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厚脸皮的作用

    “又是这个小王八蛋!又是这个混蛋坏了老子的好事!!!”

    墙角之处,王天天躲在那里,双目看着刚刚恋恋不舍的陈峰和夏荷,目光之满是怨毒仇恨。

    昨晚他被人打昏,当其醒了之后便发现自己已经被人套进麻袋在酒店旁边的臭水沟里了。

    不过他可不会此甘心,他要知道是谁坏了他的好事,于是便在此地守候,却没想到竟然看到陈峰和夏荷亲昵的一块走出酒店。

    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女神,被自己费尽心机弄.床,却被别的男人白白的睡了,这种感觉几乎让王天天气得想要骂娘!

    “该死的混蛋!次打了老子,这次又将老子喜欢的女人睡了,老子一定和你没完!你们师生之间的丑事等着全校人知道,到时候,看你们还怎么特么的见人!”

    想到全校师生知晓陈峰和夏荷的师生恋后的情景,王天天嘴角浮现一丝怨毒的狞笑,而后转身便向着后巷走去。

    酒店旁边有着众多的小巷子和一些老旧住宅,这些大多是世纪遗留下来的建筑物群。

    此刻王天天拐过几个小巷之后,便向着酒吧的停车场走去,他的车还停在那里。

    只是当他刚刚拐过拐出小巷,进入通往马路的胡同之时,身形猛然顿住。

    他看见在前方胡同之内站着一名青年,这青年一身破旧衣衫,嘴里叼着一支烟,靠在胡同墙壁之狠狠吸了两口。

    而当王天天刚刚进入胡同,这青年便将手里的香烟扔在地,狠狠踩灭,这才转目向着王天天看来。

    “王老师,好巧啊!”

    这青年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是这笑意落在王天天眼,让他瞳孔收缩,头皮发寒,恨不得转身便跑。

    “陈……陈峰!你……你也在这里啊!是很巧!”

    王天天见到对方和自己说话,顿时心咯噔一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

    他现在可不敢逃跑,以自己这柔弱的小身板,肯定跑不过眼前这个青年。到时候被抓住,肯定是一顿暴打。

    “那……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忙!”

    王天天只能寄望侥幸过关,当下干笑着说了一声,便快步欲要走出胡同。

    只是他刚刚走了两步,陈峰身形一闪,便拦住了他的去路。

    “陈峰,你……有事?”王天天的心越来越往下沉,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装糊涂,装作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给王老师看样好东西!”陈峰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似乎和王天天和老朋友一样,一把搂住他的肩膀。

    王天天看着陈峰递来的手机,不由有些疑惑,只是当他接过来一看之后,面色瞬间犹如死灰。

    只见那手机有着一段视频,正是他昨晚对夏荷侵犯的视频。

    看着这段视频,听着里面自己那肮脏不堪的恶心话语,王天天的冷汗直冒。他知道,若是这段视频流传出去,自己定会身败名裂,即便是自己那副校长的老头子,也会受到影响。

    “陈峰,别开这种玩笑,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王天天一边对着陈峰干笑说道,一边手指不经意间便要删掉手机的视频。

    只是,他的这种小伎俩哪里逃得过陈峰的眼睛,陈峰一把便将手机抢了过来。

    “好商量?咱们是要好好商量一下!”

    陈峰嘴角的笑意慢慢变得玩味起来,昨晚他便想要好好教训这家伙一顿,只是后来这货被林杰的保镖打昏扔了出去。

    而刚才他和夏荷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他便发现有人在窥视自己,这次自然不会这般轻易饶过他。

    当下陈峰伸出一只手,放在王天天身前,对其说道。

    “王老师,你是医科出身,这几天我的这只手一直发麻发痒,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

    陈峰的态度温和,王天天听到之后微微一愣,不知这家伙为何不提视频,反而说起来自己的手,当下他只能转目看向陈峰的手掌。

    只见陈峰手掌满是老茧,几乎和做苦力的一般无二,但是他的手背皮肤极为细腻白皙,光洁如玉。

    “这里没有检查设备,不如改天我再帮你看吧!另外那视频你先留着,不要给别人看,等哪天咱们好好谈谈!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王天天哪里有闲心帮陈峰看病,现在他一直想着怎么样将视频弄到手,当下应付了一声,便欲离开。

    然而陈峰身形一闪,再次将他拦住:“王老师,我倒是听说有一种方法可以治疗我手掌的麻痒症状!”

    看到陈峰再次拦住,王天天的心已经沉到了底,当下面色僵硬的问道:“什么办法?”

