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你不是对手

    说罢,梁涛又对着那十几名青年恨声说道:

    “!把黄梓欣的衣服全部给我扒了!狗屁的校花,老子要把她送到林杰那里调.教成奴!看你还高不高冷!!!”

    梁涛这次真的下了狠心,他见识过林杰的那几个如花似玉的性.奴,若是能将黄梓欣也调.教成那样,即便是这件事闹大,他也心甘情愿。()

    “啧啧,将校花调.教成性.奴,想想都**兴奋,这可是连林杰都没有办成的事情!”

    梁涛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看向黄梓欣的目光之充满了淫.邪!

    而那十几名青年并不知道梁涛口的调.教成奴是什么,只是知道,梁涛让自己等人将这校花的衣服扒了。

    “兄弟们!一起!咱们也欣赏欣赏校花的身体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不一样!”

    这些青年一个个看着黄梓欣,面泛着邪笑,他们平日里面对校花这种级别的美女,可是跪舔都没有资格,而现在若是能够扒掉校花的衣服,这可是非常牛叉的事情。

    当下这些青年兴奋的嚎叫起来,向黄梓欣四女围拢而去。

    看到这幕,周围的众多学生面有兴奋,有惋惜,有痛恨!更有几名热血的学生想要前阻拦,却被其他同学拉住!

    “你拉我干什么!没看到那个王八蛋干的不是人事嘛!”

    “别冲动,你不知道去年梁涛强.奸他们班花的事情吗?当时便有人想要阻止,却被他们生生打成了残废,现在早退学了!”

    “不……不是吧!学校不管吗?”

    “管?怎么管?他老子是市委书记,去年便花了一笔钱把受害人打发了,没有了人证,没有了原告,学校能拿他怎么样!”

    ……

    有些高年级的学生将去年强.奸的事情说出之后,那些热血青年如同当头被泼了一身冷水,即便是再看不惯,也已不敢前。

    而此刻,那名如同黑熊一般的傻大个脸傻笑同样消失不见,转目看向梁涛,不善的说道;

    “你可是没给俺说干这种事,俺娘给俺说过,人不能干坏事,更不能欺负女人!”

    “切!”

    梁涛先是一愣,紧接着看向傻大个的目光之满是不屑:

    “肉沙包,我不管你娘给你说过什么,但是你要记住,现在你娘的命便在我手里!以后做我的保镖,每月给你一万块,足够你帮你娘看病了!若是你不干,凭你在拳馆当肉沙包的钱,你等着给你娘送终吧!”

    梁涛显然抓住了傻大个的痛脚,此刻傻大个憨痴的面一阵迟疑,最后想到自己还在医院里的老娘,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看到这幕,梁涛嘴角的冷笑更加不屑起来。

    对付穷人最好的办法,便是用钱砸!不管他们身材多壮,力气多大,你都能用钱把他们的脊梁砸弯砸断!

    这可是梁涛当市委书记的老子告诉他的,同样也被梁涛奉为至理名言!

    而此刻,那十几名青年已经尽数扑了去,吓得的张芸四女一阵尖叫。

    “黄梓欣,快跑!我们帮你拖住他们!”

    张芸三女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黄梓欣去的,此刻一边惊叫,一边冲向那些青年,想要将他们拖住。

    而黄梓欣面色阴寒的几乎滴出水来,她那双美眸之满是煞气,当下便欲对着手机拨通号码。

    而在这时,只听得外面围观的人群之一阵人仰马翻,四名青年径直闯了进来。

    “媳妇!别害怕,老子看谁敢特玛动你!”

    常传红着眼便冲了进来,当下一脚将扑向张芸的青年踹开,大声喊道。

    看到这四名青年,黄梓欣的脸瞬间轻松下来,尤其是一双美眸看着其的陈峰,樱红的嘴角浮现一丝笑容。

    “没事吧!”陈峰此刻走来打量了一眼黄梓欣后,开口问道。

    “你来的还算是时候!”黄梓欣看着陈峰,心不由泛出一丝安全感,而后俏眉紧皱的说道:

    “不过张芸为了保护我,被他们打了一记耳光!”

    听到这话,陈峰面色愈发冰寒,神色阴冷的看向打成一团的众人。

    那些青年虽然有十数个,但是打起架来却是一般,此刻竟然和常传三人打的旗鼓相当,甚至隐隐落于下风。

    而梁涛的双目早已经落在陈峰身,此刻死死盯着陈峰,寒声问道:

    “你便是陈峰?”

    “没错!”

    陈峰面容冷漠,在来的路,常传便和自己说过,这梁涛这几天一直在疯狂追求黄梓欣。

    “你可知道,金太义是谁的人?”

    梁涛想到自己费尽心机建立的跆拳道协会,因为陈峰将金太义的双腿打断而变得支离破碎,不由怒火头,恨不得将这家伙打残打死。

    “金太义是你的人,他活该,你更活该!”陈峰目光回视着梁涛,话语更是让梁涛几欲发狂。

    “好!那咱们看看,这次究竟是谁活该!”

    梁涛嘴角泛着冰冷的笑意,而后对着身旁的傻大个说道:

    “肉沙包,我给你说的便是这个人!将他打成残废,我给你十万!”

