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美丽的误会

    听着王天天的描述,陈峰的眉头渐渐皱起。

    “七窍流血、浑身发紫、血管爆裂!”

    陈峰微眯着双眼,微微沉思,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当下寒声问道:“尸体身有没有黑色的斑点,像是蚂蚁大小的洞穴?”

    陈峰的话语让王天天一愣,紧接着点头说道:“没错!是有黑色斑点,不过只有十几多!”

    果然是这样的情形。

    此刻的陈峰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身隐隐还有着一丝丝煞气浮现,让王天天感觉入坠冰窖。

    “你们王家肯定还有你大哥死时候所拍摄的照片,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的,将那些都拿给我,这次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陈峰心隐隐有了一些判断,不过他还要进一步的证实,此刻对着王天天说道。

    王天天微微有些沉默,那些照片确实有,不过全部在他父亲那里。而他父亲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古董,想要将那些照片成功拿出来,困难很大。

    “我拿出那些照片,你要保证你不再找我麻烦,另外视频也要必须删除!”

    王天天现在最大的期望,便是将那个能让自己身败名裂的视频销毁,此刻对着陈峰说道。

    只是他的话语尚未说完,一个巴掌再次抽在他的脸,那庞大的力道将他生生抽飞,撞在墙,狠狠的摔落在地。

    “你……”王天天脸刚刚止住的鲜血再次喷溅出来,那阵阵火辣的疼痛让他额头冷汗直冒,此刻惊怒交加的看着陈峰。

    陈峰面色平静,此刻又将手的血渍擦干净,这才冷漠的对王天天说道:

    “我不喜欢别人和我讲条件!三天之内把照片给我,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也将成为盐湖大学的头等新闻人物!”

    说罢,陈峰厌恶的看了一眼王天天,将擦血的手纸直接扔在他头,这才转身离去。

    看着已经离去的陈峰,王天天几乎气炸了肺,不过陈峰太过暴力,而且攥着自己致命的把柄,让他不得不听对方的吩咐!

    ……

    盐湖大学校园之内,陈峰静静的走在路旁。

    对于王天天是否听从自己的话,将照片成功拿出来,陈峰倒是并不担心。他可以有一百种办法让他乖乖地听话。

    “若真和我猜测的一样,那么,那个东西肯定流传到了盐湖市!”

    陈峰目光阴寒的嘀咕了一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了。

    “今晚还要参加卢佳的同学会,屁事真多!”

    陈峰苦笑一声,今天早帮夏荷买衣服的时候,卢佳便打电话来,说同学会提前在今晚举行,问陈峰有没有时间,对于陈峰这种心地善良的人来说,自然不会拒绝美女。

    不过,想想自己来盐湖市还没有几天,麻烦便接连不断,陈峰对于今晚的同学会也不抱多大的期待了。

    随便的了几节课。

    叮铃铃……

    在这时,早课铃声响了起来,陈峰也不再停留,径直楼向着自己教室走去。

    经贸系,气氛依旧有些嘈杂,老师还没有来,众多的学生依旧火热的议论着昨天跆拳道会馆的事情。

    而当陈峰走进教室之后,教室之的嘈杂猛然一顿,紧接着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每一名学生都泛着惊惧的目光看着他。

    陈峰对于众多学生的目光毫不理会,径直便欲向着自己的座位行去。

    “陈……陈峰!”

    然而,陈峰还没走两步,只见一名男同学站了起来,叫住了他。

    嗯?

    陈峰眉头一皱,转目看向这名学生。

    这名学生对于陈峰似乎异常惧怕,此刻看到陈峰皱眉,面色瞬间有些苍白,在其眼,陈峰犹如一头野兽一般,令人恐惧:

    “我……我是新选出来的班长,夏老师让你回来后,去一趟办公室!”

    说完之后,这名学生便一屁股坐在自己位置,再也不敢多看陈峰一眼。

    陈峰摸了摸鼻子,暗自苦笑,自己又不是妖魔鬼怪,至于让他们怕成这哥怂样吗?

    不过紧接着陈峰有些疑惑,夏荷现在找自己什么事?莫非要和自己在办公室里来一场亲密的接触。

    想到这里,陈峰嘴角泛出一丝淫.荡的笑意,当下转过身,便走出了教室。

    教师办公室里一片空旷,有些老师没有课,便压根没来,而有课的老师早已去课了。

    在办公室的一角,此刻正坐着两名戴眼镜的女人。

    其一名女人身材火辣,一副女王范。

    而另一名女人穿着庄重,身职业套装,下身黑色短裙,波浪长发披散脑后,面容美艳不可方物,却是一名十足的御姐。

    当盐湖大学下午的下课铃响起之后,陈峰第一个走出了盐湖大学!

