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给校花递手纸

    一行八人一边聊着,一边已经来到了次去过的大酒店。

    进入包厢之后,点了酒店之内的一些拿手菜,又要了几瓶白酒和几瓶红酒,便痛饮了起来。

    陈峰四名男生喝白酒,黄梓欣四名女生喝红酒,酒过三巡,八人尽皆有些醉意。

    其黄梓欣似乎酒量更差,仅仅喝了两杯红酒,俏脸之便浮现两坨红霞,看起来娇媚俏丽至极。

    “陈峰……”黄梓欣轻轻摇动着酒杯之内的红酒,而后一双美眸有些迷离的看着陈峰。

    “干嘛?想和我喝交杯酒吗?”陈峰微微一笑,开玩笑的说道。

    而黄梓欣则是咯咯一笑,俏脸之仿若百花盛开,美不胜收:“好啊,不过你敢吗?”

    黄梓欣略带醉意之后,矜持也少了一分,此刻看向陈峰的目光之满是挑衅意味。

    陈峰一愣,紧接着摇头一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黄梓欣如此火辣的挑衅目光。

    “陈峰,我给你讲个故事吧!”黄梓欣将自己挑衅的目光收起,而后看着陈峰说道。

    “好啊!我洗耳恭听!”陈峰来了兴趣,同样第一次见到黄梓欣要讲故事。

    黄梓欣看着陈峰玩味的神色,娇笑一声,而后摇了摇杯的红酒,又一饮而尽,一双美眸也慢慢变得深邃起来:

    “在米国三年前的一个冬天的夜晚,有一位父亲领着自己的女儿走在寒冷的纽约格林道大街。

    他们身无分,衣不蔽体,而且已经在这寒风走了三天三夜,没有吃一点东西。

    其那小女孩饿得实在受不了了,随时都有可能饿死街头。

    于是那名父亲将小女孩藏在一个小巷里,自己走进了一家超市。对着超市的老板苦苦哀求,想要让对方实施一些食物,哪怕是剩菜剩饭。

    然而,那超市老板毫无怜悯之心,不仅将这名父亲暴打一顿扔了出去,更是用水枪将他浇了一个透心凉,差点冻成冰雕。

    之后这名父亲奋力从超市老板手抢了半块面包,转身便逃。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那超市老板具有纽约黑帮背景,从其店里窜出来五名黑帮成员拿着砍刀追杀了他一路。

    直到这名父亲跑到小女孩藏身的小巷口时,他的身已经被砍得血肉模糊。但是他还是微笑着将手已经被鲜血浸透的面包递给小女孩!”

    说到这里,黄梓欣俏脸之闪过一丝凄然,丝丝晶莹的泪水滑落下来。

    “之后小女孩哭着喊着依旧没能唤醒自己的父亲,她含泪将那半块血面包吃掉,她充满了仇恨,对超市老板,对这个世界的仇恨。

    小女孩随后拿着一块砖头便闯进了超市,对着那超市老板一通乱砸。

    而在超市里的几名黑帮成员要将小女孩砍杀之时,进来了一名少年。

    那少年救了小女孩,之后将她送进了一家福利院!小女孩便在福利院慢慢长大,但是再也没有见过那名少年。”

    说到这里,黄梓欣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又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对不起,我想去趟洗手间!”

    黄梓欣说完之后,便径直走出了包厢。

    黄梓欣的异样显然也引起了包厢之内其余几人的注意,他们想要说什么,但是在看到陈峰眉头紧皱之后,尽皆没有在说话。

    “纽约格林道……”

    陈峰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他已经差不多猜到,那名小女孩便是黄梓欣,但是不知为何,总是感觉这个故事某个部分隐隐有些熟悉。

    “莫非我救得那些孤儿之便有黄梓欣?”

    陈峰有些不敢确定,三年前他保护完章语后,便去了纽约接受暗影小组的特训。

    特训时间为半年,那段时间他曾救了数十位孤儿。

    纽约国际大都市,同样充满了罪恶。尤其是在格林道大街附近,那个地方黑帮纵横,每天都在死人。

    陈峰仔细想了片刻,依旧想不起那些孤儿的面貌。这其实也怪不得他,他每次救过一人之后,便直接将他们利用暗影送进福利院,根本连熟悉的时间都没有。

    陈峰摇了摇头,满脸苦笑,当下站起身来,同样走出了包厢。

    包厢之外的走廊一片寂静,在走廊的尽头有着一扇窗户,在窗户附近的房间便是酒店的洗手间。

    黄梓欣此刻没有去洗手间,而是站在窗户之前,任由那清冷微凉的清风拂面。

    她的身材高挑,乌黑的秀发披肩,此刻随着清风拂过微微飘洒,看起来犹如朦胧的月光女神,美得动人神魄。

    “陈峰,谢谢你……”

    当陈峰刚刚走近,黄梓欣的声音便径直响了起来。

    “陈峰,谢谢你……”

    当陈峰刚刚走近,黄梓欣的话语便响了起来,随后她转过头,美眸之噙满泪水的看着陈峰。

    黄梓欣的俏脸极为精致,那完美的五官像是大自然所精心雕琢而成,美得惊心动魄,美得让人心醉。

    尤其是此刻窗外的皎白的月光洒在她的身,更是将其衬托的仿若月下女神,美丽不可方物。

    陈峰心暗叹一声,他知道,自己猜对了,黄梓欣便是自己曾救过的孤儿之一。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陈峰不相信自己和黄梓欣巧合的进入同一所学校,又巧合的学习同一门专业,更巧合的成为同桌!

