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金少被废

    “王晓丽,你……”

    金太义怒火攻心,此刻嘴角再次流出一丝猩红的血渍,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我怎么了?我早知道你不是峰哥的对手!你不要再自取其辱了!”王晓丽斜眼鄙视的看了一眼金太义,俏脸之满是不屑,现在她感觉,与陈峰起来,金太义是一个垃圾。

    良禽择木而栖!这是王晓丽的生存之道。

    听到王晓丽的话,金太义惊怒交加,但是因为有陈峰的缘故,只能死死忍耐,不敢发作。心在暗暗的发狠,要是自己有机会,一定会将这骚,狐狸按在地,狠狠的干她,干的她哭爹喊娘。

    “你今年多大?”陈峰转目看着王晓丽,感受到自己胳膊处传来的一阵阵柔软,嘴角泛出一丝玩味的笑。

    “峰哥!我今年21岁,我们应该差不多大,要不然我做你女朋友吧!”王晓丽先是得意的瞥了一眼旁边的王竹,而后对着陈峰笑靥如花的说道。

    听到王晓丽的话语,王竹只感觉心一颤,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此刻的她异常紧张,十指紧扣,因为用力而有些发青,紧咬着嘴唇看向陈峰,感觉自己的心几乎要到了嗓子眼。

    虽然她和陈峰刚刚认识没多久,但是陈峰的身影已经深深刻在了她的心。这是第一个呵护自己保护自己的男生,她害怕这道身影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我喜欢女人,更喜欢漂亮的女人!”陈峰并没有看到王竹的神情,此刻对着王晓丽说道。

    听到这话,王晓丽大喜,她知道,这是陈峰在说喜欢自己。

    想到这里,王晓丽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这是魅力和美丽!像王竹那种丑八怪永远不会懂得,女人的外表才是男人最为注意的!

    看着王晓丽那挑衅一般的目光,王竹只感觉自己的心如刀绞,疼的让她无法呼吸。

    她没有想到陈峰这个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家伙,竟然已经在她的心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但越是这样,她却越痛苦。

    王竹的丹凤眼浮现一丝水雾,即便是面对无数人的嘲讽,她也没哭过,但是这一刻,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哗哗流淌下来。

    “我早应该知道,男人都是如此!他也一样!”

    王竹嘴角浮现一丝自嘲,嘲笑自己想的太多,嘲笑自己太过幼稚。

    此刻不只是王竹,连周围的很多人都面现怒色。

    这个家伙竟然同意做王晓丽的男朋友,这简直禽,兽不如。

    王竹此刻在众人同情怜悯的目光自嘲的摇了摇头,而后转身便欲离开此地!

    这个个令人伤心欲绝的地方。

    只是在她刚刚转过身的刹那,她的手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攥住。

    “美女,你哭了!”

    清朗的声音传来,让王竹身躯一震,她转过头来,看向握住自己手掌的男生,眼泪如雨一般流下。

    美女?

    这名男生自然是陈峰,但是听到他对王竹的称呼后,所有人皆是一呆,他们想不明白,王竹会和美女有一丝一毫合适的地方吗?

    “峰哥,你……你是在说我吗?”王晓丽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泛出一丝不妙,当下小心翼翼的问道。

    而陈峰听到她的话,却是冷漠的摇了摇头,当下径直走到王竹身前,慢慢的帮其擦拭着眼泪。

    “在我眼里,王竹你漂亮十倍百倍千万!”

    陈峰的话语像是一颗炸弹,炸的众人脑袋有些发懵。

    王竹是盐湖市的丑女,而王晓丽则是美术系的女神,而现在陈峰竟然说盐湖第一丑女神还要漂亮十倍百倍,这丫的是不是脑袋吧诶驴子踢了。

    而王晓丽更是满脸怒色,她一直以自己的外貌而自傲,现在被人陈峰当面说自己不如王竹这个丑八怪,心气急。

    “峰……峰哥,咱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王晓丽不敢对陈峰撒气,只能面色僵硬的说道。

    “玩笑?”陈峰听到之后,双眼一眯,其内闪烁着耀眼的寒光。

    “你以为貌美如花便是漂亮吗?你以为这样可以鄙视羞辱别人吗?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一个内心肮脏丑陋龌龊的贱女人而已!”

    说着,陈峰目光直视金太义,寒声说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被我废掉双手,第二,她今年21岁,你打她21耳光!你自己选吧!”

    陈峰的话语冰寒刺骨,所有人在听到之后尽皆打了一个寒颤。

    金太义有些惊惧的看向陈峰,他可以感觉到,陈峰并没有开玩笑,他真的会废掉自己的双手。

    “我选第二个!”金太义紧紧面色迟疑了下,便瞬间做了决断。与自己的双手起来,王晓丽又算的了什么,更何况王晓丽刚才的举动已经背叛了自己。

    “峰……峰哥!你不能……”王晓丽有些傻眼了,她想不明白,陈峰为何会选择一个丑八怪,而不选择自己。

    更让她心发寒的是,陈峰竟然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逼迫金太义打自己耳光。

    此刻王晓丽的话语尚未说完,金太义便一个耳光狠狠打在她的脸。

    啪!