    听到十万这个数字,傻大个面色一阵犹豫,而后说道:“俺不要十万,俺也不把他打残!俺狠狠揍他一顿,你给我九万行!”

    噗!

    听到这话,梁涛郁闷的想要吐血!

    **的,没看到老子在装逼吗,你**竟敢拆我的台!

    还有,谁说这混蛋傻来着,我说打残给十万,你**要揍一顿给九万,敢情这混蛋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啊!

    梁涛双目死死看着身边的傻大个,那目光几乎能喷出火来。他没有想到自己找的这个家伙如此不靠谱,竟然在众人面前和自己讲条件。

    “好!只要你将他揍一顿,我给你九万!”

    梁涛咬牙切齿,心发狠,回去一定要好好修理这家伙一顿,必须要让他知道自己才是他的主子。

    听到梁涛答应下来,傻大个笑了,笑的是那般痴傻憨楞,仿佛刚才和梁涛讲条件的不是他一般。

    “放心!俺收你的钱,肯定将那小子揍一顿!”

    傻大个当下双手一捏,顿时有着一道道咔啪咔啪声响传来,而其庞大如熊的身躯迈步前,径直抓住与常传三人打得火热的几名青年的衣领,咻咻几声便扔了出去。

    “卧槽!肉沙包,你**干什么!”

    “混蛋,让你去打他们!你是傻逼嘛!”

    “艹!这个混蛋……”

    ……

    而几名青年在傻大个手仿佛小鸡崽一般弱小不堪,眨眼便被扔出五六米远,摔在地,呲牙咧嘴对着傻大个大骂起来。

    不只是他们,连梁涛的面色也更加阴冷起来,对着傻大个大声呵斥道:

    “混蛋!白痴!去打那几个家伙,谁让你动我的人了!”

    “你那几个手下都是废物,俺看着没劲,还是让俺收拾他们吧!”傻大个憨憨的说了一声,而后径直向着常传三人走去:

    “你们别怪俺,俺老娘生了病,俺必须挣钱!”

    说着,傻大个的手臂一抖,仿佛砂锅大小的拳头对着常传三人狠狠砸去。

    呼呼!

    这傻大个的力道似乎大得吓人,此刻刚刚挥出拳头,便有着一道道破风之音响起,仿佛一柄硕大的铁锤一般,让人骇然至极。

    而常传三人打起架来,同样一点都不含糊,虽然此刻面对两米之高的傻大个,依旧毫无所惧。

    当下常传手掌一探,便要抓住傻大个的手臂,而孟军则是腿若闪电,对着傻大个的腹部狠狠踹去。

    高宽则更为阴险,拳头一横,对着傻大个的太阳穴猛然砸去。

    常传三人经常一起打群架,配合起来亲密无间,此刻三人一起攻击的部位,尽皆是傻大个的要害。

    若是换成寻常人,被这三人击,肯定会瞬间丧失战斗力,但是傻大个毫无所觉,此刻那砂锅大小的拳头灵活至极,微微一转之间,便直直砸在常传的胸膛,将其生生打出三四米远。

    而在孟军和高宽的攻击即将落到自己身时,傻大个身躯一扭,灵活如蛇,径直躲过,而后砰砰两拳又把孟军二人轰飞了出去。

    这一刻,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但是常传三人尽皆被打出了三四米远,摔落在地。

    所有人尽皆有些傻眼,常传三人打群架的本事可是在盐湖大学异常有名,三人对付十几名青年,都足以稳占风,但是现在……竟然连傻大个的一招都没有撑住。

    “好!肉沙包干的漂亮!”

    梁涛见到傻大个竟然仅仅一招便将常传三人的合击打败,顿时大喜,此刻满脸兴奋的大喊起来。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在傻大个身花九万块也值得,因为傻大个不只是攻击厉害,更为厉害的却是挨打能力!

    这家伙在拳馆是所有练拳人的肉沙包,每天都要承受近千拳的重力击打,但是其皮肉结实的很,仿佛一个人肉机器,不知疼痛。

    而那十几名青年见到这幕,更是满脸骇然,他们和常传三人交过手,更是知道这三个家伙的厉害,同样无法想到,傻大个竟然一招便将三人击败。

    那岂不是说,自己等人在这个肉沙包的眼里,同样弱小的不堪一击!

    常传三人此刻也尽皆费力的爬起身来,满脸不可置信。他们无法想到,这看起来憨重笨拙的傻大个会如此灵巧。

    尤其是让他们骇然的是,这傻大个的力气大得吓人,即便是刚才对方没有尽全力,依旧让他们感觉身的骨骼火辣辣的疼痛,仿佛被人生生敲断一般。

    而陈峰则是瞳孔微缩,面闪过一丝惊异骇然,显然这傻大个的格斗技巧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这一招名为灵蛇赶步,是尖锋小组的拿手绝技,这傻大个怎么会用!而且看他的样子异常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使用了!”

    陈峰眉头紧紧皱起,尖锋小组同样是华夏顶尖特种兵队伍之一,而其与龙组特工齐名,最擅长的的便是灵蛇赶步,一闪一攻,将敌人尽数歼灭。

    “你们三个不是俺的对手,俺的对手是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