择!

    是屈辱的低下头颅,想狗一样的吃那些藏羹剩饭,还是仰起头,迎接着王三的狂风暴雨!

    “我不吃!”

    而此刻,一道稚嫩的声音居然如此的响亮,之间那小男孩红肿着双眼,硬生生的支撑着自己的身躯,说什么也不低下头!

    他的目光早已经失去了童真,说什么也不肯低下头!

    王三衣领,紧接着愤怒无,一脚将小男孩踹出了三五米远!

    “骂了隔壁的,你这个小兔崽子在三爷我面前装逼,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王三从旁边抽出一块木板,气势汹汹的朝着小男孩走去。

    “我特么的的砸死你!”王三手臂一挥,将手的凳子高高的举起,对着小男孩瘦弱的身躯砸去。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一阵惊呼,要是这一下子下去,即便是一个成年男子也会被砸的遍体鳞伤,何况是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这还不被砸的一命呜呼!

    看到小男孩有什么危险,人群的几个小伙忍不住想要扑来救人。

    但是他们距离太远,即便是前,也无法阻止悲剧酿成!

    小男孩静静的看着头顶的木板落下,眼没有丝毫的惊慌,只有遗憾,因为自己不能照顾自己唯一的奶奶了!

    周围的人已经不忍心看下去,纷纷闭了眼睛,年纪大的老人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只是一秒,两秒,过去了,众人居然没有听到男孩子的惨叫声,这让他们十分疑惑的睁开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