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被盯上了

    “王……王天天,你……真卑鄙!”夏荷声音断断续续,她对王天天的愤怒已经超出了极限。

    她无法想到,身为大学老师的王天天竟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

    王天天面满是邪笑。

    “夏荷,你不要怪我!谁叫你一直疏远我,对我这般冷淡,我的心意你是明白的,今天你从了我,日后我一定对你负责任,娶你过门!”

    “夏荷,你要相信我,只要你嫁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以我王家的实力,日后帮助你成为盐湖大学的校长也不是不可能!”

    王天天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此刻对着夏荷深情的安慰。

    而夏荷看着王天天的模样,心只感觉一阵恶心,此刻她虽然身体酥软,但是依旧毫不妥协。

    “王天天,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若是你敢用强,即便是……我夏荷生不如死,我也要让你身败名裂!”

    夏荷奋力想要挣扎着坐起身来,但是身酸软无力,全身更是像有无数蚂蚁撕咬一般,这种感觉让她有些绝望。

    而听到夏荷的语气之的决绝之意后,而王天天顿时大怒:

    “好!好你个夏荷,老子追了你这么长时间,你**装清高也算了,现在了药,你还特玛在装!等一会老子一定要让你知道厉害,看看你是不是还像现在一样清高!”

    王天天知道无法让夏荷心甘情愿之后,顿时露出了自己的狰狞面目,嘴角泛出邪邪的笑意。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你的是米国前段时间刚刚研制的催.情药粉,别说是你这种青春貌美的女人,算是九十多岁的老太太吃了之后,也会饥.渴难.耐!”

    一边说着,王天天便慢慢向着床边走去,此刻火热的目光几乎要将夏荷融化一般。

    而看着恶心至极的王天天慢慢靠近,夏荷恨不得咬破舌尖自尽。但是,现在的她连咬破舌尖的力气都没有,几如待宰的羔羊一般无二。

    与此同时,陈峰静静趴在窗外,手里拿着手机,清晰的记录着这一幕,连王天天的语气都是清晰至极。

    他知道,对于这种人渣,你仅仅将其教训一顿远远不够,毕竟他身后还有副校长为其撑腰。而陈峰要做的,便是让他身败名裂。

    看到已经差不多了,陈峰当下便欲进房去救夏荷。

    只是在他刚刚要顺着窗户进入之后,他的耳朵一抖,身体猛然顿住,紧接着飞快抓住空调箱躲藏起来。

    “有人来了!”

    陈峰双目一眯,而后目光死死看向房门。

    而在陈峰刚刚躲起来的瞬间,套房内的房门被人敲响。

    咚咚咚!

    那清脆的声音把王天天吓了一跳,紧接着反应过来后,顿时大怒:

    “尼玛的!哪个王八蛋来打扰老子的好事!”

    王天天嘀咕了一声,而后对着房门外问道:“谁啊?什么事?”

    “先生,我是酒店的保洁,这间房间需要打扫一下!”

    一道女人的声音顿时传来,王天天听后虽然依旧不满,但是知道不开房门的话,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当下用被子将夏荷盖,这才走了出来去开门。

    夏荷现在面容之更加嫣红,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王天天倒也不怕露出马脚。

    而看到这一幕,陈峰却摇了摇头,他可以断定,房外的那人绝对不是保洁。

    而且对方肯定是男人,之所以会发出女人的声音,是一种变声技。只要是高明一点的保镖或者杀手都会使用,陈峰对于变声技和易容之类的本领同样炉火纯青。

    不过这一切,王天天这种普通人自然不会知晓,此刻他骂骂咧咧的刚打开房门,一个硕大的拳头便狠狠砸他的脑袋,将其直接打昏了过去。

    随着王天天的昏迷,窜进来一名黑衣男子,这人检查了一下,确定王天天是真的昏迷之后,这才对着房外招了招手。

    随着他的示意,自房外又走进来两名男子。

    其一人是一名面容阴鸷的青年,他的耳朵打着好几个耳钉,双目阴冷森然。

    而跟在这青年身后的那人也是一身黑衣,显然与之前打昏王天天的黑衣男子都是这青年的保镖。

    “林少!办妥了!”两名黑衣男子对着阴鸷青年恭敬说道。

    林少此刻用脚踢了王天天几下,嘴角泛出一丝戏虐的冷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种蠢货给本少提鞋都不配,竟敢打本少女人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说着,林少对自己的两名手下挥了挥手,说道:

