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你凭什么不愿意

    清朗的话语之满是玩味,紧接着说道:

    “若是让青帮出手对付那人,确实是好事!不过在此之前,我们两家的计划必须搁置,现在叶家已经有了防备,再次贸然出手,肯定会留下破绽!”

    “好……好吧!”听到这话,头缠绷带的青年显然有些不太甘心:

    “这个家伙连续破坏了我们两次好事,若是这般放过他真是不甘,你可有什么办法杀了他?”

    “办法是有,但是没有查清那家伙的底细之前,千万不能动手,不然若真是像盛锡范所说,他是从边下来的人,我们动手只是自取灭亡!”

    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可以看到有着一副金丝眼镜。()

    ……

    与此同时,在盐湖大学餐厅三楼之,气氛压抑紧张至极。

    夜轻舞双目死死的盯着陈峰,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说,我给叶筱雨提鞋都不配?”

    她的身煞气闪现,若是熟悉的人肯定知道,这是夜大小姐彻底发飙的征兆。

    “没错!你确实不配给叶筱雨提鞋!在你的眼,只有虚荣,只有攀,除了你那大小姐的身份,你还有什么!”

    陈峰双目直直看着夜轻舞,面色冷冽至极。

    “你……你很好!”

    夜轻舞被气得俏脸煞白,此刻玉指指着陈峰厉声问道:

    “陈峰,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答不答应做我的男人!”

    “休想!你这种女人白送给我,我都不要!”

    陈峰厌恶的说了一句之后,看都不愿再看夜轻舞一眼,带着王竹转身向着楼下走去。

    “混蛋!该死的混蛋!!!”

    看着离开的陈峰,夜轻舞彻底发起飙来,对着桌椅板凳一同狂踹,泼辣程度和她那俊秀外表形成了鲜明对。

    “女王,要不找人砍死那家伙吧!女王要养他,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这家伙也太不知好歹了!”

    看着夜轻舞如此愤怒,跪在地的一名青年当下逢迎的说道。

    “砍死他?你打得过他吗?”夜轻舞此刻停止了发飙,径直看向这名青年。

    “打……打不过!”这名青年脑袋一缩,他可是听说过连跆拳道协会的会长金太义都败在陈峰手下,他自然更不够看的。

    “打不过你放什么屁啊!”夜轻舞那个气啊,此刻一脚将这青年踹翻在地,厉声喝道: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

    夜轻舞发了通火之后,愤怒的心情方才平静下来,她的一双美眸直直看向陈峰离去的方向。

    “我不信,我夜轻舞会输给叶筱雨!陈峰,你等着吧,我夜轻舞一定会将你得到手!”

    夜轻舞目战意高昂,这是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拒绝,同样也激起了她强烈的好胜心!

    不为别的,只为要把陈峰征服!

    陈峰出了餐厅之后,则径直前往602宿舍。

    因为要搬到校外去住,陈峰要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另外再和常传三人打个招呼。

    当陈峰刚刚走进602宿舍,便看到常传三人尽皆百无聊赖的坐在床吸着烟。

    “你们三个家伙都没有课?”陈峰进门之后,不由一愣,紧接着笑着问道。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陈峰之后,三人尽皆从床蹦下,围了来。

    “老大,咱兄弟们可是听说你牛逼了!又是大闹美术系,又是暴打金太义!我靠,现在我们三个一出去,便感觉光芒万丈,你真给咱兄弟长脸!”

    “是,靠着你的威名,现在常传已经将张芸拿下了!”

    “艹!你丫的怎么又扯我了!”

    “丫的,你这两天天显摆,不扯你扯谁!”

    ……

    常传和孟军打闹惯了,此刻话还没说两句,便又开启了嘲讽模式,反而眼镜较靠谱,此刻推了推鼻梁的大黑框眼镜,满含担忧的问道:

    “老大,学校怎么打算的,我们可是听说学校正在研究怎么给你处分呢?”

    听到眼镜的话,常传和孟军也彻底安静下来了,尽皆担忧的看向陈峰。

    陈峰耸了耸肩,毫不在意:“放心吧,只要我不想走,没有人能够赶我走!”

    陈峰说完之后,又挠了挠头,对着三人尴尬的说道:“那个……我可能要搬出去住了!”

    “搬出去?”

    常传三人对视一眼,此刻倒是并没有什么意外。自从开学到现在,陈峰很少回来住,即便是回来住,也都是深夜。对此,他们三人心也早有准备。

    “行!那我们帮你收拾一下,晚咱们兄弟一起去搓一顿!”

    常传三人心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知道不好阻拦,而且大家都在一个学校,想要聚聚倒也容易,当下三人便帮陈峰收拾起来。

    ……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来到下午。

    迎着落日的余晖,陈峰一行四人便走出了宿舍。

    “我说常传啊,你们家张芸怎么回事?都打过电话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出来!”

