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讽刺挖苦

    当下其拿起爱马仕包,便直接打开洗手间的房门,走了出去。()

    7号大厅位于紫金会馆一楼的右侧拐角处,属于位置最差的一间晚会大厅。但是即便如此,这处房间也足以让盐湖市的权势阶层抢破了头。

    陈峰和卢佳刚刚走进大厅,便瞬间引起了众人的瞩目。

    卢佳是之前他们班的班花,此刻看起来面容俏丽,一张俏脸惹人怜爱。

    班的男生以前几乎都给卢佳递过情书,虽然尽数没有成功,但是依旧不妨碍他们对卢佳的爱慕。

    此刻在看到自己的女神来了之后,这些男人一个个目光热切,兴奋起来。

    然而,当大厅内的众人看到紧随卢佳走进来的陈峰之后,尽皆眉头一皱,他们没有想到,有人竟然穿着和乞丐差不多的衣服进入紫金会馆这种高档场所!

    “卢佳!怎么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在卢佳和陈峰刚刚进入大厅,顾苗便带着徐海迎了来。

    顾苗一身紫色晚礼服,脖颈白皙如玉,面挂着一条水晶项链,光彩照人。而其雍容冷艳的面庞此刻绽放着如花的笑意,论起姿色,和卢佳风格不同,而且更加具有女人味!

    在其身后,徐海面色有些不自然,脸依旧残余着轻微的青紫,显然次被陈峰打的还没痊愈。

    不仅是顾苗,很多班的老同学在看到卢佳后也纷纷来打招呼,其大部分都是些男人,女人除了顾苗之外,只有寥寥几人。

    而那些男同学之,一些结了婚的,看着如此美艳异常的卢佳,只能暗暗后悔结婚太早。很多没有结婚的,则心思涌动,想着如何引起女神的注意。

    只是相起这些人,班的那些女人则对卢佳没有那般友好了。

    此刻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她的目光没有去看卢佳,而是下下打量着陈峰,轻轻的喝了一口杯的红酒,面色满是鄙夷不屑:

    “我说卢大班花,你怎么不向老同学介绍一下,这位是谁啊?”

    这名女人的声音很响亮,瞬间让其余交谈的同学停了下来,尽数看向此地。

    “是啊!卢佳,这位跟着你一块进来,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那名高挑的女人挑起了话头,其余女人自然接,此刻满含戏虐的问道。

    她们虽然和卢佳是同学,但是大多关系一般。当初学的时候,卢佳虽然性格较怯懦,但是她长的太过漂亮,几乎将班的所有男生迷的晕头转向,这也让其余的女生很是嫉妒。

    而现在毕业了,她们之很多人凭借着自己优越的家世已经晋升成为成功人士,对于还是一个小业务员的卢佳更是不屑,此刻抓住机会,自然要好好打击一番。

    “不会吧!咱们的大班花眼光可是挑得很,当年咱们班的那些家伙几乎都追过她,但是她一个都看不,现在又怎么会找这种民工做男友呢!”

    “这可说不准,我听说咱们大班花现在的工作有些不顺,一连换过好几个工作,现在好像在一家公司做业务员吧!”

    “没错!是在做业务员,我次去他们公司和他们的部长谈生意的时候见过她,当时我还嘱咐那位部长好好照顾她呢!”

    “……”

    这些女人议论起来像是一窝蜂一般,眨眼之间越说越开心,越说越痛快,仿佛将自己学时被卢佳压过的风头尽数抢回来一般,很是兴奋。

    而另一边的卢佳和顾苗,以及班的那些男同学则是面色尽皆有些难看,他们想不到毕业都一年多了,这些女人如此记仇,在同学会这般的尖酸刻薄。

    “够了!”

    顾苗看着卢佳怯懦黯然的神色,顿时怒火涌,大声喊了一句:

    “我说你们有完没完!你们长得丑,当年学校里的那些男生不喜欢你们,这怨得着卢佳吗?卢佳性格柔弱,当年你们欺负她也算了,现在毕业了,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你们还是这么尖酸刻薄!你们太过分了!”

    顾苗可不是善茬,凭借一己之力掌控一家公司,身不自觉的便会散发出一股位者的威严,此刻几句话便将这些女人驳斥的面红耳赤。

    可是在所有人以为这场闹剧会因为顾苗的发飙而结束的时候,一名妖艳的女人却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家说的不过都是实情,顾苗,你还能堵住她们的嘴。”

    这妖艳女人面容清冷,而她刚刚走进来,便让其余的那些女同学找到主心骨一般,纷纷围了来。

    “艳丽,你看看卢佳的男朋友,竟然是个民工!”

    “是啊!一个小业务员配民工,倒是很般配呢!只是可惜了咱们班的那些家伙,现在一个个事业有成,但是他们的女神却被一个民工给白白的糟蹋了!”