    今天夏荷告诉他,已经安抚过那些学生和老师,但是学校的领导还是会开会专门商讨处罚陈峰的事情。

    对此,陈峰并不在意,即便是给他下了退学通知书,他只要不自己想要离开,任何人也别想将他赶走。

    看了看天色,陈峰发现此刻时间还早,当下便小跑着向卢佳家的位置而去。

    盐湖大学距离卢佳家所住的地方足有十多里地,若是换成寻常人,定会坐车前去。

    不过陈峰感觉自己很久没有锻炼了,跑步却是更能活动一下筋骨。更重要的是,他喜欢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卢佳的家位于盐湖市的边缘地方,属于较为老旧偏僻的一片住宅寓所。每一栋楼前都有用着红砖将楼与楼之间隔开,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胡同。

    当陈峰来到卢佳家附近的时候,已经将近晚六点,天色也有些昏暗起来。

    只是当他刚刚拐过一个胡同,下一个胡同便是卢佳家的时候,却有着六七名穿着打扮怪异的青年挡在了胡同前方,几乎将前行的路尽数堵死。

    “小子!前面不能走了!你换条路吧!”

    这几名青年穿的衣服花花绿绿,留着洗剪吹的发型,每一个人手里尽皆拿着一根棒球棍,像是在等什么人,此刻看到陈峰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走过来后,为首的那名青年懒散的说了一句。

    陈峰一愣,紧接着说道:“我找我朋友,她家住在前面!”

    说罢,陈峰便欲顺着胡同一侧,向前走去。

    “草!谁**让你过去了,给老子站住!”

    那为首的青年原本以为陈峰看到自己这么多人,肯定会识趣的退走,却未想到陈峰根本不理会他,当下面色一沉,便将陈峰拦住:

    “你眼睛瞎吗?没看见老子们在堵人,今天晚这里不能过,不想挨揍赶紧滚蛋!”

    这为首的青年似乎对民工一样的陈峰并不感冒,此刻摆了摆手的钢管。

    陈峰却被这几个家伙气笑了,你丫的堵你们的人是了,和老子有什么关系。

    “你们堵你们的,我走我的,麻烦请让一下!”

    陈峰一脸的平静。

    而那七八个人在听到之后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穿着像乞丐的家伙如此大胆,而那为首的青年则是眉头一皱,疑惑的问向陈峰:

    “你叫陈峰?”

    这青年不断的下打量陈峰,显然有些不敢确定。

    陈峰也是一愣,紧接着便反应过来,面色变得有些玩味;“你们是来报仇的?”

    陈峰次在这里曾经教训了几个放高利贷的家伙,此刻便认为眼前的几个家伙是和那些人一伙的。

    “我槽!果然是你!”那为首的青年见到陈峰承认之后,面色瞬间有些阴沉,同样看向陈峰的目光还泛着一丝惊异。

    原本以为和老板抢女人的应该是一位公子哥,却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看起来二代民工的家伙。

    “报仇?报什么仇!老子们是要来教训你的!我告诉你,今天给你长点记性,有些女人是你不能碰的!”

    说罢,这青年对着自己的同伴招呼了一声,便挥舞着棒球棍向陈峰当头砸去:

    “干!参加同学会,咱们让他去医院参加!”

    青年凶狠的厉喝了一声,当下数道呼呼的破风之音响彻,对着陈峰一通乱砸。

    然而,这几人打斗只是和街边的小混混一般无二,毫无章法可言,哪里会被陈峰看在眼里。此刻在那为首的青年棒球棒落下之时,他的手掌一探,猛然抓住落下的棍棒,接着往后微微一带,瞬间便将那力道卸掉。

    再之后,陈峰的手掌犹如钢钳,将棒球棍一把夺了过来,微微舞动,便将另外几人落下的棍棒尽数格挡壳飞。

    梆梆梆!

    一根根棒球棍被生生震飞,掉落地,而那几名青年一个个抱着自己发麻胀痛的手,满脸骇然。

    陈峰挥舞的棒球棍和他们的棍棒刚刚接触,他们便感觉一股狂暴的大力自棍棒传来,让他们根本难以握住。

    而为首的青年更是有些傻眼,陈峰从他手夺走棒球棍只是一瞬的时间,直到自己的同伴手棒球棍被震飞之后,他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咳咳……兄弟,这……这是误会,我们要找的人不是你,你可以走了!”

    这青年可不是傻子,自己几人拿着棒球棍都无法奈何对方,而现在自己等人手没有了武器,反而对方手里多了条棍棒,这架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