    “嘿嘿!听说王老师的脸皮有特效,不但能够包治百病,而且够厚,够不要脸!我今天借老师的脸一用吧!”

    陈峰微微一笑,而后在王天天尚未反应过来时,一巴掌狠狠抽在他的脸。

    啪!

    声音清脆响亮,王天天被抽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他此刻直接被打懵了,紧接着反应过来,这陈峰是在故意耍他。

    “陈峰,你……”

    “我怎么了?不是借老师你那张老脸一用吗?”陈峰阴森一笑,而后手掌再次落下。

    啪!

    王天天想要躲闪,但是哪里能够躲过,此刻转眼之间自己的脸再次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你……”

    啪!

    “老师的脸皮果然够厚,效果也不错!我的手感觉好多了!”

    “我槽……”

    啪!

    “草?什么草?老师脸没长草啊!”

    “尼玛……

    啪……

    “你妈在家,等你回家吃饭!”

    ……

    此刻的小巷之,王天天被抽的连连后退,陈峰的巴掌可是用了很大的力道,仅仅几巴掌便将王天天脸抽的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猩红的血肉在他脸外翻出来,看起来异常狰狞恶心。

    王天天目的恐惧之色更加浓郁,他每一次都要躲闪,但是陈峰的手掌几乎像是磁铁一般,总是能狠狠抽在他的脸。

    “不……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看到陈峰再次举起巴掌,王天天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连连摆手。

    他的脸此刻几乎被打烂,嘴里的牙齿已经掉落大半,说起话来,呼呼进风。

    若是直接被打断腿脚,或许还不会如此害怕,但是陈峰那大力的巴掌一个个落下,让他脸承受一遍遍撕心裂肺的痛苦,这种感觉让他生不如死!

    “陈……陈峰!说……吧,你究竟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王天天恐惧的看着陈峰,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看起来斯清秀的青年,打起耳光来会如此疼痛,仿佛对方用的根本不是手,而是铁板刀锯!

    陈峰此刻也停了下来,他对自己所用的力道异常清楚,眼前王天天已经被他抽的瞳孔涣散,若是继续打下去,这家伙的头颅即便不被抽碎,脑袋里的血管也会爆裂。

    掏了一张纸,擦了擦手血,陈峰目光这才再次看向王天天。

    “你应该很庆幸,若不是因为你是王竹的叔叔,仅凭昨晚你的所为,我便会让你生不如死!”

    陈峰此刻脸的笑意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渗人的冰冷。

    而王天天听到这话,只感觉浑身寒气直冒,紧接着却是一愣:

    “丑姑娘?”

    王天天捂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脸,满脸诧异,不明白陈峰和那个丑姑娘有什么关系。

    陈峰面色浮现一丝冷笑,目光看向王天天,满是狠戾:“你们王家真够无耻的,不但侵吞了王竹父亲遗留的财产,更是将王竹逐出家门!你们王家还能更不要脸吗?”

    昨天他一天都和王竹在一起,对王竹的家世也已经有所了解。

    王王竹的家族便是盐湖王家,而王副校长,便是她的爷爷!

    王副校长有四个儿子,王天天则是最小的一个,也是最不争气的一个!

    而王竹的父亲排名老大,王家的家业当年在他手达到顶峰,一度和三大财团平起平坐。

    不过王竹的父亲英年早逝,在其死后,王家的产业被其余三位兄弟尽数瓜分,而王竹不但没有得到一分钱的遗产,更是被扫地出门。

    听到陈峰竟然和那个丑姑娘相熟,王天天只感觉头皮发麻,当下连忙说道:

    “陈峰,当年我还年轻,不……不关我的事!丑姑娘是我二哥三哥,还有我爸他们一起决定逐出家门的,更和我没有关系!”

    王天天这次说的倒是实话,他一直都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公子哥,在盐湖大学做老师,也只是调戏女老师,泡泡女学生。

    王家的事情,他根本插不手,一般都是他二哥和三哥在打理。

    陈峰对于这点自然知晓,不过他所关心的并不是这个:“我听王竹说,她父亲当年去世的死后,死状极为凄惨,你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形!”

    听到陈峰说起这个,王天天面色有些难看,尤其是想到当年的情形,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当年……我大哥是突然暴毙,他身浑身发紫,七窍流血,身的血管也狰狞凸起,有一些已经爆裂,样子看起来十分吓人。我们王家当时怀疑是毒身亡,不过经过法医鉴定,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在华夏国内还属于首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