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飞天雄鹰

    陈峰则满脸坦然,他从来不会在乎别人说什么,嘴长在别人身,关他屁事!

    不过此刻看到卢佳梨花带雨的样子,他却微微有些心酸,这丫头性子太过柔和,只看那些同学的嘴脸,便知道她当初在学校便没少被那些人欺负。()

    “不要说对不起,我是你男朋友嘛!”

    陈峰笑着揉了揉卢佳的脑袋,满是溺爱。紧接着,他将卢佳拉到大厅的吧台前,从台拿下一杯红酒,而后对着卢佳衣服一泼。

    通红的酒渍将卢佳的衣服打湿一片,更是让的此地众人一阵惊呼。

    “这家伙做什么!不但不让卢佳把脏了的衣服扔掉,竟然还往她身泼酒水,这也太**混蛋了吧!”

    众多的男人一个个面色不善的向着陈峰围去,有的甚至伸手便要去抓他的衣衫,阻止他继续往卢佳身泼酒水。

    而那些女人几乎兴奋的要大喊大叫起来,这个同学会在她们眼里却是异常热闹,尤其是自己班的那朵班花,竟然被一个民工如此虐待,这让她们想起来便乐不可支。

    艳丽嘴角的冷笑有些森然,现在她感觉陈峰顺眼了很多,至少这个民工一样的家伙对待卢佳的方式,让她感觉很是解气。

    只是,这些女人脸的笑容没有持续多久,便慢慢收敛起来,因为她们看到陈峰正一边往卢佳身泼酒水,一边用手指不断勾勒着什么。

    他在干什么!

    所有人心尽皆浮现一丝疑惑,纷纷前围观起来。

    只是当他们前一看之后,顿时愣住。

    画画。

    他的动作仿若行云流水,看起来没有丝毫停滞。

    那一点点红色的酒水将卢佳的洁白衣衫打湿,但是尚未浸透,便在陈峰手指的引导下缓缓扩散开来。

    陈峰的神情有些凝重,像是一名老道的画师,在勾勒着心最完美的画作。

    而他的手指便是画笔,酒水便是泼墨,这种情景看起来古怪而又特别!

    周围的众人也被陈峰那行云流水,挥洒自如的动作所吸引,此刻的大厅安静至极,连那些尖酸刻薄的女人也停止了讨论,双目紧紧看向陈峰,想要看看这家伙究竟想要画出什么图案。

    良久之后,陈峰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而卢佳身则出现一片片通红的酒水图案。

    这图案看起来像是一只雄鹰展翅飞翔。

    而周围的众人在看到这图案之后,先是一愣,紧接着纷纷哄堂大笑。

    “我靠!这哥们画的毛啊!怎么一片模糊,一点也看不清!”

    “像是大公鸡,不过大公鸡有那么大吗?”

    “你妹的大公鸡!那是鸡吗?那明明是老鹰!只有老鹰才能这么大!”

    所有人尽数议论纷纷,他们想不到陈峰行云流水挥洒自如的动作,竟然画出了这么一个四不像的玩意。

    而艳丽在看到这幕,嘴角更是浮现一丝冷笑:“原本以为这家伙还会装逼呢,没有想到竟然是个傻.逼!”

    在她想来,这陈峰应该是想在卢佳衣服画出一幅图画,来借机展现自己的机智,可惜,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弄巧成拙了。

    “陈峰,没关系的!”卢佳和艳丽的想法差不多,不过她可不希望陈峰为此自责,当下对其安慰道。

    陈峰听到之后,微微一愣,紧接着明白了卢佳的意思,不由哑然一笑:

    “不用担心!”

    说罢,陈峰对着旁边的一位服务员招了招手:“帮我去拿吹风机?”

    仅仅片刻,服务员已经将吹风机拿了过来。

    陈峰接过来后,目光一转,看了大厅之内的众人一眼,嘴角一咧,露出一副仿佛再看白痴的笑容。

    嗡!

    轻微的嗡鸣声响起,吹风机里一股股热浪滚滚吹来,而随着卢佳衣衫的图案被慢慢烘干,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大厅之内所有人的目光尽数聚集在卢佳的衣服,而随着吹风机轻微的嗡鸣声,他们的眼睛越睁越大,嘴巴张开,几乎能够塞进一个鸭蛋。

    只见那吹风机的滚滚热浪在吹过卢佳的衣服后,面的酒渍渐渐被蒸干,而面的图案也尽数显现出来。

    先是显露出来一对血红的利爪,这利爪面的颜色有深有浅,清晰至极。而随着利爪的出现,一缕缕血红羽毛浮现,紧接着便是翅膀,在之后便是一个仿若凤冠的妖兽脑袋!

    整个图案在吹风机热浪下越来越清晰,而面的整幅图案尽数现出,像极了华夏的一个古老图腾!

    “雄鹰……飞天雄鹰!!!”

    所有人的双目之满是不可置信,很多女人紧紧掩着自己的嘴巴,看着那幅炫目的图腾,一阵恍惚!

    这确实是一个飞天雄鹰的图案,它的全身尽皆通红一片,没有丝毫杂色,昂首挺胸!