    “你现在是长红集团的老板娘,你看看公司里还有什么不需要学历的职位没有?帮她男朋友找份工作吧,也算是不枉咱们同学一场!”

    ……

    这些女人叽叽喳喳,话语异常刺耳。而那名叫艳丽的女人听到之后,嘴角却浮现兴奋的笑意。

    她还真没想到,卢佳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还是一位民工。

    当下艳丽微微一笑,而后径直向着卢佳等人走去。

    “卢佳,好久不见!你现在过得怎么样?”艳丽的嘴角挂着笑意,但是这笑意落在别人的眼,那是赤.裸裸的嘲笑讽刺。

    卢佳自然看出艳丽的意思,不过她并未因此而生气,反而点了点头说道:“还不错!谢谢!”

    “那个人是你男朋友吗?要不要我帮他找份工作?我们公司还在招收后勤人员,他若是愿意来,可以不用面试!”

    艳丽转目看向陈峰,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一遍,而后面色玩味的说道。

    而卢佳听到之后,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而后双手紧紧抱住陈峰的手臂,幸福的说道:

    “我男朋友现在是我们集团的司机,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卢佳脸满是幸福灿烂的笑容,而众人看到之后,尽皆一愣,他们没有想到,卢佳不但没有因为有这个一个男朋友而感觉羞耻,反而异常骄傲一般。

    这一幕落在艳丽眼,让她眉头微微一皱,紧接着嘴角翘,面闪过一丝不屑。

    在她看来,这卢佳只是不想在自己这些老同学面前失尽颜面,这才和那个民工一样的家伙秀一下恩爱。

    不过艳丽又怎么这般轻易放过她。

    此刻艳丽的目光一转,落在了卢佳衣的那滩酒渍面,佯装惊讶的说道:

    “卢佳,你的衣服这是怎么了?哎呀!竟然弄了酒渍,这么脏,还能穿吗?”

    艳丽的声音让所有人一怔,他们原本还没有注意,此刻这才发现,卢佳的衣服一侧确实有着一滩酒渍,显得异常刺眼。

    “咦?还真是酒渍,卢佳,这么脏的衣服还是脱下来吧,这还怎么穿呢!”

    “是啊!脱下来吧!衣服脏了破了要扔掉,再说了,你这件衣服应该是从地摊买的吧,看起来不超过一百块钱,扔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沾了酒渍的衣服,要是我,早扔了!说什么也不会穿!”

    这些女人一个个掩嘴窃喜,没有想到卢佳刚来,便出了这么一个大丑,她们自然要好好伤口撒一把盐了!

    卢佳根本没有在意自己衣服的酒渍,不过班这些老同学的态度却让她异常寒心,此刻委屈的美眸有些泛红。

    顾苗于心不忍,当下说道:“走!卢佳!我开车现在带你去买一件,堵住她们的狗嘴!”

    说着,顾苗便拉着卢佳要往外面走。

    只是刚走两步,陈峰却将她们拦住。

    “谁说沾了酒渍的衣服便不能穿了!”

    当顾苗拉着卢佳要帮其买衣服的时候,陈峰将她们拦住,而其话语则让此地众人一愣,紧接着那些女人之爆发出一阵的哄笑声。

    “哈哈……卢佳,不是吧!你男朋友竟然小气到这种程度,连你买一件新衣服都不同意,还让你穿沾了酒渍的衣服!”

    “是啊!这么小家子气的男人,活该做一辈子民工!一件一百块钱不到的衣服都舍不得扔,这到底穷酸成啥样了!”

    “别乱说!人家这叫节俭,响应国家号召嘛!”

    这些女人此刻仿佛看到了极为好笑的笑话,尖酸刻薄的讽刺话语不绝于耳。

    在她们看来,陈峰穿着破破烂烂,不成样子,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现在也肯定是舍不得让卢佳买。

    此刻不只是这些女人,连那些男人也一个个满脸怒色。这个民工抢走了他们班的女神也罢了,现在竟然小气到抠门到如此程度,这也太令人窝火了。

    “陈峰,你走开!我帮卢佳买,不用你掏钱!”

    顾苗和周围众人的想法差不多,她一直以为陈峰是卢佳的男友,寻常自己穿的破旧也算了,现在还阻止自己女朋友买衣服,也太吝啬了。

    然而卢佳则满脸歉意,一滴滴委屈的眼泪流了下来,看向陈峰满脸歉意:“陈峰,对……对不起啊,我不该带你来的,让你这样被他们误会!”

    在卢佳看来,这场同学会根本和陈峰没有关系,是自己要他来的。

    只是没有想到,现在自己这些同学几乎将陈峰当成了嘲讽打击耻笑的对象,满口的尖酸刻薄,让卢佳更是愧对陈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