    一行四人此刻站在路边的小树林下等着,徐平对着常传不满的问道。

    “什么叫我们家张芸,你应该叫二嫂,懂不懂?”常传嘴角一撇,而后拿出电话说道:

    “我打电话问问,女人的事情较多!”

    说罢,常传便欲给张芸打电话。只是在这时,张芸的电话却蓦然打了过来。

    看到这幕,常传嘿嘿一笑,摆了摆手手机,对陈峰三人炫耀起来:“看到了吧,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刚要给媳妇打电话,那边打过来了!”

    说完之后,常传便直接接起了电话。

    “喂!绍峰,你们快过来,我们被人堵住了!”电话之,张芸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

    而常传听完先是一愣,紧接着大声问道:“媳妇,谁**敢堵你们,告诉我你们在哪?我们和老大去削他丫的!”

    这时,陈峰三人也听得真切,此刻尽数面色阴沉下来。

    “我们在女生宿舍楼下,是梁才刚才对黄梓欣求爱没有成功,恼羞成怒找人截住了我们!”

    张芸的话语刚刚说完,那边便传来一道女人的尖叫声,以及一阵阵男人的怒骂之音,紧接着电话蓦然挂断。

    “艹尼玛的梁涛!”

    常传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面色难看至极,此刻大骂一声,便向着女生宿舍方向疯狂跑去。

    陈峰三人同样没有怠慢,当下紧随而去。

    与此同时,在女生宿舍楼下,999朵玫瑰花组成的硕大心字已经尽数被践踏成了花泥。

    而在这花泥之,有着十多名青年将四名少女围在当,在这些人的外围站着两道身影。

    其一人是一名浓眉大眼的青年,他的面色异常阴狠,正是盐湖大学四大少之一的梁涛。

    梁涛身边站着的那人如同一头大黑熊一般,足有两米之高,膀大腰圆,浑身筋肉凸起,看起来像是电视面的大力士一般,极为吓人。

    不过这人的脸有些痴傻呆憨,嘴角挂着傻傻的笑意。

    除此之外,在女生宿舍楼数米之外,还有着众多的学生聚拢一起,对着此地的场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真没想到,四大少之一的梁涛在情场还有吃瘪的时候,之前两年的时间,他可是交过八位女朋友,每一次都是马到成功!”

    “是啊!这梁涛对黄梓欣也是痴心,将自己的女朋友甩掉,对黄梓欣狂追不舍,又是送宝马,又是送钻戒!白天送花,晚唱歌!只是可惜,这黄梓欣的心像是铁石做的一般,愣是没答应!”

    “嘿嘿,听说这黄梓欣可是米国人,应该对这些伎俩早司空见惯了吧!”

    “米国人又怎样,别忘了这梁涛是市委书记的儿子,平日里便在盐湖市欺男霸女,即便是黄梓欣是米国人,这次怕是也难逃梁涛的魔爪!”

    ……

    周围的那些学生议论纷纷,而其一些嘲讽自己的话语,也尽数被梁涛听在耳,同样也让他面色更加阴沉起来:

    “黄梓欣,我再问你一遍,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梁涛双目死死盯着黄梓欣,寒声问道。

    自从他见过一次黄梓欣后,便惊为天人,不惜将自己钟意的女朋友甩了,来狂追黄梓欣。

    而且这几天他一直守在女生宿舍楼下,在他感觉,他的赤诚足以让任何人动容,可惜依旧无法打动黄梓欣的芳心。

    黄梓欣俏脸冰冷至极,在她身边,张芸脸有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便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被这些人打的。

    “我不愿意!”

    黄梓欣此刻手里攥着自己的手机,同样在迟疑,要不要给那个人打电话。

    “你不愿意?”梁涛只感觉一股股怒火直冲自己的脑门,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铁石心肠的女人:

    “你**凭什么不愿意!钱,老子多得是!车,你随便选!即使你想要一套房子,老子同样可以给你买!除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你说!!!”

    听到这话,黄梓欣美丽的眼眸光芒山东,嘴角却浮现一丝冰冷的笑意:

    “我想要杀人!你能给我吗?”

    黄梓欣的话语冰冷,而梁涛听到之后,浑身不由冒起一层鸡皮疙瘩。

    不只是他,其身边那个傻大个嘴角的傻笑也是一僵,显然没有想到如此柔弱的少女开口便是想杀人。

    “不是杀人吗?只要你跟了我,你想杀谁,我帮你杀!”

    梁涛以为黄梓欣在说笑,当下径直说道。在他眼,即便黄梓欣不是在开玩笑,她想要杀谁,自己同样能够帮其办到。

    而黄梓欣美眸之的冷意更加阴寒起来,此刻看着梁涛径直说道:“你先把自己杀了,我答应你!”

    什么!

    听到这话,梁涛的面色瞬间涨红的像猪肝一样,当下便认为黄梓欣这是在耍自己:

    “好!好!好!既然给你脸,你不要,别怪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