    “好漂亮的雄鹰啊!电视的那些特效做出来的还要漂亮很多啊!”

    “是啊!若不是亲眼所见,肯定以为这是印去的!简直太美了!”

    ……

    大厅内的所有女人议论纷纷,看向卢佳衣服的飞天雄鹰图案满是羡艳,仅仅是这飞天雄鹰的鲜艳色彩,便足以引爆人的眼球!

    别说是在这里,即便是放在时装展,这种图案的衣服也会引起所有人的侧目!

    而与那些女人相,那些男人则一个个目爆闪出火热的光芒。

    卢佳本身气质超脱,美艳非常,而此刻配那飞天雄鹰图案的衣服,更是美得惊心动魄,几乎亮瞎所有人的双眼。

    卢佳此刻也摸着自己衣服的飞天雄鹰图案一阵发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美丽的图案,让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用酒渍勾勒出来的。

    “卢佳,你穿着这件衣服简直太漂亮了!真没想到,你这男朋友还有这一手!”

    顾苗嘴里啧啧称,同样满脸羡艳至极,卢佳的美艳再配这引爆所有人眼球的飞天雄鹰图案衣服,绝对秒杀所有的美女明星!

    而卢佳听到这话后,俏脸之浮现一丝幸福的嫣红,紧接着双手抱着陈峰的胳膊,异常甜蜜幸福。

    然而在这时,那些不和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哼!不是一只鸟吗?有什么了不起,那件衣服是件地摊货,根本不值一百块钱,算是画金鸟,也没用!”

    在人群之,先前出言挤兑卢佳的那些女人此刻又嫉又妒又羡艳,此刻其尽数语气酸溜溜的说道。

    “是,画一只鸟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件破衣服,咱们算是撕下一块布料,也那件衣服贵!”

    “哼!我看那不是鸟,更像是一只麻雀,一只永远不可能飞枝头变凤凰的麻雀!”

    “谁说的!那绝对是鸟,穿在卢佳身正好合适!”

    ……

    这些女人的嫉妒心异常强烈,尤其是在看到卢佳配那飞天雄鹰图案后的美艳,更是嫉妒的发狂,一个个此刻狠狠的嘲讽起来。

    而顾苗听到这话,顿时俏脸阴寒一片,指着那些女人厉声喝道:“你们谁要是再敢胡说八道,老娘今天撕烂她的嘴!”

    顾苗怒气冲冲,此刻发起火来,颇有一番泼辣风味。

    “你……”

    这些女人被顾苗骂的脸一阵红一阵紫,但是想到顾苗的地位,竟然不敢反驳。

    此刻的大厅之,气氛有些尴尬,那些男人尽数双目火热的看着卢佳,而那些女人则嫉恨交加,却因为有顾苗护着,不敢再找卢佳麻烦。

    而在这尴尬的气氛之,自大厅外面却走进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

    “怎么这么热闹?大家聚在一起干什么?”

    这名男子一身西装革履,头发锃亮梳于脑后,四方脸,大眼睛,看起来很是帅气,一副成功人士打扮。

    此刻他的面色看到大厅内的众人后,微微有些疑惑,紧接着目光扫了一眼场,而当其看到卢佳后,目光大亮,神色之浮现一丝火热。

    “原来卢佳也来了!咱们有一年多没见了吧!”

    这名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向着卢佳走去,面笑容灿烂迷人,话语热切。

    尤其是在他看到卢佳的那张俏脸被其衣服的飞天雄鹰图案映衬的更加不可方物后,目光之更是闪现着浓郁的贪婪之色。

    卢佳看到这名男子后,俏脸微微有些难看,当下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咦?这位是谁?”男子走到卢佳的身前,看到卢佳双手挽着陈峰后,微微一愣,紧接着皱着眉头说道。

    “这位是卢佳的男朋友!”

    卢佳尚未回答,只见艳丽端着两杯红酒走了过来,将其一杯递给这名男子,目光戏虐的说道。

    “男朋友?”男子听到这话,面色不由得有些阴沉,而后看着卢佳问道:“卢佳,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为何我们都不知道!”

    这男子对于卢佳的情况了如指掌,知道她根本没有男朋友,只是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家伙,又怎么会突然出现成为卢佳的男朋友呢。

    而男子的话语,却让艳丽的俏脸瞬间难看起来,当下抱着男子的手臂,娇滴滴的说道:

    “老公,你已经和卢佳快两年没见了,她交没交男朋友,你又怎么知道呢!”

    艳丽像是撒娇,其实是在质问。而男子听到后,这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当下有些尴尬。

    “他是我的男朋友陈峰!”卢佳当下挽着陈峰手臂,幸福的说了一句后,便对着陈峰说道:

    “这位是我们班的老班长,现在是长红集团的ceo凌长红!”

    见到这幕,陈峰微微一笑,而后伸出手,对着凌长红说道:“你好!我叫陈峰!”

    “凌长红!”凌长红并没有伸出手与陈峰握手,而是打量了陈峰一眼,目泛出浓浓的厌恶:

    “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和卢佳交往多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