    “去!把酒店的监控调出来,把我们出现的画面尽数销毁,仅留下这蠢货带夏荷进来的画面!一旦夏荷在这世消失,留着这蠢货背黑锅吧!”

    “是!林少!”两名黑衣男子很识趣,当下答应了一声,便带着昏迷过去的王天天离开了房间。

    而在二人走后,林少嘴角泛出一丝邪邪的笑意,径直走到床前,将盖住夏荷的被子掀开。

    “夏老师,别来无恙!”林少目光炙热的扫了一眼夏荷,微笑着说道。

    “怎……怎么……是你!”夏荷的双目有些迷离,此刻看着突然出现的林少,顿时一愣。

    “当然是我!夏老师难道忘了吗?我林杰曾经向你表白过,可惜被你拒绝了!”林杰阴鸷的面容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接着说道:

    “那个时候,我便曾经说过,我看的女人,永远逃不掉!即便是她不同意,我也会调.教到她同意!而现在,夏老师,你将是我调.教的第四个女人!”

    林杰的话语之充满了霸道,而夏荷听到之后,美眸之满是怒色。

    “林杰,你……大胆!若是……被人知道了,林家也……保不住你!”

    “被人知道?”林杰听到之后,嘴角的笑意更加玩味:“被人知道又怎样!药粉是我的,现在你也是我的!不过你将永远消失在人前,而背黑锅的,便是王天天!”

    “你……你什么意思?”夏荷的心越来越沉,她看着眼前的林杰,心几乎绝望。

    “没什么意思!”说完,林杰面色变得邪异渗人:

    “因为,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出我的掌心!”

    “什么!”

    听到林杰的话语之后,夏荷吓得俏脸瞬变!

    此刻的夏荷几乎绝望,看着林杰那阴森的笑脸,她只感觉浑身冰寒,若是一旦落在这种变.态手,那绝对是生不如死的事情。

    尤其是林杰已经设计好了,通过王天天给自己下药,最后他来个黄雀在后,而一旦自己失踪,最大的嫌疑便是王天天,与他林杰毫无干系!

    “林……林杰!你……你不是人!是……畜生!”夏荷的面色已经通红如血,她的精神几乎崩溃,此刻仅靠最后的一丝理智支撑着她。

    有时候女人的美丽是一种灾难,尤其是对于她这种有自己坚持的女人来说,美丽更是致命的毒药。

    “啧啧!夏老师,不得不说,你的意志力很强,从喝下药粉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分钟,你竟然还能保持清醒,果然是贞洁烈.女!嘿嘿,我喜欢!”

    林杰嘴角泛着阴笑,目满是惊异。

    寻常的女人服下这种药粉,只需要三分钟便会再也忍受不住,彻底迷失。可是这夏荷已经坚持了二十多分钟,足以看出这女人的意志力是多么强大。

    不过这种意志力强悍的女人,调.教起来也异常困难,也正因如此,林杰更是兴奋。

    “调.教烈.女,本少喜欢!”

    说着,林杰一边邪笑着将自己衣服的扣子解开,一边慢慢向着床前走去。

    只是,在林杰仅仅走到一半,他蓦然感觉身体一寒,突然有一种被野兽盯了的错觉。

    “嗯?”林杰微微一怔,紧接着转身看去,只见在其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名衣衫破烂的青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