    这一切都是已经策划好的,或者说是黄梓欣精心准备好的。

    “陈峰,三年前的那个小女孩已经死了,在吃掉她父亲的血面包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黄梓欣美眸噙满泪水,但是嘴角却泛出一丝别样的笑容:

    “现在活着的是一个站在世界巅峰的黄梓欣,一个可以俯视众生的黄梓欣,一个为你而活的黄梓欣!”

    说完这话,黄梓欣身散发出一股阴冷的让人心悸的气息,仿佛暗夜的女神,清冷冰寒!

    陈峰眉头一皱,他同样感受到了这股气息,这不是武力的气息,而是一种位者长久蕴含的威压。

    陈峰异常诧异,他不知道三年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够让一个几乎饿死街头的小女孩成长到如此地步!

    在陈峰皱眉沉思的时候,黄梓欣身的阴冷威压瞬息消散,而后只闻的一阵香风扑面,陈峰瞬间被一团柔软抱住。

    黄梓欣此刻死死抱着陈峰,她的美眸之泪水模糊,似乎又回到了那一个寒冷的夜晚,陈峰抱着她,那超市老板的鲜血模糊了她的脸,陈峰温暖的胸膛融化了她的心。

    自那一刻开始,她的新生便为陈峰而活!

    “陈峰,你知道吗?我找了你三年……”黄梓欣俏脸贴在陈峰温暖的胸膛,幸福的笑了。

    三年,她从一只小蝼蚁爬到了世界的巅峰,只是为了再看他一眼,再抱他一次。

    现在,她做到了!

    “我现在找到了你,但是我却要走了!”

    黄梓欣此刻抬起头来,看着陈峰,那张俏脸梨花带雨,美眸之透着无限的柔情,仿佛在看着自己的全部,依恋不舍缠.绵!

    “陈峰,不要问我三年的时间发生了什么,只要你记住,我现在有实力保护你!”

    “你要去哪?”陈峰看着黄梓欣的俏脸,心头颤动。他从不知道,还有一个女孩找了自己三年,眷恋了自己三年。

    尤其是黄梓欣美眸之的柔情,更是在慢慢融化陈峰的心!

    黄梓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摇了摇头,擦干自己美眸之的泪水,这才绽颜一笑:

    “我去趟洗手间!”

    说完,黄梓欣径直走进了一旁的女士洗手间。

    在黄梓欣走后,陈峰手掌微微有些发颤的从口袋里掏出香烟,而后抽出一根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米国,纽约……”

    陈峰的目光有些深邃,似乎回到了大洋的另一端,那时的他年少轻狂,出手必杀,纽约的几条罪恶之街都曾被他血洗过,其大大小小的帮派便被灭掉十几个之多。

    除此之外,他的很多本领都是在纽约练成,弹钢琴.

    那时华夏花重金邀请了全球各个行业最有名的大师对其全方位的培训,也让他成为最全面的综合性人才!

    同样,陈峰的‘疯子’之名也是在纽约声名鹊起,灭黑帮,斩杀手,杀佣兵,那时的他几乎是暗夜之王,触之必死!

    滴滴……

    在陈峰沉浸在纽约的回忆之时,他的手机蓦然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陈峰的面色微微有些怪异。

    “喂。黄梓欣……”陈峰接起电话,而后目光则是看向女士洗手间。

    只是当他接完电话之后,面色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差点直接笑喷!

    “若是被学校里的人知道,校花完厕所,却发现手纸没有了,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陈峰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而后掏了掏口袋,正好有一袋纸巾,当下拿着便小心翼翼的向着女士洗手间走去。

    女士洗手间内异常干净,即便是地板也被擦拭的光滑如镜,没有一丝尘埃。

    而其内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麝香之气,让人根本感觉不到这是洗手间!

    陈峰耳朵抖动,仔细听了听各个小木板隔间内的情况,再确定没有其他人后,这才放下心来。

    “黄梓欣,开门!”

    陈峰看到每一处小木板隔间都被关的严丝合缝,当下只能无奈的敲起门来。

    听到陈峰的声音之后,这处小木板里面微微响动了一下,而后木板房门被人从内打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一道满是尴尬的声音传了过来。

    “陈峰,给……给我吧……”

    黄梓欣尴尬的几乎要钻进地缝里去了,刚才还对陈峰说,自己现在已经是站在世界巅峰的女人,转眼之间,却要陈峰帮自己送纸巾,这下的落差让黄梓欣的俏脸通红如血,满是羞涩。

    陈峰嘴角的笑意更加玩味,看着伸出来的洁白玉手,却也不想逗她,当下直接将手里的那袋纸巾递了过去。

    只是在黄梓欣刚刚接过纸巾之时,陈峰的耳朵一阵抖动,紧接着面色微变,抓住木板隔间的房门一拉,而后闪身进入了其内。

    “啊……”

    黄梓欣此刻彻底傻了眼,她没有想到陈峰竟然直接闯了进来。而其下意思的便欲大叫,却被陈峰一把堵住了嘴。

    “嘘!”

    陈峰对黄梓欣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而后关隔间的木板门,指了指外面,示意有人进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