    声音清脆响亮,王晓丽白皙俊俏的脸瞬间浮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发丝凌乱,狼狈至极。

    而这还未止,金太义显然痛恨王晓丽刚才背叛自己,此刻下手毫不留情,一个个大耳光对着王晓丽狂抽起来。

    此地众人看着被不断狂抽耳光的王晓丽,尽皆咧了咧嘴,暗叹陈峰的狠辣,竟然连这么漂亮的女神都视若无物。

    不过此地的众人没有人会同情王晓丽,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本身应该受到惩罚。

    当金太义最后一个耳光抽下之后,王晓丽那张原本漂亮的脸袋已经完全肿胀起来,面道道血丝痕迹,看起来狰狞丑陋至极。

    此刻王晓丽摔倒在墙角处,手掌颤抖的摸着自己肿胀的面容,她可以想象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怕是王王竹还有难看数倍。

    仅仅愣了片刻,王晓丽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而陈峰对于王晓丽没有丝毫怜悯,此刻面色玩味的看向金太义:“啧啧,真想不到,你下手挺狠的啊,竟然将你女朋友打成这样!”

    金太义面皮一抖,脸浮现一丝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女人心思太恶毒,该打!”

    “没错!她是该打!”陈峰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而后看向金太义的目光变得冰冷:“但是我不喜欢棒子,尤其是打女人的棒子!”

    呃……

    这一刻金太义也傻眼了,这不是你特么的让我打的吗?

    而当他发现陈峰的目光渐渐有些不善的时候,金太义心大呼不妙:“你刚才说过的,只要我打了她,你便不再为难我!”

    “刚才我只是说,你打了她,我便不会废掉你的双手!”陈峰玩味的看着金太义,嘴角慢慢浮现一丝冷笑:

    “但是没有说过,不会废掉你的双腿!”

    说罢,陈峰脚掌一动,右腿如鞭一般狠狠抽出,直直抽金太义的双腿。

    咔嚓!咔嚓。

    接连两道脆响之声,金太义的双腿仿佛干柴一般瞬息断裂,而那刺骨的疼痛感让金太义惨嚎出声。

    “陈峰!你……你竟然废了我!你不得好死!我是梁少的人,他不会放过你的!!!”

    金太义面色惨白如纸,强忍着断腿的疼痛,对着陈峰疯狂嘶吼着。

    而陈峰毫不理会,这王晓丽和金太义都不是什么好鸟,他压根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

    此刻看都未看二人一眼,陈峰拉着王竹的手向着会馆之外走去。

    ……

    出了会馆,陈峰依旧拉着王竹的手在校园行走着。

    因为王竹的关系,他们二人极为引人注目,一道道异样的目光看过来,仿佛在看惊天秘密。

    王竹对于这种目光早已习惯,但是她害怕陈峰会不适应,当下偷偷看了陈峰一眼,见其面色如常之后,方才长长舒了口气:

    “陈峰,今天的事情闹的很大,我怕学校方面会找你麻烦!”

    王竹有些担心,陈峰打断了金太义的双腿,而金太义又是四大少之的梁大少的人,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陈峰点了点头,他同样认为学校会有所反应,不过不是为了金太义,而是因为他打了美术系的二十多名师生。

    他今天也不打算去课了,若是让夏荷知道自己将美术系的男生和老师揍了个遍,怕是会被那女人追杀不可!

    “不如,今天我们去看看小男孩吧!”

    此刻听到他的话,王竹乖巧的点了点头。

    ……

    此刻虽然是白天,但是在这酒吧之内昏暗一片,一道道闪烁刺眼的聚光灯闪耀起来。

    狂暴的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众多穿着时尚暴露的年轻人在舞池疯狂扭.动着。

    烟味、酒味、荷.尔.蒙味道充斥着酒吧的各个角落,这里像是一个堕落者的天堂,醉生梦死!

    而在酒吧的央位置,有着一个卡座最为显眼。这卡座居高临下,对酒吧的各处一览无余,绝对是酒吧内的最佳位置!

    而此刻这处卡座之坐着两名年轻人,这二人衣着华丽,面色倨傲,此刻其一人正拿着手机看面刚刚传来的一条短信。

    这条短信只有寥寥几个字,但是青年看到之后,面色铁青一片。

    “金太义被废,陈峰干的!”

    “怎么了?梁少,不开心?”

    在这名青年看手机的时候,其身旁那名三角眼面容阴鸷的青年看到同伴的铁青的脸色,不由开口问道。

    三角眼的青年留着一个板寸头,耳朵扎着不下四五个耳钉,尤其是他的面容虽然英俊,但是面的阴鸷之气毫不掩饰,让人看一眼,便感觉犹如被蛇蝎盯一般,不寒而栗。

    名叫梁少的青年浓眉大眼,满脸杀气:“老林,金太义被人废了!”

    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